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拘留後獨家專訪 吳綺莉為女兒交友爭執

本地
2017.03.25
2.9k

兩年前的三月,「小龍女」吳卓林(Etta)報警,說母親打她,吳綺莉(Elaine)被邀往警署協助調查;沒想到事隔兩年,類似事件再度發生。

三月二十三日(星期四),一名十七歲女子報警,稱被人以言語恐嚇,吳綺莉遭扣查。據了解,報案的是吳綺莉女兒吳卓林。吳綺莉晚上由警員陪同下,回家搜證,再被帶回灣仔警署,直至星期五下午兩點半才回到大坑家中。

Elaine的聲音語氣是平靜的,「剛回家,手提電話還在警署,他們需要看看電話裏面的對話和照片,看看有沒有什麼異常。」她知不知道Etta此刻的情況?「警察說她跟一個短髮女子在一起,我估計是我同學,一會兒Etta會見社工。最重要是知道她平安。」她與Etta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在警署過了一夜,Elaine說:「問話問到凌晨一點多,在拘留室過夜。兩星期後回警署報到。女兒告我刑事恐嚇,要看律政司會不會起訴。」有睡覺嗎?「直到清晨四、 五點,太累了,睡了兩三個鐘頭;拘留室很冷,他們給了我四張毛氈。那些警察超好。」與警察「交手」,吳綺莉並不是第一次,「上次(兩年前)他們也是非常體諒。」

兩年前風波過後,兩母女重新一起生活,看來相安無事,為什麼Etta忽然會報警,說遭到言語恐嚇?Elaine說:「星期四早上四點,我敲她的房門,叫她出來傾清楚,傾完再睡。」有什麼事迫切得需要在半夜三更喚醒女兒?「因為我實在太擔心,想盡快解決事情。」至於什麼事導致她這樣擔心,下文再作交代。

兩母女一樣硬頸

 

Etta被喚醒,Elaine對女兒愈講愈氣,「我見到Etta桌上有一包藥,因為不知道是什麼藥,有點擔心,便問我的醫生同學,他說是鎮靜劑,我知道吃鎮靜劑會上癮,叫Etta不要再吃,她說她沒有吃。大家在不好的情緒下,相嗌唔好口,在語氣上可能重了些。」

母女各自回房間休息,當Elaine十點多醒來,發覺家中來了六、 七個警察,當時Etta不在屋內,「其中幾個警察在屋外跟她傾談,傾了差不多兩個鐘頭,警察說女兒堅持要告我。我有檢討自己,其實我和她一樣硬頸,硬鬥硬,加上她在反叛年齡,結果就這樣囉。」

吳綺莉作為單身母親,一直以來都非常緊張女兒,很擔心她學壞。一年前,Etta認識了一位男孩,由於對方背景比較複雜,她不贊成二人交往。數月前,Elaine與Etta關係「再趨緊張」,起因是Etta結識了一位二十多歲的新朋友,這個女孩子經常到吳家作客,甚至留宿。「很多時候我敲Etta的房門,都沒有人應門。我又覺得Etta有時候有些奇怪行為,令我非常擔心。白天她的精神不好,很疲倦,有時候沒有上學。」Elaine為此憂心不已,而且非常生氣,「我想跟女兒好好的談,但她不想談,總是推說第二天再談吧。我㷫爆。」

離家出走一整夜

 

Elaine發覺女兒學會抽煙,而且比她抽得還多,「誰叫我自己也抽煙呢?我跟她說,你要學,學媽咪啲好嘢啦,衰嘢就不要學。」Elaine向朋友「呻」,朋友勸她「忍吓」,但她最終還是忍不住向女兒發作;上星期,就因為一次衝突,Etta離家出走。

「當晚下着大雨,她連鞋也沒穿,只穿襪子便跑了出去。晚上八點多,我一直坐到早上十一點多,頂不順了,終於到跑馬地警署報案,我對着警察差不多哭出來,可憐天下父母心。警察很好,替我查看女兒的facebook,終於用電郵找到Etta的朋友,就是那個常在我們家留宿的女孩,女孩把Etta送到灣仔警署。Etta說不想回家,要在外面冷靜幾天,勸了她很久,才跟我回去。」

Elaine既怒且憂,與女兒僵持了一個星期,問題終於升級至發生這次事件,「是我不好,不應該生氣得這樣。如果這個女孩子正式跟我說,想搬來住,或許我會認真考慮一下。」

我問Elaine,有沒有考慮讓Etta到外國讀書?這樣或許可以讓女兒學習獨立,母女關係也可能得以改善。「翁靜晶也是這樣說,她建議讓Etta去新加坡讀寄宿學校。但也有朋友說,若然她去了外國,交什麼朋友我也不知道,她性格比較單純,萬一交了壞朋友怎麼辦?」聽得出她語氣中的擔心,而她也不是不明白女兒已經日漸長大,「Etta十一月便十八歲了,她要自由,而我捨不得,放不到手,結果引致家庭糾紛……」希望這次風波很快成為過去,母女兩人能夠學習到應該如何相處,互愛互諒。

惠英紅 許志安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