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回巢拍劇珍姐贈四字真言 梁証嘉慨嘆年少錯失機會|老友記

本地
2022.09.09
撰文:溫敏芝攝影:伍敏慧
梁証嘉近年回流香港,他表示會把握角色,努力做到最好。
梁証嘉近年回流香港,他表示會把握角色,努力做到最好。

在處境劇《愛回家之開心速遞》飾演律師朱天梯的梁証嘉,○六年在無綫藝員訓練班畢業後,不久便接演《尖子攻略》與歐陽震華合作,其後再拍劇集《巾幗梟雄》飾演三少蔣必武、《天與地》演黃德斌少年版,前途一片光明。
可是,他很快便跌入了事業空窗期,要北上發展,他直認當年錯失很多機會,對珍姐(曾勵珍)的提攜感到愧疚。現時回流,他會好好把握每個角色和工作。

入行十六年的梁証嘉,小時候的夢想不是做演員,又是很老土的入行經過,當初只是陪伴朋友報讀無綫藝員訓練班。首輪面試後,他因為害羞,沒有再出現第二次面試,怎料無綫有人致電他,找他進行第三輪面試,可以準備自我介紹、唱歌和演戲,「聽到要自我介紹就知出事,我不太懂得說話,但媽媽告訴我這是一個難得機會,人家專誠致電你,試試無妨,就當作見識一下。」
他記得面試的那段戲,當然沒演技可言,自我介紹一分鐘,他只說了五秒就完結,全廠人寂靜無聲,他自覺表現一般,卻出奇地獲選了。他稱家人一向開通,不擔心他在演藝圈收入不穩,只覺得兒子過得好就行了。

做第一份工的死𡃁仔

加入訓練班後,他形容自己仍在發夢,三個月的課堂,最大得着是看見不同的事情,很新奇和有趣,但他沒有下苦功去鑽研,「其中一項我最討厭是跳舞,我沒有節奏感,跳舞課的幾小時很難過,真的想死,但當時的麥秋老師,是舞台劇資深前輩,教了我很多演戲技巧,當然我是領悟不到,始終仍是十八歲。不過他是一個很好的導師,會教我怎樣怎樣面對負面新聞,似是一個人生導師。」
梁証嘉在訓練班中年紀最小,遇到的阻滯較多,他不及其他同學有演戲經驗,自己只不過是剛畢業,做第一份工的死𡃁仔,「其實我的性格不適合做娛樂圈,我比較收埋自己,現在已好了許多。以前訓練班大家有聚會,我是不會參與,我知大家很愛惜我,但我很怕羞,不懂與人溝通。」
畢業後,他加入了兒童組三年,最記得第一日返工,導演在錄影廠上層開咪高峯問他,「點解會係你?你記得要做什麼嗎?當時我都幾冇面。」之後休息時,導演又很直接跟他說,當初二選一試鏡,是沒有選他,但監製堅持用,「我聽後當然不開心,我真的這麼差勁?要直接告訴我?於是我很努力記好台詞,回想起也要多謝以往的種種磨練,還有那位導演的激發。」
他自知比同期很多同學幸運,很多人要演清兵、死屍或茶客,他有演過,但確實不多,離開了兒童組後,他加入劇組,第一個劇集已跟歐陽震華、鄧萃雯拍《尖子攻略》,劇情關於足球,他本身很喜歡踢足球,有份參演是因為可以踢波而開心,完全錯了重點,所以錯過了一個很好機會,演得不好。早前重播該劇,他亦不敢看。

看祥哥演戲靈魂出竅

拍完時裝劇,很幸運有機會拍古裝劇《巾幗梟雄》,原本監製添哥(李添勝)是找另一位演員,但對方不肯剃頭,他在劇中飾演岳華和商天娥兒子,這個蔣家三少蔣必武角色很有發揮,「當時遇到很多前輩,我又變回訓練班感覺,全部人覺得我最年輕要照顧我。」他稱當時有無數場戲,望着祥哥(黎耀祥)演戲,自己卻靈魂出竅,因為實在演得太勁,那麼多對白也能完美演繹,「我是發緊夢,都忘記了自己要演戲,但由那刻開始,我對演戲漸漸有興趣,我將來可否像他一樣?我要下多少苦功呢?我開始嘗試去投入。」這個劇最深刻是有場戲四、五頁紙對白,講述娥姐被炸死,他要回家交代始末,「一大班前輩望住我,我很緊張,幾日前已不停看劇本,我不想再有導演開咪『梁証嘉你搞什麼呀?對白都忘記?』幸好最後順利過關。」
○九年他有幸拍經典劇集《天與地》,飾演黃德斌少年版,「我要多謝珍姐,是她揀選我的,她一向很愛錫我,經常提點我要改善的地方,好像頭髮太長會叫我剪髮,但我很反叛,不聽教又頑皮和貪玩,當作耳邊風,令一個錫我的人失望。」此劇遇上對手張景淳、楊潮凱和蔣家旻,一班年輕人玩得很開心,甚至乎覺得大家是否在演戲。當時監製戚其義亦很有趣,常常說:「你哋幾條𡃁仔自己排啦!對白忘記不緊要,諗到就說。」而他就坐着吃薯片。

+3

直至一四年拍劇集《寒山潛龍》,他才自覺開竅,當時認識了前輩陳國邦,有一天,二人在內地拍戲後,步行回酒店的路程,傾談了很久,「邦師兄說自己是演藝學院畢業,有一套演戲想法,令我由那刻開始告訴自己,我要努力做好演員,我要學習他們,什麼角色也不重要,只要演得好,你就贏了,原來演好一個角色,感覺是很爽的。」邦師兄知道他有一場戲飾演捕快,要檢查一具屍體,更親身示範拖屍也有技巧,從而啟發了他。
梁証嘉慨嘆謂,當你不在意時,往往有很多機會,當你開始覺得重要時,卻慢慢失去。拍完那幾齣劇後,他跌進迷失期,機會愈來愈少。他曾經放棄過,分別在兩間主題公園打工,很想找一個避難所,不想再聽任何有關演戲工作,不想面對人。選擇主題公園,是因從小到大很喜歡這個地方,有童真,每一日都很開心,「海洋公園我是申請做動物訓練員,我自小喜歡動物,想將小時候喜歡的東西變成職業,但做了幾個月,發覺並非心中所想,原來不止面對動物,也有很多人事工作,圓夢後,從此劃上句號。」

他很喜歡劇集《愛‧回家》的朱天梯一角,飾演輕挑律師。
他很喜歡劇集《愛‧回家》的朱天梯一角,飾演輕挑律師。

冇面目見珍姐

之後有前輩問他會否希望北上發展?有一個演男主角機會,既然在公司機會減少,他決定試試吧!「我跟自己說,再演不好,就不做了!之後我在內地拍網絡電影,我會花時間鑽研演戲,學習溝通。」
回流香港,再拍香港的劇集是一個緣份,剛巧《愛‧回家之開心速遞》的監製想找一位演員,飾演吳偉豪哥哥,發覺二人外貌相似,所以找了他。另一個回港原因,是因在內地拍了幾年儲夠錢結婚,太太是中學同學,答應過她三十歲結婚,「太太一向很支持我,就算在我最失意時向她哭訴,也會叫我不要放棄,默默支持。」
回歸無綫後,他拍了《雙生陌生人》、《現代愛情故事》及《回歸》等,再碰上以往合作的幕後同事,大家都說他成長了,不過他要澄清,當年大家覺得他寸,其實他是害羞,怕得罪人,「我慢慢愛上演戲,雖然經常很疲累,但演完一場戲很有滿足感,現在再回來TVB拍劇,我很珍惜每個機會,做好每個得來不易的工作,盡自己能力不會後悔。」

一一年的劇集《法證先鋒Ⅲ》飾演壽司學徒
一一年的劇集《法證先鋒Ⅲ》飾演壽司學徒

回想起前往內地發展前,的確很失意,經常反問自己是否不適合做這行?「我是否那麼差?我開始負面,每天都不開心,吃到很肥胖,令條件愈來愈差,所以當我有機會時,我要告訴大家我是演員!」問他有想過放棄?他說:「我到現在都經常諗住放棄,但放棄只是跟自己開玩笑,口說放棄,其實做不到。如果我放棄,可能以後不再睇電視,要離開香港才放棄得到,因為太多誘惑了,看見一套戲很正,又會吸引我想做演員。」
以前他很怕見珍姐,因為很惡,最近二人有機會見面,他不忘跟對方道歉,「我跟她說,我知道你一直以來很錫我,但對住珍姐不聽話已是死罪,後來不敢主動找她,我是冇面目見你,做了太多令你失望事情。我告訴她現在已改變了,希望她原諒我,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會做得好好。珍姐送了四個字給我『規行矩步』就行了,所以很想借這次機會,告訴她,我不會再令她失望,會記得她教晦過的事情,不會錯過給我許多機會的人。」

聲夢傳奇 陳卓賢 MIRROR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