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神奇小子】曹星如人生從「輸」開始 教練碌爆信用卡創造拳王

本地
2017.04.15
21057

曹星如,香港首位職業西洋拳拳擊手,職業生涯保持二十一場連勝不敗紀錄,亞洲洲際金腰帶得主,世界拳擊組織(WBO)今年一月公布的拳手排名,他是超蠅量級拳手第一位,也是香港首位獲此排名的拳手,他的成功鼓勵了很多年輕人,「神奇小子」被視為香港人的驕傲。

「神奇小子」曹星如上月K.O.日本拳王向井寬史,取得二十一連勝不敗紀錄,再次創造歷史。勝利過後,他要面對的是長時間療傷,八個回合的激戰,留下滿身新舊傷患,左邊肋骨、左手腕、右腳都受傷,左耳及鼻樑也爆裂,經過一個月的休養,曹星如在拳館接受本刊訪問時,鼻樑的傷口仍清晰可見,左手腕看不見的內傷,令他不能出拳和用力,要持續做物理治療,這段時間是他的療傷期,暫時不用接受訓練。

曹星如為自己創造歷史性的不敗紀錄,每一次充滿激情的賽事,都令台下觀眾熱血沸騰。一次又一次的挑戰和決戰,大家開始暗暗擔心,下一次,如果下一次輸怎麼辦?星如這樣說﹕「人不可能永遠贏,總會有輸的一天,我不怕輸,因為從小開始已經習慣輸,一場拳賽輸了,對我的人生,對我的信念並沒有影響,我仍然是我。」

正如星如所說,他人生的字典從「輸」開始,印象中從小學開始,輸和失敗已經長伴左右,「默書、測驗到考試,我永遠是包尾那個,其他同學仔琴棋書畫總有一技之長,可以代表學校外出表演或比賽,又或者跑步、游泳,在運動會時爭獎牌,我什麼也沒有,一技之長也拿不出手,已經習慣了輸,從來沒有想過贏。」

求學閱讀有障礙

曹爸爸是虔誠佛教徒,生前曾透露,小時候的星如臉圓圓很可愛像個小佛,「星如」這個名字就是出自《心印經》的「如如自在」。小時候星如非常聰明記性很好,爸爸每天背着他上學,邊走邊教他背《太上心印經》,四十句的經文很快就背得琅琅上口,曹爸爸和星如三個哥哥都是拳手,大家都把學有所成的厚望,寄託在聰明乖巧的星如身上;可是星如卻有負大家所望,他說過一看書本就想睡覺,小學一年級開始,已經對讀書沒有興趣,細談之下,他透露看書時,經常會出現跳行和跳字的情況,一段文章看着、看着,就會從後面跳到前幾行,看句子也會出現跳字的情況,其實這是讀寫障礙的一種,應該是視覺追蹤功能方面出現問題,影響了他的閱讀和理解能力。幼時背誦心經很快記下來,但開始讀書面對文字就困難重重,「我沒有做過評估,所以不知道哪方面出現問題,總之閱讀對我來說是一件很辛苦的事,只記得從小到大最害怕的事,就是拿着成績表要爸爸簽名,每次拖到最後一刻,避無可避鼓起勇氣拿出來,爸爸次次見到我的成績就火都嚟埋,打罵是少不免的,他希望我努力讀書,但我實在不知道怎樣努力。」

他成長的那個年代,學校對「問題學生」沒有評估機制,成績差一律歸咎於上課不專心,讀書不努力。父母在他五歲時離婚,曹爸爸一個人帶大四個兒子,每天為口奔馳忙着賺錢養家,星如記憶中的童年,放學回家功課從一開始不會做,拖欠之下愈欠愈多更不想做,可以做的就是打機,哥哥或爸爸回家就煮飯給他吃,有時家人忘記煮飯給他吃,他就繼續打機也不覺得肚子餓,打到睏就睡覺,睡醒自然有人拿東西給他吃。就這樣打機、睡覺一直捱到中學,最後因為成績太差,中四讀了兩年也升不了班,結果輟學連會考也沒有參加。

曹爸爸眼見兒子讀書不成,叫他去找工作做,他聽話去做工,跟車送貨、倉務員、派傳單、做油漆、裝修樣樣都試,努力過但沒有一份工做得長。雖然從小跟着爸爸、哥哥練拳,可是繼承父業從來不是他的目標。星如爸爸曹樹仁是香港亞運代表,六、七十年代曾經七奪香港業餘拳擊冠軍,爸爸看他一事無成,只好叫他走自己的舊路,他也聽話跟爸爸學拳擊基本功和直拳,但實在沒有興趣,因為練習太辛苦,比賽時捱打又太痛,一直到十七歲去教練劉志遠的拳館做助教,他的渾噩人生開始有一絲改變;劉志遠教練是曹爸爸的徒弟,可能見到師父為兒子憂心,所以將這個小師弟拉到拳館,教人打拳至少可以賺到一份人工。

不要以為星如到劉教練的拳館,會脫胎換骨般蛻變,他仍然像以前一樣愛睡覺和打機,劉教練看不到他就到處找,每次找到時,他都躲在拳館的某一個角落睡覺或打機。古時有「易子而教」的說法,曹爸爸教不了的小兒子,在劉教練督促下開始練拳,因為身形瘦削,體能不足又沒有自信,在拳館花名叫「爆胎如」,因為打兩打就不夠氣,輸慣、失敗慣的星如,被人叫「爆胎如」也無所謂,真正令他改變的是二〇一一年的「香港TNF第一屆職業拳賽」。

「爆胎如」脫胎換骨

劉教練舉辦香港第一屆職業拳賽,既然是香港人賽事,當然要找香港拳手出戰,但拳館內沒有拳手肯上陣,星如被教練指名參戰。那場賽事他和中國拳手韋憲錢對戰,擊敗對手的一刻,全場三百名觀眾站起來為他歡呼鼓掌,也就是這一刻,令他明白努力會有成果,努力的成果還能得到大家的認同,讓他的人生首次嘗到滿足感的滋味,這份信念一直支持他,從第一戰到現在二十一戰。

星如是香港首位職業西洋拳拳擊手,要走職業拳手這條路並不容易,他一直打到第十戰,才開始不用為錢擔憂。現在他像很多香港的年輕人一樣,因為樓價太高未能置業,正努力和太太儲錢,希望有機會買樓。他獲美國拳擊公司Top Rank簽為旗下拳手,兩年打五場賽事,酬勞估計達三百萬港元,最近續簽新約身價更高,同時又接下連串代言,但香港樓價之高,仍然令「拳王」卻步。

表面上好像賺錢不少,但每場賽事都要接受長達三個月的特訓,聘請不同教練針對體能、體質、飲食等各方面,為他設計不同的訓練計劃,星如說「每一場比賽的成功,不是我一個人的努力,背後還有整個團隊的支持。」換言之他賺到的錢,也需要投資在不同的專業人士身上,不過令他安慰的是,爸爸能看到他賺錢的日子,「我曾經因為賺不到錢,銀行戶口只剩下四、五十元,每次爸爸問我夠不夠錢用時,都令我好慚愧還有點難過,因為養不了自己令爸爸擔心,所以每次都說夠用。其實哥哥在經濟方面也幫了我很多,到我終於賺到錢時,最喜歡帶爸爸去飲茶、食飯,每次他都很開心告訴朋友,阿仔請我飲茶,我知道他開始放心。」

遺憾的是曹爸爸去年因病去世,令星如感受到子欲養而親不在的傷痛,「爸爸對我的影響很深遠,他謙虛、有禮、仁厚,是我待人處世的榜樣,以前已經視爸爸為偶像,在他去世後這種感覺更強烈,平時生活上的點點滴滴,不期然就在腦海中浮現,工作上、生活上遇到問題,自然就會照着他說過的方式去處理,希望可以沿着他的腳步走下去。」

沿着父親的腳印

《心印經》中「如如自在」,意思是隨着自己的意志,不受拘束也毫無阻礙,「爸爸是第一代打西洋拳的華人,他一直希望改變大家對拳擊的看法,以前打拳被認定是『爛仔』,爸爸年輕時要瞞着家人偷偷打拳,他最希望大家明白拳擊是運動的一種,所以我會努力推廣這項運動,讓香港人對拳擊有更多了解。」隨着他的連勝紀錄增加,他的每一場賽事都掀起全城熱潮,也改變了很多香港人對拳擊的看法,其實不知不覺間,他已經沿着父親的腳步走下去。

陪他一直走下去的還有太太Laam,兩人已經相伴走了八年,剛認識太太時還沒有開始職業拳手之路,「太太以前對拳擊毫無認識,但由始至終都支持我,剛開始拍拖時,我只是一個好普通的助教,賺不到錢,後來開始有成績,計劃轉做職業拳手,香港從來沒有職業拳手,成功與否也沒有人知道,但她一直默默支持我,從來沒有干涉我的工作,每次比賽前要去外地集訓,幾個月沒有見面,她也不會有一句怨言,她的支持是我努力的一大動力。」

每次比賽後,當帶着滿身傷患回家時,對太太會有很多愧疚,「太太說只要我能站起來回家就好,不過有時被打到口腫面腫回到家,還是令她嚇一跳,但她不會說太多,只想辦法令我的傷口盡快復元,好像這次鼻樑和臉傷得很重,手又不能用力,每次洗頭就要太太幫我。」他和太太結婚兩年,生兒育女的計劃一直延後,因為父母在他小時候分開,雖然爸爸和哥哥對他很照顧,但童年難免要忍受孤寂,「我不想孩子出生後,沒有時間陪他們一齊成長,每次比賽前集訓,連陪太太的時間也沒有,所以目前不是做爸爸的時機,將來有穩定的經濟基礎,又有足夠智慧時,我相信到時候做爸爸會更適合。」

劉教練創造神奇小子 「星如最大優點是聽話」

劉志遠教練,大家都說他是曹星如的伯樂,如果沒有他,「神奇小子」恐怕沒有機會誕生,可是劉教練卻說﹕「我不喜歡人家說我是星如的伯樂,因為他的成功是靠自己的努力,不斷地努力,完全沒有捷徑,當初點名叫他上場純粹意外。」

劉教練是曹星如父親曹樹仁的徒弟,二〇〇二年開設自己的拳館,眼見師父為小兒子讀書不成煩心,做徒弟的他建議讓星如到拳館做助教。二〇一一年劉教練舉辦香港第一屆職業拳賽,既然是香港的拳賽,不能沒有本地拳手,可是拳館內沒有人肯上場打,「星如最大的優點是聽話,他從小在爸爸和三個哥哥保護下成長,習慣了聽大人話,我叫他上場他就上場,他真的很聽話,比我兒子還聽我話。」

這場賽事,劉教練刷爆信用卡透支現金做本,孤注一擲將希望寄託在曹星如身上,「我告訴他,你現在代表香港人、代表拳館出戰,幾百名觀眾買票捧場,你不努力打,連你爸爸的臉都會丟光。」身負重任的星如這次有了努力的目標,賽前三個月開始,天天跑十公里操練體能,劉教練又安排他到菲律賓,跟當地盛產拳王的拳館接受名師特訓,結果一戰成名。雖然這場賽事劉教練最終要虧蝕三十萬港幣,相等於拳館一年的利潤,但他卻「意外」地捧出一個「神奇小子」。

從第一場賽事的三百名觀眾,到上月第二十一場賽事的八千名觀眾,以及網上十多萬網民的捧場,成功後很多人說星如有打拳的天分,劉教練說﹕「誰沒有天分?有機會站上擂台,每一個拳手都有天分,星如是經過十分努力後,才激發出潛伏的天分。人人都有某方面的天分,我做的只是為他訂下一個可能有機會成功的目標,讓他向着這個目標努力,不斷地努力、努力,最後如果成功,靠的還是努力!」

▂▂▂▂▂▂▂▂_________________

戰無不勝屢創佳績

曹星如的拳手生涯創下廿一連勝的紀錄,不少戰績輝煌的賽事令人回味。   

一戰成名

二〇一一年九月首次參加職業性拳擊賽,與中國拳手韋憲錢對決,一戰成名踏出成功第一步。

八連勝

二〇一二年十二月 世界拳擊理事會舉辦的亞洲洲際金腰帶賽事中,經過十個回合激戰,以T.K.O.(技術性擊倒)吉爾吉斯拳手沙利夫,贏得金腰帶,取得職業賽八連勝。

進軍Top Rank

二〇一三年七月 首次出戰Top Rank拳賽,在澳門金光綜藝館,經過六個回合以點數兩勝一和戰勝泰國拳擊手魯里沙莫,取得職業賽十連勝,贏得九千美元獎金。

十六連勝

二〇一五年三月 美國拳擊推廣公司Top Rank將曹星如羅致旗下,簽下為期兩年的合約,打五場拳賽,酬勞估計三百萬港元,首次賽事在澳門挑戰菲律賓拳手恩里克斯,爭取世界拳擊協會國際級腰帶,結果以點數擊敗對手,取得職業生涯十六連勝。

奪雙腰帶

二〇一六年十月 「勇者對決」賽事中,以點數擊敗日本拳手前川龍斗,奪得WBO國際蠅量級冠軍及WBC亞洲超蠅量級冠軍雙腰帶,創下職業生涯二十連勝紀錄。

世界排名第一位

二〇一七年一月 WBO(世界拳擊組織)宣布拳手排名,曹星如登上超蠅量級世界排名第一位,亦是香港首位拳手得此排名,並獲Top Rank續約一年至明年三月。

廿一連勝

二〇一七年三月 接受日本拳手向井寬史挑戰,八個回合K.O.(擊倒)對手,奪下WBO亞太區超蠅量級冠軍腰帶,同時保持了自己WBO國際超蠅量級冠軍和WBC亞洲超蠅量級冠軍地位。

決戰世界拳王

拳擊界中,世界拳王是至高無上的位置,因此不需要計世界排名,就算曹星如榮登世界第一,但仍屈居現役超蠅量級世界拳王井上尚彌之下。這位有「怪物」之稱、被譽為新一代天才拳手的二十四歲年輕人,同樣出身拳擊世家,父親在橫濱開拳館,已經連續四次衞冕「金腰帶」,職業生涯取得十二全勝10 K.O.,曹星如曾透露期待挑戰拳王寶座,井上同樣表示有興趣與星如較戰。

鄭秀文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7041518/MPW2527_A034-038_000_crop-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