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修拒權威式管教 與陳宇琛開檢討會

本地
2016.02.05
2136

石修的父親是編劇兼副導演,受父親薰陶下,修哥八歲已入行,由當童星開始,一演就五十多年。

鏡頭以外,他也當了三十多年父親,教子另有一套心法,一字記之曰:「放」,「我不會壓迫、強迫他做任何事,我又不會強加一些意見,尊重他是一個個體。每個人吸收能力不同,有人快、有人慢,沒有一個標準去衡量,只要他是一直向前行就好,我不會用什麼怪獸家長方式去教育他。」

兒子陳宇琛,○三年也開始了他的演藝之路,阿Sam說:「某程度上,我入演藝圈一半是受爸爸的影響;最初沒有認真考慮入行,讀書都是修讀建築設計,最大影響,應該是當年在英國讀書,愛看舞台劇和音樂劇,然後爸爸又鼓勵我在英國嘗試修讀戲劇,興趣大增,最後才決定入行。」

兒子入行後,修哥當然有指導他,但阿Sam也清楚知道要走一條怎樣的路,「我們的演戲方式很不同,爸爸比較正氣、嚴厲,而我卻比較搞笑、輕鬆,方向已很不同,或可能我自小已看周星馳電影長大,與父親的成長背景不同,自然演得不一樣。」

父子拍檔演網劇

早前修哥和阿Sam一同參演網劇《我的老千生涯》,兩父子再度合作,「但整套劇裏,我和阿Sam的對手戲近乎零,只有最後一場戲同場合作;這套劇的主角,是他和幾位後生仔,好像曾國祥、徐偉棟,三位藝人二代的火花會較多。」

劇裏,修哥演奸角,阿Sam就演正派;劇外,修哥教兒子做戲,亦會教他做人,「我不會希望他模仿我,他應該有自己的戲路,我也不會很着迹地教他,因當你想一個人聽你說話,就要照顧他的感受和環境,不應讓他覺得難受,始終人這麼大,很明白我想說什麼。」

作為當事人,阿Sam分享了一個小秘密,「好記得最初入行,爸爸會錄起我所有演出片段,待我放工回家,不論幾夜都好,他都和我進行一個『檢討會』,給予意見,當時無論有多累,我都會坐下來應酬一下,但心裏其實很想睡覺,想擇日再傾,當然我明白這是為我好,所以多累也好,我都有聽,某些東西就入了腦,但現在他很少再給我意見,反而鼓勵較多。」

獅子座的阿Sam,性格愛面子,但他都樂意聆聽,「有意見是好事,但套不套用到在我身上,又是另一回事,畢竟兩代人不同,所以大家會溝通,我消化完,又會和他說,希望將件事變得更好,我知道他沒有刻意針對,後來他見到我有轉變,他又會放手,他不會刻意說,但我又感受得到。」

凡事有商有量

陳家(石修原名陳碩修)一家三口,沒有由上而下的傳統觀念,阿Sam指父母很民主,「不論公事或家事,我們都會坦然商量,各說己見,沒有人掌大權,我們都知道大家想解決問題,永遠朝這方向想,就不會指摘對方。」

修哥性格隨和,愛說道理,造就一團理性氣氛,「我和太太都不是喜歡頂嘴的人,比較喜歡平心靜氣說道理,我明白當中會有分歧,但至少會有結論,我不會隨便吵架,寧願不說話。」

阿Sam亦邊說邊點頭,「不論做父子或朋友,溝通都需要看timing,因每個人都有情緒,當刻大家都要準備好,才會談得來,不是每天都有說話就叫『傾偈』,有時雙方都要安靜一下思緒,人是需要有獨處時間;不過,爸爸很好,他會主動說去幫我,嘗試了解我的世界。」

兩父子閒時興趣,多是傾偈和做運動,難怪修哥年近七十,外形也絕不遜色,「我承認外表是比較年輕,可能阿Sam又吸收了這方面的基因。」

阿Sam說,「我覺得心態和飲食習慣比較重要,我們的生活方式都很相同,基本上都很健康,不煙不酒。」

兩父子感情要好,由行為到心靈,經已建立一份默契,「最近太太到了英國,但Sam很乖,例如之前有一天家傭放假,他就主動問我:『今晚有沒有飯吃?』他說晚上七點回來陪我吃飯,當晚,他真的準時回來,然後載我出去。」

身旁的阿Sam笑着搭嘴:「我怕你一個沒人理,餓壞嘛!」父子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場地:BlueDuck Workshop

許志安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