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不獲無綫續約 轉行揸的士維生 蕭徽勇雙重打擊由失落變失望|蕭徽勇專訪

本地
2024.04.12
撰文:溫敏芝攝影:洪志富
蕭徽勇今年1月宣布不獲續約,離巢無綫,他坦言有失望。
蕭徽勇今年1月宣布不獲續約,離巢無綫,他坦言有失望。

現年46歲的蕭徽勇(Gordon哥哥),01年加入無綫藝員訓練班,兩年前被cut騷,由藝員約轉簽配音藝員約。效力廿三年,今年一月,他在社交平台宣布離巢,原因是不獲續約。他坦言經歷了雙重打擊,由失落變成失望。
為了養妻活兒,Gordon現時做全職的士司機,遇上給他鼓勵的乘客,令他感到窩心,「七分開心、三分心噏,被人認得有開心的,但調返轉又有點心酸,怕別人怎樣看自己!」

不獲無綫續約 轉行揸的士維生 蕭徽勇:七分開心有三分心噏|蕭徽勇專訪

蕭徽勇入行以來參演過不少劇集,其中《實習天使》的智障人士、《十八年後的終極告白》的鬼仔強等,俱令人眼前一亮,獲觀眾讚賞。效力無綫廿三年,Gordon今年初卻宣布離巢,「其實兩年前未正式轉為配音藝員,我之前的十九年多,也是簽藝員合約,差不多到二十年服務金牌前,我剛巧約滿,到傾談合約時,是有點不合心意,當時我選擇了不做,換了另一個形式合作,簽的騷更少,未至於是特約,但已不是一個全職員工。」

轉換形式後的一年,他的工作量確實不多,始終公司要先照顧全職藝員,又可能剛巧是疫情,那一年的感覺不是太良好,「過去十九年多,我的工作量一向都多,訓練班出來已爆騷,做兒童節目後,收入更加可觀,而且我再兼任配音員, 那七、八年是完全沒有時間,有返工冇收工的壓力下,令到我暴肥,每年體重不斷上升。當時是給了我很好的生活,我一個人做了六個藝員的工作,可以養妻活兒,但突然因為疫情及合約問題,我收入變成五分一,真的沒可能繼續下去。」

至於Gordon另一個收入來源是配音工作, 08年開始到配音組幫手,直至21年,當他決定不續藝員約時,連配音組也不需要他幫手,「那時候我都幫了十多年,好像有少少雙重打擊,當時是失落,但不可以說是失望,不過有點徬徨,因為我加入TVB後,所有的收入來源來自同一間公司,我的兼職都在這間公司,不單止沒有五分之一(收入),連那五分之一都冇埋。」

配音兼拍劇美麗誤會

Gordon笑言可能拍完《降魔的2.0》,當時諗到揸的士搵食,原本已開始揸了幾個月,適逢當時王祖藍升任首席創意官,祖藍希望粵語配音發揚光大,於是舉辦了《好聲好戲》配音節目,配音組的負責人知道他揸的士辛苦,於是叫他回來配音組,所以兩年前簽了粵語配音藝員約,「我做配音時,諗住好像從前般,可以配音兼拍劇,但原來不可以,所謂美麗的誤會是當你真正成為一個配音員,其實你不太方便拍劇,甚至令到公司的人有些爭拗,因為公司還有很多藝員,但我都很多謝這兩年,有幾位監製仍然堅持找我拍劇,如黃偉聲、文偉鴻和王心慰監製,其實到我臨走前大半年,我已經沒有拍過劇。」

做全職配音員後,發現沒機會拍劇,Gordon有否後悔?他坦言:「現實歸現實,難聽點說,你騎牛搵馬,但隻馬死了,你都要落地行。其實我多年來的矛盾是,我究竟追求夢想做演員?還是我要愛情定麵包?我不是不喜歡配音,但如果讓我選擇,我當然想演戲,分別是演戲讓你自由發揮,配音會被演員規範了你,某程度上是一個模仿。」

兩年的配音藝員約,他收到通知不獲續約,「可能是公司政策問題,或者經濟大環境問題。幾年前,我經常覺得是否連個天都不喜歡我,我有種『踢親波都落雨』的感覺,我去到那裏都這樣,做兒童節目,可以全組沒有了;去配音又突然不用我,演戲又不用我,有點被唾棄的感覺,但每一次我拍劇的時候,只是簡單拍一個角色,又好像煙花爆一爆,好像不停地告訴我『不是的,你還可以啦,未至於演到別人不想看你』,除非去到這地步,我就不再演了,所以一直沒放棄演戲這件事。」

效力無綫廿三年,不獲續約時,只收到一封「多謝信」就結束,沒有人跟他聯繫,Gordon說:「不知道是否怕我太火爆會反枱?其實這是很正規的做法,真的不需要跟你交代,who are you?可能有些同事是一年死約、一年生約,還有得交代,但我已沒有後續,所以一句thank you就搞掂你!你說冷漠又得、現實又得,真是沒有錯的,但我嬲唔嬲是另一件事。我第一次離開是失落,第二次離開是失望,但調返轉諗是食之無味、棄之可惜,因為你留下來,你的薪金亦不會再多,因為工作量低,配音組和演員路,最終亦會一樣被cut騷。我說失望,是不要把自己放到這麼大,在公司做了四、五十年的大有人在,不可以說自己在公司二十多年,在公司各部門有些貢獻,就要給你特別優待,沒有的,一視同仁,很公平的,你都是一個員工。」

好過臨渴先來掘井

Gordon坦言在TVB長大,當然只想為公司效勞,「那種不知道何來的loyalty(忠誠),可能真的在這裏長大,由清水灣搬去將軍澳這麼多年,但到了現實歸現實的時候,有其他人找你工作的時候,你要生活就當然要做。」問他離巢有否不捨?「兩年前那次(不續藝員約)是不捨得,但很幸運只『真空』了三個月。」當時他揸的士是兼職,因為第一次離開都要有工作頂住,他說的士這個行業很有趣,是直接出糧,用最快捷的方法解決你當前的生活需要,直至離開TVB前的大半年,他才轉做全職,「我都要未雨綢繆,好過臨渴先來掘井,我不是預知不獲續約,我是預備收入會愈來愈少。」

離巢後,Gordon反而接觸到在外的配音工作,為「開電視」拍節目,「以前是TVB的人,外面的人不敢找你,可能怕申請麻煩;現在還有大大小小的司儀騷,像剛過去的農曆新年,也過了一個肥年。」不過自從揸的士後,他證實了自己存活在公仔箱裏已經夠了,「我戴住口罩,只得眼神,乘客都認得到我。我覺得有開心、有不開心,有時人家怎看你、你怎看自己。本身的士司機行業是沒問題的,但感覺上有點負面,大部分人都為這行業『吸』了個印,覺得司機是低微少少,被人認出有開心的,但調返轉又有點心酸,我不想說高尚或低下,我可能都是一向『吸』了這個印在這行業。現在自己做這件事,都怕別人怎樣看自己,我不排除有些人會覺得,『吓,你現在咁霉呀?』其實很多前輩都說過,你使乜理人怎麼看你,但你不理別人怎麼看你,你不會做演員。你做演員就是想別人看你,我真的參透不了這句說話,可能我未去到那個層次。其實人家沒有說甚麼,也沒有給你看不起的感覺,甚至乎下車時,很多人會叫你加油,很窩心的,但自己開心得來,七分開心,有三分有點心噏,會覺得自己不是沒有學歷,又不是沒有工作經驗,點解呢?」

Gordon育有一對子女,坦言家中有老有嫩要養,開支確實很大,「小朋友開始大,需要花錢,有時候很灰的是,大又問你攞、細又問你攞,你一晚都賺不到這麼多,但已經給了他們,不過都會盡量去滿足他們。其實揸的士,肉體上不辛苦,只是心理上過不過到自己那關,其實要放下那件事,不要把自己放得太高,講真又不是偷不是搶,但不是每個人都像我這樣想,你不要理別人怎看你,但你會理別人怎樣諗你。我應該要控制,不要去理別人怎樣去想,就不是理別人怎看自己。」

對於未來,Gordon始終想做演藝圈的工作,「始終在同一間公司做了多年,如果轉行好像浪費了經驗,的而且確也慶幸在公司的「木人巷」訓練過,要不然疫情時拍下的電影《金手指》和《爆裂點》就很大鑊,應付不了。」他單純喜歡演戲,由第一天也沒想過要大紅大紫,二十多年來都不離不棄,已證明有多真心,「揸的士開通宵更,每朝收工筋疲力盡,但原來自己在公司拍慣通宵劇是訓練有素。我曾經失望,覺得自己好像在同一個地方白活了二十多年,但原來這小小捱眼瞓的技能,證明到沒有白過。」

離開演藝圈,Gordon知道要再演戲是很困難的事,現在只能等待時機,他說:「有就隨緣,若然沒有的話,我就繼續踩着油門,真的腳踏實地,吓吓地板油喎!」

場地:鉄板燒·海賀(The ONE)

姜濤 星級企業大獎2020 MIRROR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