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鮑比達專訪】入行60年做過海城樂隊領班 最驚甄妮鬧人 最欣賞羅文夠體貼 | 20分鐘寫好《新不了情》 力讚炎明熹「要好好take care佢」

本地
2024.05.07
撰文:王志強攝影:洪志富
#鮑比達 大讚炎明熹 「要好好take care佢」 | 入行60年做過海城樂隊領班 最驚甄妮鬧人 最欣賞羅文夠體貼 | 20分鐘寫好《新不了情》 | 明周Shall We Talk

00c

場地:創作割烹Stella (The ONE)

問野風,踏遍幾多長路,方可見到理想都。鮑比達為陳百強創作《疾風》,拉丁節奏融入廣東歌,很特別,香港樂壇就是這樣一個文化大熔爐,香港也是,鮑老師是中菲混血兒,香港出生,香港受教育,五歲學琴,八歲夾band,十四歲入行做樂手,他屈指一算。「那是一九六四年,今年是我入行六十年。」
鮑比達老師走過幾多長路?他十幾歲去泰國做樂手,回港開始做唱片製作人,又去過美國Berklee College Of Music Boston讀音樂,回港做過海城夜總會樂隊領班,合作過的歌手有羅文、甄妮、徐小鳳、梅艷芳、張國榮……數之不盡。問他:「邊個巨星最難服侍?」他賣關子。編曲、作曲、監製歌曲無數,陳潔靈《白金升降機》、林子祥《生命之曲》等等等,接着他到台灣發展,為電影做配樂,包括袁詠儀、劉青雲經典《新不了情》,並寫了萬芳唱的主題曲,成為中港台金曲,為李玟做碟,又與蔡琴合作音樂劇,為○八年北京奧運創作火炬歌《點燃激情 傳遞夢想》。
今年音樂路回到出生地,六月在文化中心舉行《新不了情 — 鮑比達與香港中樂團》,踏遍長路,哪裏是理想都?鮑老師手上戴着不同顏色的玉石戒指,比劃着說:「音樂是我的人生,由頭到尾full of music,是一條很長很長的路……」

鮑比達五歲開始學鋼琴,八歲開始夾band。
鮑比達五歲開始學鋼琴,八歲開始夾band。
早在七十年代,鮑比達找來林子祥做其樂隊的歌手。
早在七十年代,鮑比達找來林子祥做其樂隊的歌手。

73b35201-4558-4821-a242-b0c9448a3873

八歲開始夾band

鮑比達的父親是菲律賓人,玩音樂的,母親是上海人,他五歲開始學古典鋼琴,老師是一位蘇聯女人,他沒耐性練琴,但一考試,大人都跌眼鏡,為什麼彈得那麼好?到了五八年,他八歲,開始夾band,隊友是一個菲律賓家庭的四兄弟,七歲至十八歲。「他們住在我家裏,我們就開始去演出,每晚做兩、三場,坐『嘩啦嘩啦』艇仔過海,港九兩邊的夜總會都有去,港島的Kingsland、Queensland、樂宮、金漢,有時在旺角,那時流行貓王,我的菲律賓朋友唱歌很好,我負責玩敲擊。」
那時他仍是學生,一位美國女士請他們到外國表演,媽媽不准他去,要他留港專心讀書,到了十四歲,父親患病無法工作,經濟出現問題,他就出來工作。「爸爸有很多樂器,我拿個bass來學,就找到一份工,那是一九六四年,今年是我入行六十周年,我在重慶大廈下面一個地方彈band,跟一個很有名的菲律賓人Tony Carpio,即是杜麗莎的 uncle,後來我們去了泰國,跟很多不同音樂人學習,那段時間很寶貴,和一班大師一起工作,被他們罵,被他們執正,我對音樂的態度,由那時一直帶到現在。」
對音樂應抱什麼態度?很難三言兩語說得完,舉例一隊band十六位樂手,最重要融合,應聽誰的話呢?隊中的溝通很重要,他慶幸能邊做邊學,不是只懂得學院理論。

鮑比達、張國榮
鮑比達、張國榮
許冠傑、鮑比達
許冠傑、鮑比達

00b

由Hilton到海城

他在泰國浸了五年,七○年回港,在希爾頓酒店做樂隊領班,彈奏音樂讓客人跳舞。「七三年,我帶一隊七人樂隊,要找一位歌手唱歌,找到一個人叫做林子祥,經他的太太吳正元介紹,我去金馬倫道Astor Hotel見到他在唱民歌,問他有沒有興趣,他加入了我們。」白天他在EMI唱片公司做音樂總監,之前他已在黃竹坑一間唱片公司,做許冠傑、陳秋霞的唱片,翻開七十年代的唱片,就找到鮑比達的名字,Sam Hui金曲《浪子心聲》就是由他編曲。晚上,他在銅鑼灣碧麗宮夜總會做音樂總監。「有一個英國舞蹈團長駐,我負責指揮伴奏,很多外國人跳舞,每晚有兩小時的show,很認真,每十日有不同歐洲表演者來港,很刺激和有挑戰性,所以我的伴奏經驗非常豐富,爸爸自細教我:『你什麼都要做,這樣才會成功。』他對我影響很大。」
做着做着,他對自己的表現感到不滿意,覺得不夠料。「七六年,我決定去讀書,去了美國波士頓Berklee College Of Music進修,顧嘉煇都曾在那裏讀音樂,這間學校是全世界出名的,本來我有機會去洛杉磯做音樂總監,但不夠信心,回港發展,碧麗宮的經理去了海城夜總會,他們記得我,我在海城砌了一個十八人樂隊,香港的演唱會文化由這裏開始,羅文、汪明荃、葉振棠、葉麗儀,我每晚做dance music,做一個演唱會,張耀榮時常坐中間,紅館落成,他將整個概念帶了過去。」
海城時代,哪個巨星最難服侍?「很多。」他說罷又笑起來:「不過我不怪他們,每個人各有特色,羅文最容易合作,他很有藝術修養,很尊重人,會很有禮貌問:『大師,可否再玩一次?』或者會想到樂手累了,讓大家休息一會,其他人不會這樣:『來多次,來多次。』我們不是機器。替甄妮做伴奏時,我會驚,台下觀眾若有人嘈吵,她會罵人,不知台下的是什麼人,我會驚到想躲進琴下面。」最難服侍的只是紅歌星身邊的經理人。

鮑老師做過EMI音樂總監,與葉麗儀合作緊密。
鮑老師做過EMI音樂總監,與葉麗儀合作緊密。
葉蒨文、鮑比達
葉蒨文、鮑比達

a3694fb7-c75c-485f-b4ba-099872b4cb8d

向黃大仙問路向

鮑比達在很多歌星的唱片中做編曲,其中一首代表作,是為陳百強重新編排《今宵多珍重》,將五十年代崔萍原版變成八十年代廣東版。「那時流行Sérgio Mendes,巴西節奏的音樂,我們做音樂,要看整個世界潮流,將西方的東西帶入來,所以除了《今宵多珍重》,我還作了《疾風》、《不》給陳百強,還有林子祥《海市蜃樓》編曲,都是拉丁節奏,當時不是很多人做到。」
鮑比達的音樂有其特色,西化、fusion、帶點中國特色,他自己就是中西文化的混合體。他以前英文名是Chris Babida,現在決定用Bao Bi Da拼音作代替,中文名繼續用鮑比達。
香港的唱片監製喜歡叫編曲人將外國東西照抄,九三年,他開始氣餒,覺得要出去走走。「我覺得很lost,去黃大仙,想問多個人的意見,相士說『向北走』,難道是北京?當時做林子祥、葉蒨文演唱會,監製楊健恩請我再做他們北京站,北京有記者問我:『鮑老師,你要不要留下來?』我說要老闆請我才行,怎知有個老闆坐在後面,他說請我,兩個月後去了北京,他們公司有兩三個歌手,那時北京剛開始發展,連廁所也未發展好,天氣冷我時常感冒,六個月後,我跟老闆說:『我遲些才回來幫你。』」
他心想,不如去台灣學好國語,台北也是「北」。「我在台北努力學習作曲,我在香港也懂得作曲,但未作得最好,台灣市場很開放,人們很有音樂sense,那時我在滾石打工,替他們編了很多歌,不止是歌手,例如李宗盛的歌,還有中樂,我編了呂秀齡琵琶、溫金龍二胡的純音樂碟,我第一個做到中樂樂手都可以變成明星。」

徐小鳳、鮑比達
徐小鳳、鮑比達

(點擊以下圖片放大)

+52

在巴士站寫《新不了情》

那段時期,他創作出代表作 《新不了情》,背後故事很特別。「有一次我出席CASH香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晚宴,那時是八十年代,我見到王福齡老師,一聽到他創作的《不了情》,鋼琴一彈前奏『叮叮叮』,大家都知道是他的作品,我心想,一個音樂人能夠有一首這樣的歌,真的很幸福,我心裏說:『希望有一日我都有這樣一首歌。』我永遠記得這件事,誰知十年後有一部電影,爾冬陞執導的《新不了情》,加了一個新字,是不是很神奇?上天聽到我的心願,好像一個奇蹟。」他負責電影配樂,並要寫一首主題曲,結果他創作出萬芳主唱的《新不了情》,這首歌不但中港台流行,多年來多位歌手翻唱,包括蔡琴、蕭敬騰等。「這首歌怎樣寫出來呢?當時我住在愉景灣,寫了兩首歌,見導演讓他選擇,愉景灣的巴士二十分鐘一班,那天我錯過了十點那班車,在巴士站等,有二十分鐘,趁那些時間寫多一首,怎知開會,導演選了這首,在巴士站寫的這首歌,這是緣份。」
那年香港電影金像獎,《新不了情》獲十二個獎項提名,掃走六個獎座,但電影配樂和最佳電影歌曲都輸了,萬芳《新不了情》輸給梅艷芳《女人心》。「我很失望,我的歌在電台沒DJ認識,算了, 下次再接再厲,怎知去到台北,《新不了情》hit得很緊要,他們說:『鮑老師,你的歌像國歌。』在卡拉OK,二十年、三十年一直紅,去到國內全部人都識這首歌。」
六月初鮑比達和香港中樂團在文化中心演出,主題就是《新不了情》。「我想表達這六十年來,寫了這麼多歌,有些在香港,有些在國內,有些在台灣,放在一起,我平常不開演唱會,剛好有這個機會,第一次和香港中樂團合作,加上有兩個嘉賓,萬芳會唱《新不了情》,另外之前做《風雲創意音樂劇》,遇上胡琳,這次她會來唱幾首歌。」

李玟、鮑比達
李玟、鮑比達
鮑比達、周華健
鮑比達、周華健
蔡琴和鮑比達
蔡琴和鮑比達

00d

力讚炎明熹

鮑比達還有做音樂劇,他在台灣跟蔡琴結緣,介紹他認識果陀劇場,一起創作了不少音樂劇,他由編曲、作曲,再涉足研究混音和製作。「同李玟做了一些外國風格的唱片,Sony找我的,接觸了不同歌手,我自己簽了兩個歌手,在台灣連另類都做,作曲的能力愈來愈強,如果有這個能力,寫一個管弦樂團,都可以寫到出來。」
有段時間,唱片市場萎縮。「全部人都聽MP3,沒有飯食,我的台灣朋友都去了國內,剩下我一個,吓,我就又搬家,去到北京,碰回十幾年前的老闆,他們那時什麼都發展好,他們為一些官方機構工作,我有些朋友說:『二○○八年北京奧運會,你試試寫些歌。』我就快快手,用十五分鐘寫了首歌給他們,那時我有個習慣,要做什麼,畫面很清楚,我會放自己在畫面裏面,去捕捉那個靈感,是一個感覺,○七年我為北京舉行的世界小姐選美作了一首歌,英文歌詞也是我寫的,中文歌名《點燃激情 傳遞夢想》,結果○八年四月三十日,決定用這首歌做傳遞聖火的歌曲,我覺得自己的音樂旅途,好像上天注定,要我寫這些歌。」
鮑老師最近都有留意新一代歌手,其中一位他點名讚賞,就是Gigi炎明熹。「她很promising,一個歌手的方向,她的經理人會影響到她的未來,希望她能夠走出專業、有藝術價值的路,我在電視看到她一次,我對歌手很挑剔,有一次去她的演唱會,我以前去演唱會,一早就知會看到什麼,今次我坐得很定,She really surprised me. She’s really good. 我希望大家好好栽培她,希望她可以成為一位super star,not as a show, but really treasure her as an artist. 要教好她,否則她學壞東西,她不知,她有這個能力,I am happy to see this. 在香港很少見到,八十年代大把,現在不知道了。」
鮑老師語重深長一番話,值得咀嚼,值得細聽。

2a-%e5%be%8c%e6%9c%9f%e5%90%88%e7%85%a7-12

00a

星級企業大獎2020 MIRROR 陳卓賢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