Advertisement

經歷恐嚇勒索加速婚事 孫耀威、陳美詩回險地擺酒

本地
2017.05.13
35k

孫耀威(Eric)與拍拖八年的陳美詩(Macy)結束愛情長跑,三年前在瑞士秘密求婚,之後在美國註冊,目前他們正積極籌備婚禮,希望在六、七月可在教堂內舉行,並計劃在香港擺過百圍婚宴。

相戀八年,生活除了甜蜜,二人更一起度過一段黑暗歲月,Eric說曾在上海遭恐嚇挾持,慶幸 Macy當時陪伴在側,不離不棄,經歷生死後,令 Eric更加肯定 Macy的地位。

孫耀威出道時的《愛情故事(上下集)》深受歡迎,至今印象仍深刻,早前他在加盟新唱片公司的記者會上,播放新歌《It’s My Day》並宣布婚訊,更承認與女友陳美詩已於美國註冊,對於秘婚一事,他沒有否認,只說因公開的時機未到。榮陞孫太的Macy與Eric接受本刊訪問,詳細道出兩人的愛情故事。

Eric說:「其實我們的性格都是隨心,沒有特別的秘婚,只是她的家族大,有很多親戚,當時通知了一部分,但又有一部分未講,怕未知的親戚會介意,所以索性等適合的時機,一次過公布,不過,我們註冊後,與朋友見面時,我都有用『太太』這身份來介紹 Macy,人家好奇問我是否已結婚?我都會如實作答,因為在澳洲拍婚紗照時被發現,令我們迫不得已提早幾個月公布婚訊。」 Macy也說:「父親是家中的十二少,可想而知有幾多人,而且家人分佈世界各地,所以逐一通知都有一定難度。」

Eric指三年前已在瑞士求婚,他們一起往瑞士探望住在當地的Eric胞妹,Macy說:「我揀甜品的配料時,他突然跪下來,當時心想為什麼這樣奇怪,不是站着嗎?其實我入甜品店時,完全不發覺他包下店舖,看到他拿着戒指跪下來,我很感動,然後攬住他一齊哭。」Eric說:「我是很容易熬底,當時很驚,感覺血糖不夠,又找不到袋仔袋戒指,我將戒指放在西裝褸胸前暗袋內,但戒指盒又很大,很怕她看到,會問我是什麼來的?我其實一直沒有結婚的念頭,因會質疑自己是否擔當得來,這不是玩,亦玩不起,這是人生大事,因為結了婚就不想離婚,所以要想得很透徹才會做,始終出道時是偶像派,總會有包袱,擔心fans不接受,我們拍拖初期,fans寄來的信都有罵她的,不過直至某一年,我在內地工作時獨自過元旦,結婚的念頭便湧現,於是計劃在瑞士求婚。」

每天帶軍刀出入

兩人訂婚後,沒有即時註冊,直至Eric在上海「出事」後,才加速註冊結婚的想法,Eric說:「求婚後我們如常生活,直至有次她陪我去上海工作,那天我要到上海一個電視台頻道拍一個節目,介紹與我合作的設計師的畫和衫、我代理的酒,打算放在他們的shopping channel售賣,我如常化妝出發,去到大堂時,內地合作的酒商拍檔對我講,來拍節目是假的,其實沒有節目要拍,他叫我望望後面,我看到身後有一架麵包車,車外有幾個拿着木棍的大漢,他叫我給他數百萬,那個拍檔手上其實已經有我投資了六百多萬的一批紅酒,很明顯他不會給我貨,還要我多付數百萬,他說如果不給錢就要做嘢了,要我幾天內『死條數返來』,當時的情形就是綁票加勒索,這些情節我以為拍戲才有,我知道如果我不答應給他錢,那班人會挾我走,拍檔恐嚇完我之後說:『我們是朋友來的!我打個電話,你就可以走,你看着辦!』那一刻我真的不知怎辦,回到酒店後,我叫Macy先返香港,因為情況非常危險,我不知道對方會對我怎樣,覺得隨時會死,最重要是我有其他工作在身,不能離開上海,但Macy不肯走,我們相依為命。」

從那天開始,Eric每天活在恐懼中,他說:「我每日都帶備一把軍刀,出門口和返酒店的時候,軍刀都是打開,有一位信得過的台灣同事陪伴着我,出入都行秘道繞一大個圈子;當發生那事之後,一講到錢,其他拍檔都走了,只得我一個人頂,最傷心的是那些拍檔本身是我的朋友,所以那段時間我差點患上抑鬱,那段日子持續了數星期,最後都要選擇用錢去解決。」Eric說那時穿的褲子都被軍刀弄穿了,為了提醒自己那段日子的辛酸,至今仍保留着那條褲子。「雖然那段日子是人生最黑暗的時期,但也是我跟Macy走得最親近的日子,每件事情都有正反面,我得到的是一段真感情。」

回想那段日子,Macy反而比較冷靜,「我覺得錢能解決的就不是問題,加上自己有信仰,我相信主一定會帶領着我們,一定捱得過的。」Eric即說:「她性格冷靜和硬淨,我到現在去上海工作都非常害怕,落飛機過海關時一定要祈禱;這件事情上我們選擇先用錢解決,再用法律來討回公道,我和Macy學了很多法律常識,是我們親自寫狀書,最後得到法庭的公平裁判,所有錢都可以追討回來;除了香港,我想在上海擺酒,因為我們的愛情在當地經歷過生死,在這裏跌倒,就在這裏起身。」

鼻骨爆裂徘徊生死

除了上海這段經歷外,Eric曾徘徊在生死線上,Macy亦一直在他身邊。Eric說:「有次我們去遊船河,我在滑水時誤吞了一口污水,身體感到不適,回到家想衝入洗手間嘔吐,但已忍不住吐了出來,我不小心踏到嘔吐物滑倒,衝前撞落地,鼻骨當場爆裂,流血不止,送到醫院時,血壓低至廿幾度,當時醫生不停叫我,擔心我入睡後便醒不過來,我也以為自己就此bye bye,慶幸當時Macy一直在我身邊,雖然她有哭,但表現算是冷靜。」

Eric和Macy四月在澳洲工作,順道拍了結婚相;原來當年去美國註冊,同樣有工作在身。「因為酒的生意,我每年都會去美國公幹,那次是順道註冊的,我們沒有在拉斯維加斯結婚,是因為覺得私隱度低,我們選了到小鎮註冊,當日只有妹妹在身邊。」Macy說 :「當時我感動得淚流滿面,為什麼新郎沒有望我呢?我還刻意拖拖他的手,等他望望我,但只看到他很慌張地在找東西,原來是忘記帶戒指。」Eric補充說:「我太緊張,難免有錯漏。」

Eric最終娶得美人歸,但回想當日追Macy也曾食「檸檬」,他說:「過往追女仔,三日就可以帶回家,但追Macy是我人生最有耐性的事,我與她認識後,約她出街很多次都遭拒絕,幾個月來只能透過短訊溝通,我覺得她非常特別,激發我一定要追到她。」Macy說:「我想看清楚他的為人,如果沒有意思的,也不想給他誤會,其實我廿幾歲時都沒有拍拖,人人都不相信,不過我與他真的什麼都可以傾談,彼此是精神伴侶,我們會一起望靚仔靚女,有時一個眼神便會知對方的想法。」

對於Eric常在內地工作,會有狂蜂浪蝶埋身,Macy說:「他都可以擔心我在香港有冇人追。」 Eric即說:「一定有,在內地拍劇遇很多,她們最直接的做法就是請我『食波餅』,試過有女星藉機合照,將整個身挨過來,我是一個很顧後果的人,萬一出事Macy會不開心,又會影響感情,所以我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Eric經常要到內地及台灣等地傾生意,兩人聚少離多, Macy說:「他的電腦技術好叻,拍拖早期已幫我搞視像,方便用電腦見面,不過我與他的家人見面比他還多。」Eric笑說:「方便她check我行蹤,不過,母親非常喜歡她,她們一定沒有婆媳問題。」Eric和Macy現正聯絡教堂,希望可以於六、七月行禮,問他們趕着行禮是不是已經雙喜臨門,Macy笑說:「只是有咗個肚腩。」Eric說:「如果六、七月教堂無期,便會順延日子,因為我想選星期六舉行,方便親友到場;至於生小朋友,我覺得上天會安排,急不來的。」

許志安 G.E.M 黃秋生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