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受虐唐狗身世可憐 吳嘉禧暫託變領養│吳嘉禧專訪

本地
2024.02.02
撰文:Kelly Check攝影:洪志富

9cc7f46f-550e-4be0-b4eb-3f5c17d93a1f
唐狗柯南八個月大時在江夏圍村被義工救出,當時身型瘦削,而且有明顯被虐的傷痕,歌手吳嘉禧是牠的暫託家庭,原本只是希望提供一個暫時的容身之所,相處過後,發覺會很不捨將柯南送給別人,最後暫託失敗,正式簽紙領養成為一家人。

20240115 吳嘉禧寵物

本身有養貓的吳嘉禧表示以往覺得養狗是較難掌控,今次是第二次做暫託家庭,亦因為遇上柯南,令她開始了狗奴人生,「牠的全名叫江戶川柯南,我本身是暫託照顧牠,牠是被義工在江夏圍村救出的,義工為牠改名江仔,我也想保留江字作為牠的姓氏,就想到江戶川柯南這個動漫角色,現在叫牠柯南或江仔,牠都會有反應的,我之前有養貓經驗,但從未養過狗,第一次暫託的狗狗是比較驚青類型,對從來沒有養過狗的我來說是很大挑戰,帶那隻狗出街,牠又非常害怕,所有的東西我都覺得很難控制,所以我覺得狗狗是很恐怖,很難控制的一隻動物,我其實是害怕了,之後給自己多一次機會做暫託,今次跟義工溝通好,真的認識了是怎樣去暫託狗狗,我才開始慢慢學懂怎樣跟狗相處,學了很多不同的東西。」

原本一心只做暫託家庭,結果跟柯南相處後,竟然不捨得將牠送給別人,吳嘉禧最終決定改為領養,「我覺得有動物在家很開心,牠剛回來時很瘦的,可以看到牠的手手腳腳的傷痕,我發現牠兩隻手手摺起來的時候,傷口是對稱的,估計是被人用索帶或繩綁住牠的手,應該是有虐待成分,當時有位保安發現牠,之後義工安排牠在狗場住了一段時間,我暫託了兩、三個月,每次跟朋友說遲些會出領養帖子,我發覺每次說到領養的時候,我的心開始不舒服,我開始捨不得牠,牠看我和看我朋友的眼神已經很不同,牠的行為和眼神告訴我,牠已經當我是家人,相反我做這個決定就想了很久,我在想自己是否真的適合做一隻動物的父母,要去照顧牠一生一世,牠來我家的時候約一歲,我現在養了牠半年。」
柯南的品種統稱為唐狗,吳嘉禧出於好奇將牠的口水樣本送去美國做化驗,發現牠有比高、比利時牧羊及松鼠狗的血統,不過她覺得每天跟柯南生活,就形同家人一樣,牠是什麼血統其實不重要。

吳嘉禧以往跟媽媽同住,養了三隻貓,其中兩隻已過身,她覺得養貓與養狗,其實有很大分別,「為什麼我會想養貓,我覺得自己的性格比較被動,跟貓很相似,狗狗的性格似乎太過熱情,尤其是柯南又嗲又很黏人,我家的貓也有嗲和黏人的時間,但不會像柯南般,牠的行為像是會主動問我可不可以出來?可不可以摸牠?還有養貓花的時間相對是少一點,因為貓的自理能力是高一點,例如貓會在家定點大小便,狗狗就要早晚帶牠出街散步,以往要引誘貓貓吃東西,柯南見到食物就狼吞虎嚥,不過就可以帶牠四圍去,我很喜歡帶牠去露營,牠會表現得很開心。」不過吳嘉禧就覺得自己養狗經驗尚淺,柯南雖然很乖,但紀律方面仍有改善空間,「有時也要對牠有威嚴一點,我要令牠冷靜一點,前陣子牠跟我去朋友家BBQ,因為牠什麼都愛舔,結果就拉肚子,從此我便很小心,零食也不敢亂餵給牠,未來會考慮跟牠一起去接受訓練,最希望牠不要隨地撿東西吃。」

眼看着之前養的兩隻貓離世,吳嘉禧曾經因為害怕而拒絕養其他寵物,「到現在我都會害怕,所以我為什麼會做暫託,我不想再養一隻動物在我身邊,我不想接受一隻寵物,要照顧到牠離開,不過當柯南來到我家時,我覺得是緣份到,牠需要在我生命出現,我無法避開,正如我現在養的花枝鼠,牠們只有約兩年壽命,現在也養了牠們差不多兩年,不知道牠們什麼時候會離開我的生命,但我會很感恩牠們在我生命中出現。」吳嘉禧說喜歡上網看很多帖文,追蹤很多動物帳戶,有些關於動物的離開,但心仍然是心繫主人,看後都會忍不住哭起來,「我仍然很怕牠們會離開,也很擔心牠們有什麼不舒服,生命就是要遇上這些課題,可能因為牠,我會學會一些不同的東西。」

自問是養狗初哥,吳嘉禧覺得沒有什麼秘訣可跟大家分享,不過她非常同意養狗需要有更多的體力才能應付,「其實牠聽話,也很乖,我覺得牠算是一隻很定性的狗,雖然有時會熱情到瘋了,其實牠只是想你摸牠,牠是一隻很需要安全感的狗;我每天帶牠出街兩次,牠大小便後就催促我回家,每次帶牠去露營就可以幫牠放電,牠回家就馬上要睡覺,因為牠是短毛狗,基本上不用剪毛及梳毛,不過就會換毛,跟養貓一樣,家裏會有很多毛,通常每兩星期在家為牠洗澡一次,每隔約一個月就帶牠去一次寵物美容,找人幫牠修指甲,柯南雖然很怕水,但洗澡時也會乖乖站着。」提到柯南最迷人之處,吳嘉禧就覺得是牠的眼神,「我和很多朋友都是被牠的眼神融化,牠的眼神很純真,牠每一次看我,我都覺得牠的眼睛裏只有我,真的充滿着愛。」

聲夢傳奇 陳卓賢 姜濤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