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何猷彪一件事令劉萬儀接受母親再婚 翁靜晶:困難時,他在身邊支持你│封面故事

本地
2023.05.05
撰文:Kelly Check攝影:伍敏慧

whatsapp-image-2023-05-04-at-4-41-00-pm-11

翁靜晶跟已故丈夫劉家良,育有兩名女兒劉萬儀及劉幸儀。對於母親再婚,她們並非一開始就接受,直至翁靜晶大病一場,看見何猷彪一直親力親為照顧母親,女兒才慢慢改觀,「我小女兒(幸儀)和他的感情是很好的,因為小女兒喜歡健身,那時候讀完法律又不做律師,就是要去做健身教練,又有紋身之類的,他覺得應該給女兒自由,支持她去學那些健身課程,所以二人很老友;我大女兒(萬儀)就有保留,大女兒很孝順自己的生父(劉家良),接受不了我再婚,直至有一次我在美國,不知道什麼原因,突然間兩隻腳不能走路,當時他就每天抱我去看醫生,照顧我所有起居飲食,差不多一個多月才醫治好,萬儀看到了整個過程,就跟我說:『你和他的關係究竟是什麼呢?請你落實一下,起碼我知道定位在那裏?你如果要在一起,就正正經經結婚,不要再這樣了,我也不知道究竟應該怎樣去處理這個關係。』說話十足像我媽媽那樣,好吧!我就考慮啦。」

細女結婚,何猷彪挽着繼女行入禮堂,把新娘交托新郎。
細女結婚,何猷彪挽着繼女行入禮堂,把新娘交托新郎。

69213078_10219483319781209_7139124476549005312_n

不過二人真正入紙結婚的關鍵,是翁靜晶在外國收養了兩隻流浪狗,甚至寧願放棄愛情,何猷彪亦被她獨有的價值觀吸引,「有兩隻流浪狗,被人扔在後院遺棄了,我就打電話去問,發現流浪狗要怎樣處理?對方說很簡單,會派警察來,他們就會處理,我問他們一般怎處理?他說沒有人領養的,就會人道毀滅。那兩隻狗很醜陋的,一老一嫩,小狗可能有人要,老的那隻一定沒有人要,但那兩隻狗是一起的,就好像生死相隨一樣,如果我明知道這樣,我都被人帶走那隻狗,我從今天開始不用再念佛了,不用再拜菩薩了,因為你這樣都做得出,你怎麼對得起你自己呢?我就說,我一定要把這兩隻狗帶回香港,何猷彪已經覺得很煩了,因為那兩隻狗來的時候,四處小便,老的那隻很兇,會咬他,到現在都咬他的,他說:『我跟你老老實實說了,你一係要狗,一係要我,你選擇吧!』」

翁靜晶好喜歡動物
翁靜晶好喜歡動物

血汗錢打定慧寺官司

 

要狗定要人?翁靜晶說:「我想了一會兒,我說我要狗,因為狗沒有我,牠一定會死的,牠沒有別的路;你沒有我,你會更好的,你會找到比我更好的人。沒多久之後,我們就入紙結婚了。我相信他其實是知道,我不會選擇一個叫做好的歸宿,我其實不會考慮那麼多物質上的東西,根本想都不想就選擇一隻狗,他說就是喜歡我這樣,這個就是跟別人不同的地方,所以他覺得很適合,於是就結婚了。」

58462579_10218623567007927_8990916037289443328_n

再婚之路選擇正確,翁靜晶的「奇案」之路卻複雜得多。她一直致力打擊假和尚,跟定慧寺的官司糾纏多年,她當時將手頭上的股票沽出套現,花了270萬聘請律師打官司,當時尚未跟她結婚的何猷彪,曾提出在經濟上協助她,最終亦遭她拒絕,「尤其是我落泊的時候,他會比較照顧我,我最慘的時候,是由2015年到2017年,就是因為我好心,見到定慧寺廟這麼殘破就去捐錢,自己捐完也就算了,還要號召群眾去捐,幾個月內捐了幾百萬,後來就知道原來這個尼姑是假的,那時候我有兩個選擇,一就是不要出聲,當沒有發生過;選擇二就是走出來說對不起,承認我被人騙了,我還害到你們的錢都一樣被人騙了,但後面補了一句,我已經去申請凍結了,全部東西都凍結了,到2017年去游說律政司,接管這間廟及清盤,那些官司是打了無數次的,記得那時候是最痛苦的。何猷彪經常問我,他說你需要錢嗎?你要不要我給你錢,當是幫你及贊助一下,我說不用,這件事是我搞出來的,我要用我自己的血汗錢去搞定它。他幫我做很多法律文件,幫我做文書、幫我寫誓章、幫我去看這些官司怎樣打,其實很多信都是他寫的,最重要的就是你有困難的時候,他在身邊支持你。」

loop_product_3_img-default-1670574573 mjha-medal-%e7%91%aa%e8%8e%89%e4%bd%95%e6%9d%b1%e7%84%a1%e5%90%8d%e5%a5%b3%e4%bf%a0%e9%87%91%e7%ab%a0-2-768x831

何猷彪向來是非一般的富家子弟,本身是法律學者,個性低調,鮮有出席上流社會派對,他尊重翁靜晶的想法,也接受她的過去,不過去年他就以翁靜晶(Mary Jean Hotung)之名,設立MJHA瑪莉何東「無名女俠金章」,以表揚在慈善服務中有傑出貢獻的女士,足金金章有何東家族的徽章及翁靜晶肖像,目的就是確立她在何東家族的身份,「他常常都想為我做些什麼?他自己又很低調,他又不用自己的名字,他就說這件事讓我幫你做,因為他常常見到我做了很多事,我又默默地躲在後面,又不出聲,他說不如我做一些事去認可你。我很感謝他,每一樣東西他都記得我,每一樣東西都預我一份,但我對這些事情其實沒有什麼要求。我其實覺得很尷尬,整自己的樣子在金章上,但他做出來就OK了,他說他疼惜我就算了!」

姜濤 星級企業大獎2020 MIRROR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