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女強人專業戶 現實唔進取 蔣祖曼:追逐名利會好唔開心|蔣祖曼專訪

本地
2024.04.19
撰文:王崇頴攝影:伍敏慧
蔣祖曼只求一直有得做,就已經很高興。
蔣祖曼只求一直有得做,就已經很高興。

出道時主力拍獨立電影的蔣祖曼(Joman),轉眼間入行已廿一年,由獨立電影圈轉戰電視台,Joman於22年正式成為無綫「親生女」,一直劇接劇的她,Joman自言因為外表硬淨,經常獲安排演女強人,而現實中的她卻不夠進取,「如果我是追逐名利的話,我會很不開心!」身為兩孩之母的她,只希望家庭與事業兼顧。

問到蔣祖曼,當初為何會轉戰電視圈?她說:「很現實,因為電影開工不足,舞台劇我都做過,但做電視劇可以迫自己嘗試不同事物,加上我年紀都不輕,再等下去就沒時間,而TVB是出名的木人巷,拍攝《法言人》時剛好是一個契機讓我加入。」

由於外形硬朗,經常獲派演專業人士,Joman說:「我都一直懷疑自己的外形,很多認識我的人,看到我的性格都說跟在電視看到的不同,所以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樣子的問題?以前有段時間都會覺得,自己因為外貌一直演同一類型的角色,都會擔心被定型,但現在我會用另一角度去諗,如果大家在某一類型的角色中,可以想起我的話,其實都是自己的一種成功,當然我更加希望可以等到一個新的轉變,像現在拍攝的新劇《武林》,是一個從沒有演過,比較特別的角色,是一個癲婆。」現實中,Joman自言天生性格比較依賴,絕對順得人,「其實我本身比較怕羞及依賴,是一個很容易被人左右動搖的人。如果身邊人開心,我就會跟足去做,因為我寧願你們開心,最重要我是一個負責在後面處理事情的人。」

與圈中人老公追夢

於17年開始為無綫拍劇的Joman,到22年正式成為「親生女」,期間拍過《使徒行者》及《逆天奇案》系列、《鐵探》、《輕.功》及《法言人》等,總算機會不斷,但她自言不夠進取,每日有工開已很滿足,「我之前一直都是自己去接工作做,覺得自己很幸運,即是在沒有支持之下都可以做舞台劇,又拍劇集及電影,而且每次都有一定的角色位置,已經覺得很開心。雖然我演戲年資比較長,但在TVB算是一個半途出身,甚至乎踏入第三年,拍劇其實十隻手指都數晒,所以我覺得仍有很多東西要學,及需要花時間浸淫,所以不會很心急或很期待要做到某一個位置,反而最想做的是可以嘗試多些不同的東西,總之一直有得做,我就已經很高興。我覺得做這一行,最大原因就是滿足感和快樂,如果我是追逐名利的話,我會很不開心,正因為這樣,大家都會覺得我不夠進取,甚至乎不去爭取多些東西,可能我應該要主動一些去爭取,現在我都盡量取得平衡,正在學習。」

今年38歲的Joman和任職電影幕後的老公陳卓麒,兩人早於14年註冊結婚,育有一繼子與一女。「其實跟老公日常沒甚麼特別,因為我性格無所謂,況且大家一起都那麼久,專注都投放在小朋友及工作方面多一點,而且老公都是做這一行,大家都知道這一行收入不穩定,但他跟我一樣,就是可以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所以我們都是努力追夢的人。」

老公與前妻育有一子陳滌(Day仔),可惜在兒子兩歲半的時候,生母因病離世,因此Joman亦順理成章做了Day仔的半個媽媽,可以說是從小帶大Day仔,兩人感情儼如親生母子般,到了15年Joman誕下女兒可可,現身為兩孩之母,要兼顧工作及家庭,時間分配十分重要,「無工作就留在屋企,在家一定陪伴小朋友。我自問分得好清晰,工作時盡量不要想家庭的事,所以很多同事跟我合作完,都好驚訝原來我有小朋友,因為我完全無提起;但當我收工回家,我就全心全意去照顧他們,不過他們有時候會問我幾時要返工,好像很不開心,但其實背後已在鼓掌,因為平時我規矩會多一點,是一位底線很清晰的母親,所以表面上他們都說喜歡我留在家,但是我不在家時又有另類的快樂,我在家時又有開心的地方。」

姜濤 MIRROR 陳卓賢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