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魯文傑專訪】新任舞台劇帝全裸演出大突破 初入行拍維他奶廣告狂被問候 | 太太細16年有啲擔心 兒子出世即失業絕對徬徨

本地
2024.07.02
撰文:王志強攝影:鍾漢平

00a

場地:Uluru Cafe (灣仔)

藝人要做自己,是難的;演員好一點,本色演出,性格冇得改。前維他奶王子、前兒童節目主持、前無綫演員魯文傑,最近奪得香港舞台劇獎最佳男主角(悲劇/正劇),演的是變態踩界的法國貴族作家,劇名《撒旦狂筆》,他在舞台上有半小時全裸演出。「好凍呀。」性格仍是以前那樣大細路的Simon魯文傑笑。

他的演員路這樣走來:演藝學院學生,拍了維他奶廣告,四眼斯文留學生模樣迷倒觀眾,接着簽了無綫,一邊讀書一邊做《閃電傳真機》主持,繼而拍劇,由主角的弟弟,演到戲分對白漸少的綠葉。「我唔夠進取,這是我的缺點。」離開無綫跳槽王維基的HKTV,卻拿不到牌照,約滿那刻他形容:「真係徬徨過。」那時剛結婚,兒子剛出世,幸好廖啟智介紹他到浸大電影學院教書,又入了海洋公園做talent manager,其實初心仍是演戲,舞台劇演員就在「搵唔到食」魔咒下度過一個又一個難關,包括最大噩夢,疫情封劇院舞台,不過他自我安慰:「喬宏叔在《女人四十》說,猜不到明天發生什麼事才過癮。」很多很多難關,舞台劇界都一一克服了,最佳男主角獎拿在手裏,太太和十歲兒子坐在台下看着他,魯文傑心裏想:「我沒什麼後悔,每一個決定都是自己選擇。」

魯文傑憑維他奶廣告成名,飛到美國演掛念香港的學生哥。
魯文傑憑維他奶廣告成名,飛到美國演掛念香港的學生哥。

00b

飛去美國拍廣告

新出爐舞台劇帝魯文傑,喜劇細胞很強,很多經歷都是用喜劇角度去看,問他人生路有什麼特別戲劇化的片段發生過?有幾個,都是讀書時代。「中五,搭地鐵有個男人跟了我很久,好驚,落車他追住我,那個人叫趙潤勤(陳慧嫻前經理人),他叫我去試音,上到唱片公司,見到蔣志光、張智霖的海報,我唱得好差,他仍想簽我,但我回家後不想簽,家人說騙人。」

另一片段:「中六為成績發愁,在尖沙咀鐘樓望着海,有個印度人走過來說替我睇掌,我沒理他,坐渡輪過去灣仔,剛好演藝學院開放日,報名要交二十元手續費,仲有,收信時信上寫『陸文傑』,不是我名字,很不開心,原來和另一個男生調亂了,就這樣考入了APA。」

演藝一年級,有個師兄叫他去試鏡拍一個廣告,他沒理會,師兄捉住他的手打電話,兩日後試鏡,一見完就獲選中,就是很多觀眾仍記得的維他奶廣告,他飾演留學美國、掛念香港的踏單車學生哥。「下個星期就要飛去美國拍,我這些薯頭什麼都不懂,原來要去Headquarters剪頭髮,自己一個人搭飛機去洛杉磯,拍了一個星期回來,那時學校不准接外面工作,幸好鍾景輝King Sir批准。」

拍廣告的過程都有很多趣事,夾雜不少粗口,拍一個鏡頭,踏着單車抬頭望天,懷念在香港的日子。「導演說:『諗吓第一次XX的感覺。』我做不到,罵得好勁,有一日不讓我吃飯,因為拍攝前我吃了薯片,潛意識中用舌頭清潔牙齒,連續幾次叫停,一堆粗口飛過來:『你今晚唔好食飯!』」

初入行時四眼斯文形象彈起,但戲路受限制主要演主角的弟弟。
初入行時四眼斯文形象彈起,但戲路受限制主要演主角的弟弟。

00c

張國榮叫去試鏡

廣告出街後,反應很好,學生王子形象彈起,媽媽捉住他跟巴士上的大廣告合照,但其實他不知自己拍什麼,演藝學院老師林立三也笑他:「你知唔知自己拍乜?」藝人生涯就這樣打開,三間公司想簽他,亞視、邵氏、無綫,入邵氏跟他見面的是方逸華,但他選擇簽無綫,因為夠穩陣,而且由細看到大,一簽五年,演藝學院是經理人,他一邊讀書,一邊在無綫上班,做了幾年《閃電傳真機》。

還有一個小片段,他至今難忘。「在演藝學院讀書時,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禮在演藝舉行,看到很多明星,我衝出去拍照,用傻瓜機,見到張國榮,他認得我,他看過我拍的廣告,跟我說:『你去找我的經理人,我想你來試鏡。』過幾日去了九龍塘某個地方,試鏡那部電影是《白髮魔女傳》,演張國榮的童年,後來唐寧演了,我很開心,張國榮是我偶像,他是明星。」

魯文傑自問做不到明星,斯文學生王子的形象也維持不到。「熟悉我人都知,我好『呢啡』,我穿波褲背心上學,我想做演員,記得簽TVB第二年,公司叫我轉簽包薪合約,但要離開演藝學院不讀書,轉為全職,我不想,我想讀到畢業,可以說失了機會,但我沒有所謂,做人盡量不要那麼多遺憾,路是這樣的,有順境有逆境,我沒有什麼不開心,繼續做,一直想做一個演員,真的沒有發明星夢。我簽TVB很多人以為我做童星,因為我不高,簽完合約在清水灣路上走出來,碰到關禮傑、劉青雲,他們那麼高,我一開始演主角的弟弟,後來戲分更少。」

初入行的魯文傑
初入行的魯文傑

00j

譚玉瑛睇戲撐演出

在演藝,最感激鍾景輝、毛俊輝的教導,還有林立三。雖然出身於學院,但他給人感覺並不學術派。「我幾落地,以前做《閃電傳真機》主持,不可以打機、講粗口、吸煙,我差不多全部都做,我不是很粗口,監製不准入機舖,後期都沒有入。」

做兒童節目那幾年,逢星期六、日「零八二三」,即是早上八點開工,晚上十一點收工,見同事多過見阿媽,所以感情好得像家人。

第一次見譚玉瑛姐姐,他童言無忌:「我細細個就睇你。」譚玉瑛姐姐板起臉:「你講咩?你講咩?」這麼多年相處,其實最喜歡她性格夠真。「佢好似好惡,其實很好人,有嗰句講嗰句,不用那麼假。」譚玉瑛對他最嚴厲的教訓是遲到,有一次他遲到一小時,回到錄影廠後,全廠人不出聲,那樣才最恐怖,自此他學會準時;做綜藝節目《為食開心果》,肥姐沈殿霞永遠早過其他人,他永遠記得她做的榜樣;譚玉瑛至今仍會捧場看他的舞台劇,支持同事的演出,他心裏感激。一班前兒童節目主持,時常相約家中吃飯聚舊。「去她家中吃飯,在愉景灣嘈到警察上門,查她身份證,她自己落手落腳煮西餐,我們很多人,喝一點酒,嘈到警察上門按鐘。」

《閃電傳真機》那幾年看似「小兒科」,其實都是不錯的戲劇訓練,扮老鼠、麥偵探、怪家庭等趣劇,很多即興演出。「有一次麥長青叫我打開把遮,誰知雨傘裏面裝滿水,一打開淋到濕晒,但要繼續演,我們兩日要拍五日節目,盡量不要NG,繼續做。麥包救過我幾次,又有一次要讀一段資訊介紹台詞,愈NG愈焦急,旁邊工作人員開始不滿:『唔使放飯啦?』我講不到,麥包挺身而出:『唔好嘈啦,我幫你讀。』這個節目的人有這種團結,很感動。」

做兒童節目《閃電傳真機》主持的魯文傑。
做兒童節目《閃電傳真機》主持的魯文傑。
魯文傑畢業於演藝學院。
魯文傑畢業於演藝學院。
在演藝學院巧遇張國榮,衝過去用傻瓜機拍下這張合照。
在演藝學院巧遇張國榮,衝過去用傻瓜機拍下這張合照。
做了《閃電傳真機》幾年,跟譚玉瑛、麥長青、鄧健泓等感情如家人。
做了《閃電傳真機》幾年,跟譚玉瑛、麥長青、鄧健泓等感情如家人。

00k

徬徨時感激廖啟智介紹教書

他由九二年到一二年在無綫,差不多二十個年頭,拍《巾幗梟雄》時很開心。「李添勝監製,一班人有陳法拉、惠英紅,我們住在一間屋,每日開工,換完衫就入去這間屋,大家已讀熟劇本,我喜歡這個氛圍,真的認真工作,很多前輩很厲害,不用看劇本,我演警察黎耀祥那條線,不是很多戲,但過足戲癮。」最近他為ViuTV一齣劇試造型,重遇黃浩然、敖嘉年、黃長興,都是《巾幗》的舊同事,講起舊日趣事,非常開心。另一部潘嘉德監製的《廟街媽兄弟》,跟每位演員合作愉快。「演戲有交流才好玩,有時可能我戲分不多,交乜鬼流?不是嬲,主角在前面演戲,我在後面坐,沒戲可演,不是投訴,但價值一直跌,後來走了。」離開無綫後,過檔王維基的HKTV,拍過《來生不做香港人》等,不幸電視台拿不到牌照,遊行靜坐都做過了,約滿後都要為自己打算,那時他剛結婚生仔。「絕對徬徨,因為兒子剛出生,我沒了預算,完全沒有,連抗議都去過,那時我驚,完了約就變freelance,有些人返去TVB,但那份薪金未必養到BB,真是少錢,公司要養那麼多人,我憑什麼呢?我在TVB學懂演員是不同價值的工具,可能我渣,智叔廖啟智說:『過來浸大幫手教書。』讓我有機會走另一條路,一直教到現在,所以我很感激廖啟智先生。」他現在仍是浸大電影學院導師,最初和田啟文、艾威一起教編劇,後來轉回老本行教演戲,學生之一有謝咏欣,她憑電影《但願人長久》獲金馬獎及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演員。

魯文傑亦有朋友介紹入海洋公園做talent manager,除了教員工做哈囉喂表演,還要用電腦Excel軟件處理編更等行政工作,做了五年。

幾份工作加起來撐住生活,總算度過了難關。「低落的時候,加入那間機構做不下去,真的謝皮,還有人到中年,真的有中年危機,做電視台,還有沒有人找我呢?我做到什麼?我做不到什麼?教書真的幫到我。」

王維基的電視台結束後,廖啟智介紹魯文傑去浸大教戲劇。
王維基的電視台結束後,廖啟智介紹魯文傑去浸大教戲劇。

(點擊以下圖片放大)

+79

太太細十六年

魯文傑一三年結婚,太太是演舞台劇時認識的Pinky梁嘉敏,比他年輕十六年。「很久以前一齣劇《一屋寶貝》,有個女仔幾得意,我都驚別人說我溝靚妹,事實上我大她很多,我試過背部抽筋,以前在TVB拍劇,背部抽筋被送入醫院,有一次跟她去韓國,又發生背部抽筋,行不到路,老婆孭住我返酒店,地上還有積雪,很滑、很大段路,那時覺得命中那個就是她?她是一個不會作狀的女仔,做自己,這個女生很好,我們拍拖不太久就結婚,我年紀都不小,有時都擔心,太太那麼年輕,她會否要見識多點世界?多謝她,很包容我。」

他結婚時四十一歲,太太廿五歲。「我們一起演戲認識,大家話題相近,這樣好一點。」婚後同年,兒子就出生了,他說「嚇死我」,其實很開心。「兒子出生到現在,不是想他讀書多厲害,最重要身體健康,幸福快樂,笑,到現在都是這樣想。」

魯文傑2016年結婚,太太是參演舞台劇《一屋寶貝》時認識的Pinky梁嘉敏,兩人育有一子。
魯文傑2013年結婚,太太是參演舞台劇《一屋寶貝》時認識的Pinky梁嘉敏,兩人育有一子。

眨眼間兒子十歲了,大個仔開始不讓爹哋咀,做了父親之後,他雖然仍像個大細路,但思想定了點,另一邊廂保持童心,希望兩父子相處像朋友,不用裝起老竇款。因為太太年紀輕,他比較着重保健。「我現在吃很多補品,太太買給我就吃。我覺得兒子幾靚仔,樣子不錯,運動叻,因為我喜歡運動,以前入過學界手球隊,什麼球類活動都得,兒子喜歡玩,跟我一樣不喜歡看書,老婆讀書叻,她幫手,我沒想過他將來做什麼,最好大學畢業,做哪一行沒有所謂。」

早幾年疫情,劇場舞台都要關門,他心想死梗了,很幸運,學校可以用視像教學。「起碼吊住條命,有些同學要去做洗車、開小巴,我不是開玩笑,問樓下茶餐廳是否請人,他們說不要玩,我真的想,但他們已經請了人。」

積穀防饑很重要,他很開心做到演戲這份工作,既是上班,也是興趣。「低潮過了之後,有一句說話,我一講老婆就會罵我,『我心中富有。』這句話很老土,當然心中富有也要吃飯,現在OK。」

魯文傑一家三口。
魯文傑一家三口。

00m

全裸演出突破心理關口

另一幸運,去年演出的一齣劇《撒旦狂筆》,讓他在今年的香港舞台劇獎拿到最佳男主角(悲劇/正劇)。「這是一個外國劇本《鵝毛筆》,荷李活曾拍成電影《性書狂人》,時代背景是數百年前的法國,主角寫一些犯禁忌的文學作品,普遍貴族不容許講性變態、性暴力,我從影這麼多年,第一次全裸演出,要突破心理關口,導演是我演藝學院的同班同學,原本心想,幾十歲人什麼都可以嘗試,一直排戲脫剩內褲就算了,直到演出前兩星期,要完全脫掉。『好,來吧。』其實還未準備好,幸好所有台前幕後的支持,當然會不自在,但跟返角色性格是有必要全裸。」

劇中故事講述這位貴族作家,被關在精神病院,禁止寫作,筆也被收了,他就用紅酒寫,紅酒也被收了,他咬爆手指用血寫。「劇情講一個神父逼我脫光衣服,我都有方法寫,再變態一點,用排洩物寫。」在舞台正式演出,要全裸了,心理過程是:「真的豁出去,很坦白,當你進入角色,就沒空想其他,不是角色的東西。」

現在的舞台劇觀眾都很成熟,集中看表演,沒有惹起不相關的話題,《撒旦狂筆》九月在上環文娛中心重演。

香港舞台劇獎頒獎禮那天,他沒有準備得獎講稿,信心一半一半,○八年憑《爆谷殺人狂》拿過最佳男配角(喜劇/鬧劇),一直覺得拿獎與否都不重要,太太和兒子在台下看他,有點語無倫次,很開心黃子華在場支持。近年舞台劇界有不少巨星支持,譬如他早前演過一齣舞台劇《你好,打劫!》,劇團「舞台山莊」的老闆是劉德華。「我們叫他做老闆,他投資,都開心,那個戲有楊偉倫、麥沛東,我和幾個演員一起做,劇團明年又有新劇,他們喜歡將大陸的劇本拿來香港改編,老闆很認真,坐下來看完整齣劇一次,給我們一些很有用的意見。」

戲劇磨練人生,十歲兒子的天份在運動方面,他亦想藉着頒獎禮帶給兒子一個訊息。「一段時間,兒子比賽輸了會不開心,有時會哭,我沒想過一定拿獎,我想讓他知道,如果我落敗,其實都OK,他很害怕比賽,但其實不用,我想他看到輸了的人都很開心,會替對方高興。」

當日看着魯文傑做維他奶之子、兒童節目主持的觀眾,年紀都不小,他現在是這樣的一個老竇,童年現在,一般可愛。

魯文傑憑《撒旦狂筆》奪得香港舞台劇獎最佳男主角(悲劇/正劇),此劇九月重演。
魯文傑憑《撒旦狂筆》奪得香港舞台劇獎最佳男主角(悲劇/正劇),此劇九月重演。
香港舞台劇獎頒獎禮當日魯文傑信心一半一半,沒有預備得獎致詞就上台。結果魯文傑和田蕊妮分別奪得舞台劇獎最佳男女主角。
香港舞台劇獎頒獎禮當日魯文傑信心一半一半,沒有預備得獎致詞就上台。結果魯文傑和田蕊妮分別奪得舞台劇獎最佳男女主角。

00z

星級企業大獎2020 MIRROR 陳卓賢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