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奪新秀冠軍入讀藝訓班 譚永浩錯過機會留遺憾|老友記

本地
2024.02.02
撰文:溫敏芝攝影:伍敏慧
譚永浩熱愛唱歌,最近便參與音樂劇《我們的青春日誌》。
譚永浩熱愛唱歌,最近便參與音樂劇《我們的青春日誌》。

譚永浩(Jarryd)主持過無綫《安樂窩》三年、拍過劇集《救妻同學會》、《新四十二章》及《白色強人2》等,觀眾對他並不陌生。其實Jarryd不止演戲和做主持,10年曾參加過新秀歌唱大賽,更勇奪金獎。
雖然簽過英皇唱片公司,卻無緣做歌手,卻意外令他加入無綫藝員訓練班,在當年的藝訓班「校長」旦哥(鄭丹瑞)推薦下,最近有機會演出200場音樂劇《我們的青春日誌》。過往的經歷曾留下遺憾,現在的Jarryd,終於知道自己的夢想是什麼?

譚永浩跟夢想愈行愈遠|鄭丹瑞引薦做音樂劇|老友記

譚永浩從小到大喜歡唱歌,讀書時參加學校的合唱團;到16歲,有一次在舞蹈班,一位星探突然找他試鏡,「我初時還以為是騙人,後來媽咪陪我去那間經理人公司,大家傾好再簽合約。」那次是他第一次接觸這行業,原本想做歌手,但公司很快便安排他拍攝青春劇《赤沙印記@四葉草.2》,「當時有觀眾找我影相真的很開心,不過那次後,我再沒有新發展,加上讀緊中五,未完成學業,最終我決定重返校園。」
娛樂圈的步伐很快,Jarryd停工兩年後,很多事情已不同了。畢業後,他找了一份銀行貸款Sales工作,希望接觸不同階層的人,「我啱啱出來社會做事,很想試吓俾人罵,因為以前在親戚公司返暑期工,冇人鬧我,我想有人對我做錯就罵,做得好就讚。我在銀行做過top sales,錢是賺到,但感覺跟自己想法背道而馳,我經常問自己,我喜歡唱歌和表演,但我每一天在做什麼呢?」

沒公司作後盾更徬徨

兩年過後,機緣巧合下得悉新秀歌唱比賽接受報名,於是膽粗粗一試,「其實我只參加過兩次歌唱比賽,一開始是很緊張,入了決賽後,我只想做好這場表演,可能心態變輕鬆,最終贏了『金咪大獎』,順利成章簽約英皇唱片公司。我仲以為會立即做歌手,錄歌推出唱片,但原來不是;當時公司有其他歌手發展緊,公司要再諗一些適合方案給我,而我就在公司一直等。」
他自言是個不懂得爭取機會的人,不會主動推銷自己,可能性格太內斂,「我沒有工作,會返公司幫手分派演唱會門票或者剪報。有一次我自薦去容祖兒演唱會做幫手,幫忙整理後台的東西,然後在她出場時候,我有份一齊欣賞,那次是我第一次踏足紅館的舞台,有機會看到歌手怎樣準備。」又過了兩年,唱片公司問他仍想繼續留下?當時自己很傻,覺得二十三、四歲未出道已很老,於是跟公司說多留半年,沒有新方向就走了。

+3

半年後,他解約變回自由身,但發覺沒有公司作為後盾,更加有點徬徨,「一開始我不停去廣告公司和電影公司試鏡,記得有一次試鏡,我是做王力宏電影裏的stand in(替身),感覺像幕後男主角。本身我很喜歡王力宏,可以跟王力宏對戲,我很想得到這個機會;我的崗位是王力宏沒空來片場時,我要做他演出時的戲分。雖然鏡頭前不會見到我,但我可以知道一個男主角,在整個過程究竟要做什麼?後來因為我的戲太屎,試鏡失敗了。」
當時的他很失意,亦自知只拍過一齣《四葉草》,根本沒有演戲經驗,於是開始留意坊間的演戲課程,希望下次把握到機會,突然電視賣廣告,是鄭丹瑞做第一屆無綫藝員訓練班的校長,又有星級陣容導師,十分厲害,「當時我和《四葉草》的好朋友司徒瑞祈一齊睇電視,他立即叫我報名,讀得好可以簽約TVB。」


旦哥的號召力強,那一年有六千多人報名,但最終只挑選三十六人。過五關斬六將後,Jarryd又順利獲選,「讀藝訓班很開心,感覺像回到校園,我最記得旦哥一番話:『你不要預料一出來就做到男主角,你可能要捱十年,一直做茄喱啡,直到你有一個機會,你就可能得了!但亦會有些人一輩子都是茄喱啡。』我聽後,才知道不是加入TVB就等於做明星、做主角。訓練班的過程,好像填補了我很多的洞,把我過往的疑問,全部解答,半年的訓練很實在,當然我都有一個想做明星的心態。」正如旦哥所說,他讀完訓練班,起初一、兩年做很多茄喱啡角色,古裝劇做士兵,心口有個勇字,時裝劇做辦公室人員,都是做新人的必經階段。

TVB出名薪酬較低,Jarryd坦言訓練班畢業後,試過銀行戶口只有雙位數,在櫃員機按不到錢出來,後來要坐公司車去將軍澳找朋友接濟;朋友轉賬數十元給他,才可以提取一百元來增值八達通,「那時候每日慳得就慳,最終熬過第一年,我和屋企人住已經好好,至少不用苦惱住所問題。就是因為第一年太拮据,之後我什麼都接,做到爆騷。」


他有機會接觸主持工作,如《激優一族》、《安樂窩》和《流行都市》,亦拍過劇集《福爾摩斯》、《寶寶大過天》、《七公主》及《新四十二章》等,「我在《白色強人2》飾演在隧道斬人的兇徒,有少少心理不正常,角色挑戰性很大。」Jarryd默默耕耘,令他回想起《安樂窩》的監製找他時,原本他是想藉着拍劇或主持的機會,希望有一天賺到名氣,可以重返樂壇圓唱歌心願,怎知最後跟唱歌夢想愈走愈遠。

經常問「究竟我最喜歡什麼?」

直到2019年,音樂劇《我的青春日誌》公演,他再接觸最喜歡的唱歌。導演陳恩碩需要找一個角色,鄭丹瑞便引薦他給導演,因為旦哥知道他喜歡唱歌。劇中他飾演Victor,是一位準備考DSE的中學生,故事講述一班讀中六的學生,面對學業壓力的同時,每個人亦有自己的夢想,考試後大家的前路會怎樣呢?「今次有唱歌和跳舞的部分,導演仿效了百老匯一些音樂劇的做法,有很多大型歌舞。我初初參演時什麼都不懂,對舞台劇和音樂劇演出是零經驗,面對一千名觀眾,我不知要用多少氣力去做,第一次做完獨唱部分,我回到後台倚着一條柱不停喘氣,好像踢了一場90分鐘的足球賽,有哮喘感覺;吸收了經驗後,我開始懂得調節,不能去得太盡,到了現在已經做了200場,我愈來愈知道唱歌的力度,是有進步的。」


不過他很幸運遇到另一位同是演繹Victor角色的演員陳健豪,他在舞台劇界很有經驗,曾奪舞台劇「最佳男主角」獎,「他好像向我親自示範一次怎樣演繹,他一句說話,到現在我仍然記得,『如果你覺得我身上有什麼適合你的,你隨便拿去用;我都會在你身上找一些適合我的東西來用。』做演員一定有很多比較,加上我們是演同一個角色,但怎樣才可以做得更好呢?由那刻開始,我好像吃放題一樣,全部東西放在我面前,我喜歡選哪些來用就用,而他亦很樂意分享,跟我一起練習。到現在有新演員加入,我都會跟他說同一番說話,在我身上有適合的地方隨便拿去用。」
第一次演音樂劇,他會給自己合格,歌聲能帶動觀眾,有很大滿足感,但之後變成long run(長演)舞台劇,他也有問自己究竟想做什麼?「我有一個朋友很久之前問過我,你的夢想是什麼?那時候我說歌手,然後我一直向着這個目標去做。早幾年他再問我夢想是什麼?我不知為何會回答他是演員,可能有些劇集得到少許回響,覺得做演員都不錯。到最近我再問自己,究竟我最喜歡什麼?原來我的答案是現場表演,演戲和唱歌是我最有信心的事情,我發覺自己很享受現場的感覺,當然我想做一個歌手的心願和夢想一直沒有走過。」

他坦言人生中也錯過一些令自己後悔的機會,好像第一次拍《四葉草》,因為年紀太小,完全不知怎樣演繹,機會來到也不懂把握,這是第一個遺憾;第二是參加「新秀」加入唱片公司,覺得等兩年已很久而毅然放棄,明明伸手就可以碰到的夢想,就是拿不到。不過如果沒有這些經歷,今日未必會知道想達成夢想,期間要付出多少?到現在再有機會加入電視台,Jarryd表示一定會把每件事情做好。

MIRROR 姜濤 陳卓賢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