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謝玲玲盼七十歲做職業畫家 以過來人身份關心單親家庭

本地
2017.08.12
3486

謝玲玲除了喜愛跳舞,也是一位業餘畫家。

兒女在單親家庭長大,謝玲玲以過來人身份關注現今社會的單親家庭,適逢保利香港藝術空間邀請,她終如願在八月二十八日開始,在香港舉行首個個人畫展,捐出三十幅油畫作品做義賣。謝玲玲笑言兩年前曾於台灣舉行了一次慈善畫展,兩年後香港再開,畫作已升價三、四成,對一個業餘畫家來說,是很大的升幅。「六十歲開個人畫展,我好感恩;我希望七十歲時,我可以做到職業畫家。」

謝玲玲三十年前已隨黃君璧研習水墨畫,約在十年前開始學習油畫,接觸後對油畫蘊含豐富色彩及隨心發揮的世界更加嚮往,她決定繼續向油畫發展。

以前,謝玲玲喜歡送畫給朋友做禮物,兒女的房間總有母親的畫作做裝飾,但當她知道自己的畫是可以籌款幫到人後,笑說:「我開始不捨得送給人了。到現在,我還欠下好多債,之前朋友叫我畫的,到現在還未還清。」

愛畫大自然美景

 

謝玲玲有個心願,希望在香港開個人畫展,不過一直的不起心肝。巧合地,在一次活動中認識了保利拍賣行做的朋友,她邀請謝玲玲在保利香港藝術空間開個人畫展,謝玲玲笑說:「我一聽到,就即刻『o累』飯應了。我們是一拍即合,是心從人願,亦省回自己很多精力。今年我六十歲,開個人畫展也是今年的心願。」

畫展以「蕙質蘭心」為題,展出謝玲玲精挑細選的三十幅作品,賣畫所得款項全部捐予台灣優質生命協會及香港單親協會。作品中,以風景為主,也有花、鳥和狗狗。風景畫是謝玲玲拿手之作,光的表達更為她的強項。「就如以前寫生一樣,不過女仔都怕曬,所以我會把旅行時見到的靚景,或者朋友拍到的風景相,拿來畫畫。每一幅作品都是自己好喜歡才畫,透光、日出、日落和雲彩這些景象,我都喜歡。」謝玲玲說。

當知道要開畫展和賣畫後,謝玲玲私下致電邀請多位好友,朋友答應出席之餘還出價購買作品,即是已肯定有善款捐出,可是女兒卻向她淋冷水,表示朋友是因為「謝玲玲」而買畫,而非欣賞她的畫而買。「我知她是說笑的,但我也很希望買畫的朋友是欣賞我的作品。我知道有位藝術顧問買了我的畫,他讚我畫得很好,我知道後都好開心。」謝玲玲坦言,挑選三十幅作品是很艱難的事,賣一幅少一幅,即使再畫同一個風景,也不可能畫回一模一樣。「有不捨得的,但想到幫到人,自己有成就感,賣得愈多愈好,可以幫助更多人。」

不計較離婚失去什麼

 

一一年,謝玲玲以捐畫籌款幫過香港晨曦會,自此知道自己可以循這途徑幫人,亦於一五年捐八幅畫作到台灣義賣,替台灣優質生命協會籌款;今年,她捐出三十幅作品,作價由十萬到六十萬,「兩年前賣二十萬,今年可以賣三十萬,即是我的畫已升值三、 四成,當然我是業餘的,不可以用商業角度來看這件事,但已給我很大鼓勵。我希望十年後,到我七十歲時可以做職業畫家。」

為何揀選香港單親協會?謝玲玲坦言,自己也經歷過離婚,兒女在單親家庭成長,但自己已經很幸運,不需要在經濟上有擔憂。「我最近才聽到,有很多單親家庭的兒童會受到歧視,單親母親好重要,很多時都會有抑鬱的,我想先幫助母親再幫助小朋友。我和兒女已經算幸運,兒女可常接觸父親,他們的父親(林建岳)亦已安排好將來,替他們打好基礎。」問到謝玲玲是如何跨過離婚的難關,她坦言一直手持「自強、自助、助人」的宗旨,做好自己,教好兒女,別讓人看不起自己。「我看事情很正面,我不去看失去什麼,是去看得到什麼,我有很多家人陪伴和支持,自己亦返學和去幫人。我得到五個兒女,他們有成就,我更加開心。」

 

■ 撰文:Adeline Lai/部分圖片:鍾漢平

黃秋生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