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一次意外痛失台劇男二機會 古天祥難忘被劉嘉玲摑足一晚│古天祥專訪

本地
2022.12.09
撰文:冼麗宜攝影:鍾漢平

whatsapp-image-2022-12-02-at-15-10-28-1

巴拿馬出世、香港長大的西班牙混血兒古天祥,擁有一個很傳統的中文名,他說是中國籍的爺爺幫他改的。他在大專時期已當上模特兒,曾經在十年內拍了超過一百個廣告,甚至到過台灣發展,本可獲得一個台劇男二的角色,可惜因為一個「意外」而錯失機會,之後也經歷了幾次事業上挫折。古天祥直言自己不是沒機會,亦不是沒有實力去做,但命運冥冥中安排就是這樣,曾經失意,不過自從有了太太和兒子後,現在已學懂凡事放輕鬆,隨遇而安。


古天祥讀大專年代,在同學介紹下當上了廣告模特兒,之後在04年加入無綫,拍了第一部電視劇《心慌·心郁·逐個捉》,原來有機會拍劇跟模特兒的身分沒有直接關係,「TVB監製德哥(潘嘉德)是我爸爸的中學同學,他看着我長大,剛考畢業試時,他找我做一個角色,是羅蘭的混血兒孫,我記得他帶我入TVB時說, TVB的人事關係很複雜,叫我不要跟人說,他是我的世叔伯,怕麻煩,叫我跟人說,是因為看到我的廣告才叫我來做,我就銘記於心。第一日上午大家開完大會,已經有同事問我怎樣入來TVB?是不是訓練班?當時馬德鐘、曹永廉也有問我,我就跟德哥教的說;但到下午開記者會,德哥就搶了咪,叫大家留意古天祥,是他的世侄,要多多關照,我感覺全部人都用一個奇怪的眼神望着我,之後對我很客氣,這個經驗很有趣。由這套劇開始,我也可算變了半個藝人。」

whatsapp-image-2022-12-08-at-17-07-43-3
第一部拍攝的《心慌·心郁·逐個捉》,同劇演員還有馬德鐘和曹永廉,他說早前再與二人再合作,大家一見面就如重遇老友般開心。

雖然有監製「睇住」,不過第一次拍劇,難免會緊張,「我沒有演戲經驗,旁邊的演員都是學院或訓練班出身,我當時的戲很差,但全部的TVB同事,都很照顧我,羅蘭姐更教我做戲,我記得有一場戲,我哭不出來,羅蘭姐就過來幫我,用手捉着我塊面,令我有沒有喊也看不出,她真的是一個高手,幫助我這些後輩。拍完之後我也喜歡做戲,覺得可以繼續下去就好,當時有溝通過簽約的事,但那時真的有很多廣告要拍,師兄叫我出外再闖,儲多點經驗,所以之後沒有留在TVB,在外邊以自由身的身分,拍廣告和電影。」

whatsapp-image-2022-12-08-at-17-07-43
《L風暴》做黑社會大佬,不過最後當然沒有好下場。

不過古天祥知道,自己骨子裏真的很喜歡演戲,剛好他拍過的一些電影,有在台灣上映,結果有台灣經理人公司看中,找他簽約,他懂得說國語,於是打算過去台灣發展,但沒想到結局卻有點傷感。「其實我都不想提起,因為太傷心,當時已傾好了一部電視劇,我做第二男主角,那時香港也很流行台劇,自己亦很大期望,已經收了劇本、簽好約,到開拍前幾日,我記得是我的生日,女主角許瑋倫撞車死了,一個我將會和她很熟但又素未謀面的人過身,當時整個劇組都要停工,我在台灣繼續留了一段短時間,沒有工作,因為我清空了整個檔期給這個劇,留在那邊都不知會怎樣,加上臨近農曆新年,於是回來香港。」

whatsapp-image-2022-12-08-at-17-07-43-1
在《賭城風雲》中扮演澳門司警,同發哥有很多對手戲。

之後一直都沒有消息,於是古天祥在香港繼續模特兒工作,行catwalk、拍廣告,突然一日,他收到電話,劇組要他下星期一早上拍攝,吩咐他早點回去台灣,「當時我很愕然,為什麼不早說?因為我不是拿香港護照,去台灣工作要申請工作簽證,之前的簽證已經過期,收到電話後馬上申請,最快也要星期一才有。我問他可不可以延後一個下午或是一日,他說不可以,一定要早上到,我不來就找其他人,之後我也繼續申請我的證件,但最終也是沒辦法,當時我甚至想過博大霧,買了一張機票,去機場嘗試用舊的簽證,希望他們眼大睇漏眼,結果不成功,浪費了一張機票,自己更在機場一個角落飲泣,因為我明白這件事會改變我一生,雖然不知道拍完後會不會紅,但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可以做到一個主要奸角,那一刻對我打擊很大。」

whatsapp-image-2022-12-08-at-17-07-43-2
《大步走》中和陳自瑤合作,扮演她的前度。

結果台劇被換角,古天祥繼續在電影圈打滾,幸運地,他有很多與巨星合作的機會,「我特別要多謝嘉玲姐,當時我拍《2046》,其中一場戲講梁朝偉和嘉玲姐在攝影機面前嗌大交,拍之前王家衛走在我面前,點兩下頭然後走開,之後說準備rolling,我忍不住問究竟我要做什麼,副導演走出來,叫我先食煙,之後等嘉玲姐經過,窒她兩句,當時我在想,究竟要窒她什麼,我不知發生什麼事,之後嘉玲姐經過,我只想到說:『做乜咁勞氣呀?』,嘉玲姐突然一巴打過來,我面都歪了,當時我第一個反應是握着拳頭想還擊,我很嬲但又不敢出聲,尷尷尬尬,如是者保持這個狀態差不多2分鐘,才說cut機再來過;之後第二次,我知她會再摑我,當她摑時,我盡量不做表情,摑完之後導演又說再來。」古天祥說當時心想死定了,看來整晚都要被劉嘉玲掌摑,「但真的要很多謝嘉玲姐,到第三次她不用手摑我,她除了身上的披肩,拍落我的頸上,其實以她的地位和我的地位,我是要整晚要任她摑的,就算被摑至牙甩都不能出聲,但她很照顧後輩,她知道我難受,於是改用披肩來拍,令我不用受那麼多皮肉之苦,拍完之後我走去多謝她,但我忘記她給我什麼反應,不過到這一刻,我都好感激她。」

whatsapp-image-2022-12-08-at-17-07-43-4
在《白色強人Ⅱ》中以全英語對白演出,扮演世界衛生保健組織副秘書長。

另一個想要多謝的,就是發哥周潤發。古天祥很開心在14年有機會,跟他合作《賭城風雲》,「拍的時候我很緊張,要記對白和怎樣做戲,發哥很好,埋位之前,問那個是古天祥?然後走過來主動跟我傾偈,可能他知我很緊張,他代入了我們這種小fans的心態,和他傾完之後,真的舒解了很多。當時很多傳媒採訪這部電影,發哥跟我傾偈之餘,又跟我自拍,令我也受到傳媒的注意,所以我真的很多謝他將我的名氣提升,令人知道我不只是模特兒,還是一個演員。」

whatsapp-image-2022-12-08-at-17-07-43-8
《拳王》中扮演拳手,要騷肌演出兼在擂台上真打,所以特別在拍攝前狂操三個月身型及拳擊。

為了改進演技,古天祥一直都想再找機會入電視台,碰巧王維基想開電視台,他在行家介紹下,簽約到HKTV旗下。「雖然開不到台,但中間他給了很多機會,其中一套《開腦儆探》,跟華哥黃日華拍,大家都叫他火爆華,但其實他很好人,我跟他有很多對手戲,拍攝內心情緒戲時,我做得不好,華哥教我怎樣投入角色去做,怎樣在戲中將情緒發揮出來。」HKTV最終未能開台,古天祥說當時很遺撼,變回自由身的他,又要過那些流離浪蕩日子,之後兩年他去了內地工作,但始終想返回電視台,於是他再向行家探路,終有機會到無綫面試並順利簽約,短短三年已拍超過二十套劇集。「最喜歡的是《拳王》,做一個泰拳拳手,跟主角張振朗對打,他們找我是正確的,之前我在泰國生活了半年,當時我也有打泰拳,公司製作組知道我有打過,所以找我做,不過對我這個年紀,其實有點難,我四十多歲,我看到擂台上除了張振朗,都是二十多歲的,還記得當時導演很輕描淡寫的跟我說,要有六舊腹肌,我大概用了三個月時間,去拿回六舊腹肌給自己。沒有吃飯,只吃雞胸和菜,吃什麼都要走甜,還有做很多運動,但當我知道自己原來可以做到這件事,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證明。」

場地提供:GIOVANNI PINA

姜濤 MIRROR 陳卓賢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