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魏秋樺專訪】演《奇女子》奠定麗的花旦地位 魏秋樺遇九七金融風暴險破產

本地
2022.03.14
撰文:Kelly Check攝影:伍敏慧
魏秋樺曾與前男友在越南投資生意賺大錢,之後再在香港買下大量物業,結果九七金融風暴一鋪清袋。
魏秋樺曾與前男友在越南投資生意賺大錢,之後再在香港買下大量物業,結果九七金融風暴一鋪清袋。

已經淡出娛樂圈的魏秋樺近年轉型當歌手,曾經是麗的電視當家花旦的她,在八十年代與前男友在越南投資,從事入口汽車、鋼鐵、木材、發展建酒店及辦展覽會等,生意也做得很大,賺到錢就回港投資房地產,結果九七金融風暴令她幾乎破產,甚至萌生自殺念頭,幸有宗教信仰支持,走過低谷;今年初,其九十四歲母親過身令她傷心不已,她坦言即使媽媽活到一百歲才離開,她同樣是感到不捨。至今單身的她不會憧憬有一段美滿婚姻,反而靠自己的努力及信仰支撐,令她活得更實在。


六十三歲的魏秋樺成長於基督教家庭,家中有五兄弟姊妹,中學畢業後在胞姊鼓勵下投考佳視藝員訓練班,「我在家中排行第三,我自小在教會有參與詩歌班,聖誕又扮演天使,教會每星期會挑選一個團契主席,帶領大家讀經,所以我面對很多人也不害羞,對演戲及唱歌都有興趣,我讀書成績一般,中學畢業本來想去當空姐,考過馬來西亞航空公司,也成功被取錄,不過姊姊見佳視開台,就鼓勵我去投考佳視藝員訓練班,她幫我寫好履歷寄去,當時有二千多人報考,三十人入圍,我是其中一個,媽媽都喜歡唱歌、跳舞及演戲,她也很鼓勵我當演員。」
魏秋樺在佳視訓練班出道,後來憑《流星蝴蝶劍》當上女主角,七八年佳視倒閉後轉投麗的電視,「佳視最初是跑龍套居多,試過飾演女兵,等了十多廿個小時,導演可能覺得不好意思,最後幫我拍了一個鏡頭,就叫我收工,有沒有用這個鏡頭也不知道,我曾經也很灰心,捱更抵夜,日曬雨淋,到底是為什麼?好像看不到前景,想過退出轉行,拍了一年多就當上《流星蝴蝶劍》的女主角孫小蝶、之後又拍了《名流情史》等,可惜沒多久佳視倒閉,更加徬徨,完全不知方向。蕭笙叔在佳視倒閉後,返回麗的電視,他覺得佳視有一批演員及幕後人員都可以用,我是名單其中一人,就跟蕭笙叔去麗的,當時一起過檔的有文雪兒、《貓頭鷹時間》的亦嘉及李剛等,鄭裕玲也是我訓練班的同學,她就去了無綫。」
魏秋樺過檔麗的後,憑《奇女子》奠定其一線花旦地位,她坦言最初對這個角色非常抗拒,「在麗的首套參與劇集是《變色龍》,馬敏兒是第一女主角,我拍到一半約四十多集就寫我死了,因為我要去拍另一部《奇女子》,當時有幾個人去試鏡,也不知為何麥當雄及蕭若元選了我?我從來沒做過這類角色,在佳視時期至麗的的《變色龍》都是演一些楚楚可憐的角色,突然要演一個攻心計兼有野心的奇女子,她是由基層爬上上流社會,最初我不太喜歡,做慣忠,轉做奸,在那個年代會被觀眾罵的,但自己又算聽話,公司叫做就做,沒想到這部戲令我演戲生涯有很大轉變,也將我的戲路拓闊了,我當時二十出頭,也不懂什麼攻心計,多謝前輩指點,這個角色是以狄娜小姐作藍本,有次我在化妝間見到她,她很端莊及有修養,而且很有禮貌,我覺得更加要做好這個角色向她致敬。在麗的及亞視時期比較喜歡的作品有《王昭君》及《歷代奇女子》,時裝劇很喜歡《變色龍》,不過無奈角色早死,劇中演一個溫婉的護士,當年還未有什麼女神,不過這個角色是很多男士心目中的理想對象。」

在麗的及亞視十年,魏秋樺決定轉至台灣發展,憑劇集《一門英烈穆桂英》使她在台灣一炮而紅,更成為賣埠的保證,「八九年滿約去台灣,當時邱德根轉手給林百欣,覺得已經在麗的及亞視十年了,想換環境,又適逢台灣大量招聘香港娛樂圈的台前幕後,工資又高很多,又可以擴大市場,跟我同期過去的劉雪華是北京人,我是土生土長香港人,我的普通話不純正,聽是沒問題,但一定要配音,最初過去也不習慣,人生路不熟,我飾演穆桂英,全部打戲親身上陣,在香港雖然也有拍武打劇,很多時用替身,拍這套劇就好像京劇的刀馬旦,要耍長槍、雙刀及騎馬,導演不喜歡用替身,不用埋位就早上九點開始在場地練功及跟武指學習,是很好的經驗,不經不覺在當地逗留了十年,期間有段時間回來無綫拍劇,九五年古天樂演出的《神鵰俠侶》,我飾演黃蓉,當時心理壓力很大,有無數人演過黃蓉,珠玉在前,中年的黃蓉也有很多人演過,提醒自己要加倍努力,就算不能超越前人,至少也不要失禮。」
八十年代,魏秋樺跟當時的男友在越南投資,從事入口汽車、鋼鐵、木材、發展建酒店及辦展覽會,生意也做得很大,「當時越南仍未開發,我們算是開荒牛,令我賺了很多錢,我將賺到的錢回香港投資物業,小時候受媽媽影響,經常說香港買磚頭是最穩陣的投資,但我買得太多,香港及台灣都有物業,九七金融風暴就像骨牌效應,想過破產,非常灰心,這些都是過眼雲煙,是一個經歷,我外表像很堅強,其實不想讓人看到自己的脆弱,○一年至○三年最失落,尤其是每天日落之後,整個人很沮喪,開始有抑鬱症,曾想過自殺,不斷想怎樣死會沒那麼痛苦?怎樣死會好看一點?因為是基督徒才撐下去,有個信念上帝一定會幫助我,自殺是有罪的,不能上天堂,是正邪的交戰,教會的姊妹,包括明明姐(鄭明明)為我祈禱,給我很多重整財務的建議,最終我沒有破產,因為在台灣唯一一層樓是完全付清貸款,層樓賣出後,可以還清所有債務。」
魏秋樺至今單身,她覺得受父母影響,令她一直不渴望結婚,「跟在越南做生意的男友聚小離多,我又要拍戲,他在越南認識了一個女孩結婚,不過我們分手後仍保持好友及好拍檔的關係,我們不是因為經濟原因分開。年輕時顧着拍戲,又事業心重,錯過了很多機會,我向來也不太渴望結婚,好就好,不好就一輩子痛苦,我父母性格是南轅北轍,舊時代的人不會離婚,媽媽喜歡藝術,爸爸是軍人,經常吵吵鬧鬧,婚姻並不和諧,可能受到他們的影響,覺得不需要結婚,女人要自己獨立,不要憧憬一段美滿的婚姻就是自己的全部,要靠自己的努力及信仰比較實在。」
魏秋樺的母親年初離世,令她感到非常不捨,她覺得自己稱不上是孝順女,「今年年初媽媽返了天堂,雖然她已九十四歲,就算她一百歲走,我也是捨不得,我不算是孝順女,年輕時顧着自己的事業,疏忽了他們,但很感恩父母算是大年紀才離開,沒痛苦地返回天堂,我跟父母不是同住,但住得很近,淡出娛樂圈之後,多了時間陪他們,接他們去飲茶,爸爸喜歡喝奶茶,下午吃件多士,下午三、四點開車跟他們遊車河,四圍去喝下午茶,幸好我有這樣做,不然會更遺憾。」


魏秋樺近年甚少拍戲,她覺得自己體力已不復當年,對拍劇的興趣已不大,「可能是以前拍戲捱壞了身體,以前拍到虛脫,年輕時一星期不睡也試過,期間有少少時間就快速叉電,又回復精神,現在記憶力又差了,要花很大精力去讀劇本,以前看幾次,再跟對手對一次,就可以拍,現在拿到劇本就在家自言自語讀劇本,很大壓力,加上年紀大了,很多角色局限於做人阿媽、阿姨,興趣已不大,電影就間中有客串,日以繼夜拍就不行,我覺得健康最重要,現在喜歡悠閒點,有空就去旅行,跟朋友飲茶。」

姜濤 聲夢傳奇 陳卓賢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