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陳潔靈專訪】與金庸玩show hand 相隔十幾年再開班教唱歌 | 經歷喪夫幸得葉麗儀互相照應 自度音樂向煇哥霑叔致敬

本地
2024.04.23
撰文:王志強攝影:鍾漢平
#陳潔靈 與金庸玩show hand 相隔十幾年再開班教唱歌 | 經歷喪夫幸得葉麗儀互相照應 自度音樂向煇哥霑叔致敬 | 明周Shall We Talk

00c

髮型:Jam Ng / 化妝:Ellen Tam / 場地:FWD House 1881

一切有因有果,人稱Miss Chan Chan的陳潔靈十多年前不再教唱歌,因她當時想學古典鋼琴,但丈夫突然患癌,為了照顧身邊人,學琴和教唱歌的事擱置一旁,丈夫不幸病逝,她想了解何謂生死,因此報讀香港大學佛學課程,現已修至擁有碩士學位。

疫情期間,她重新執教鞭,在灣仔開唱歌課程,對着學生,更加要努力不懈吸收音樂知識,一次去看張艾嘉與香港管弦樂團合作的歌劇《仲夏夜之夢》,見識到一個指揮家的氣場,心想:「如果能夠跟管弦樂團合作就好了。」隨之看到馬友友音樂會,馬友友說:「這一刻,你要做的是listen,用心聽。」她恍然大悟,幾個月後,她就收到邀請,演出今年四月底紅館的《港樂50‧友弦樂聚》,紀念香港管弦樂團五十周年,一切恍如命運安排。

因為與佛有緣,她和查良鏞太太有機會認識,今年金庸百年誕辰紀念,查太送了有查良鏞手抄佛經的《金庸墨蹟》給她,緣份很奇妙。「我以前同查良鏞打過啤牌,是俞琤介紹的。」Miss Chan Chan孜孜不倦修心修身,近期學打乒乓波練氣,學電腦剪片,她時刻以身作則告訴學生,老師都要不斷學學學,學海無涯呀小朋友。

陳潔靈夾band出身,唱英文歌為主,後來單飛轉唱廣東歌。
陳潔靈夾band出身,唱英文歌為主,後來單飛轉唱廣東歌。
陳潔靈夾band出身,唱英文歌為主,後來單飛轉唱廣東歌。
陳潔靈夾band出身,唱英文歌為主,後來單飛轉唱廣東歌。

00a

意大利兩萬人鬥獸場演唱

Miss Chan Chan的前世今生,她是六十年代所謂的書院女、番書妹,讀尖沙咀女子名校St Mary’s,她怎樣發現自己喜歡唱歌?「我鍾意玩!」喇沙男校的學生夾band,找她來唱。「樂隊有些師父,師父又有他們的band,拉了我入去,在尖沙咀漢口道、北京道做替工,做了一個月,被鍾定一發現,加入了New Top Notes。」

她那時仍很年輕,十六歲,在夜店表演,凌晨兩點收工,清早六時上學,根本無法兼顧,未讀完中五就出社會工作,她長大後有興趣讀書,可能是補償。New Top Notes樂隊甚負盛名,有一段時間葉振棠、陳潔靈都在隊中唱歌,鍾定一後來做了陳潔靈的唱片監製,亦做過林子祥、葉蒨文等的唱片。「加入New Top Notes後就真的專業了,那時真的喜歡音樂。」樂隊對她影響很大,接觸到大量歐美音樂,日日唱,半年才放假一次,唱日本的club,後來離開香港到處做騷,去過曼谷、新加坡、意大利。「在Bangkok時很難忘,遇到很多不同東西,遇到一隊香港很出名的女子樂隊,叫做Blue Star Sisters,主音歌手唱得很好,晚晚向她們取經,後來去新加坡,我們已經技術型的樂隊,在新加坡灌錄我們第一張唱片,每晚都爆,觀眾就是來看我們演出,我們樂隊當時每個隊員都非常出色,接着我們整隊樂隊去了意大利,第一個表演的地方是羅馬鬥獸場,真的是Coliseum,不是香港的紅磡體育館,能夠容納二萬多人的Coliseum,接着我們在整個意大利到處旅行,上電視,又跟當地一個很厲害的男歌手一起巡迴演出,那時是七十年代尾,用一輛大貨車,載着音響,到處去登台,米蘭、佛羅倫斯、威尼斯、羅馬,在不同場地演出,接着我回來香港。」

陳潔靈曾屬於New Top Notes樂隊,與葉振棠同隊,鍾定一是她的伯樂。
陳潔靈曾屬於New Top Notes樂隊,與葉振棠同隊,鍾定一是她的伯樂。
羅文和陳潔靈的實力早已獲認同,不同風格的歌曲都能駕馭。
羅文和陳潔靈的實力早已獲認同,不同風格的歌曲都能駕馭。

0d

由西洋畫轉繪國畫

New Top Notes亦曾在中環希爾頓酒店長駐,樓上是蘇芮,很多留學回港的知名人士年輕時看過她唱歌,就是有錢有名那班。

合久必分,New Top Notes後來解散。「我去了世界不同地方,例如參加日本的音樂盛會,遇過很多世界級巨星,那時對我來說,是去面對世界。」有一件趣事,她到日本參加競賽形式的東京音樂節,離奇遇上少女時代的Whitney Houston,當時她的母親參加比賽,有兩個小妹妹跟着她,其中一個很喜歡陳潔靈,常常過來和她聊天,臨走前留地址叫她寫信聯絡,她沒有寫信,很多年後她才知,那個女孩是十幾歲的Whitney Houston,她當時不知,綵排時還叫女孩幫她看東西,不准走開。

陳潔靈後來轉唱廣東歌,推出個人大碟,第一張是華納旗下的《獨坐咖啡室》,鍾定一監製,不久遇到顧嘉煇、黃霑作給她的《星夜星塵》、《今晚夜》和另一首代表作《白金升降機》。「由唱英文轉唱廣東歌,一開始嚴格來說不太適應,因為唱法不同,聽的東西不同,一個繪畫西洋畫的人,突然轉畫國畫,沒有好不好,畫風不同,文化不同,沒有那種氣質,我們唱小調歌曲沒有味道,要慢慢調校,現在廣東歌非常西化,那時我們走早了一步。」

之後她轉到華星,和張國榮有《祇怕不再遇上》和《誰令你心痴》兩首經典合唱歌,又時常一起打牌,她記得張國榮教她:「女人呢,最緊要留返幾個錢喺身,唔好信晒男人。」那些日子,那些友誼,如此難忘又難得。

陳潔靈和張國榮往日本出席東京音樂節。
陳潔靈和張國榮往日本出席東京音樂節。
陳潔靈、林子祥
陳潔靈、林子祥
鄺美雲、陳潔靈、羅文
鄺美雲、陳潔靈、羅文

b6e63927-0f3a-4c11-aad5-97c9cedc2d3d

跟葉麗儀挫折中互相扶持

這次《港樂50‧友弦樂聚》,陳潔靈將會和葉麗儀合作表演一部分,整個主題是向廣東歌致敬,她們會演繹顧嘉煇、黃霑作品,去年煇哥離世,她們已在年尾做過煇黃演唱會,她今次有新的想法:「其實我有個心願,是不是可以透過我和葉麗儀這個組合,透過這麼龐大、世界級的香港管弦樂團,在紅館這個舞台,用不同聲音,新的編排,再一次演繹《星夜星塵》、《上海灘》和其他歌曲,貼近二○二四年的音樂?」她和葉麗儀○九年開始做《三個女人一個墟演唱會》,默契非常好,已多次演繹煇黃串燒歌,她說彷彿為這次演出做了十多年綵排練習。「很開心今次跟音樂總監何秉舜合作,他負責編曲,《今晚夜》唱了那麼多次,估不到再有突破,我在二○一八年個人演唱會,已經突破了,用一段小提琴拉奏的古典音樂引入,很有跳躍感,今次又再重新突破,利用和音編排,是我設計的,給何秉舜聽,他說很喜歡,令我很開心,過去兩個月,我和葉麗儀日日在家裏透過網絡練歌,最初跟她說,有些歌她未唱過,她有點擔心,我跟她說你放心,有我在,一定會令你覺得很舒服,令你覺得很享受,這是我和她的默契。當我第一次聽到,我們那個十幾分鐘的煇哥霑叔作品Medley,我馬上告訴何秉舜,我有點熱淚盈眶,那是我們成長的歌。」

陳潔靈和葉麗儀不止是唱得的組合,亦是兩位堅強女人,陳潔靈○九年經歷喪夫之痛,葉麗儀人生經歷過不少挫折,孫仔患病和要坐輪椅,她感謝陳潔靈和她聊天,精神上給她不少安慰和支持。「我們是好朋友,多數在舞台見面,登台時亦會談談自己的事,她和肥媽Maria,我們三個女人,過去十幾年人生經歷了很多大起大落,葉麗儀患過情緒病和癌症,她的孫仔有事,Maria也經歷過病痛,還有丈夫離世,我也經歷過丈夫過身,我們在音樂歷程,經歷了人生很多不同狀態,不知不覺間互相扶持,怎樣令她走出來呢?都令我自己走出來,大家分享心事時,是很難形容的一種信任,我有時用說話鼓勵她,可能啟發她自己去想出新的方案,I’m lucky to have her. 我很幸運身邊有她和Maria和其他朋友,是人生路上很好的照應。」

(點擊以下圖片放大)

+56

看張艾嘉和馬友友

一個歌手,在管弦樂團前唱歌,幾十個樂手一起演奏加她一把歌聲,技術上有什麼要注意?「驚就唔會,但是要做很多功課,和唱Pop不同,要留意用什麼適合的唱法,管弦樂團全部都是真樂器,氣場好勁,每個樂手都付出畢生努力學習那件樂器,當提琴手一起拉弓時,好齊,是很巨大的能量,不是一個電子樂器能夠嫓美,還有指揮的力量好勁,去年我有機會看到張艾嘉演出《仲夏夜之夢》,指揮正是今次我們的指揮家廖國敏,當時我坐在那裏想:『我有沒有機會跟香港管弦樂團再合作呢?』」她和香港管弦樂團二○一○年合作過,之後做過倫永亮的管弦樂團音樂會嘉賓。「誰知幾個月後真的有機會了,我又看了馬友友來香港的音樂會,看到他們的首席指揮,嘩,他一出來那種氣場,你會覺得是一種澎湃的能量,我還記得馬友友說:『At that moment,你所要做的事就是listen。』聽,全場屏息靜氣,全部人很安靜,專注在那一刻,用耳朵去聽音樂,很多時我們去一個大場地,你會看很多燈光,將你帶離音樂本身,還有樂手的本質,上次在文化中心,這個地方不大,就是聽到管弦樂團每一個人的努力,被那樣東西迷住。我們做歌手,要做多點工夫,跟管弦樂團練習的方法,不像平時跟樂隊練六十小時,他們不會,只會適當地給你一點時間,因為他們是世界第一級樂隊,如果不行的是你,所以要預先做很多功課,對音樂要很熟悉,還要很專注。」

葉麗儀和陳潔靈早已因顧嘉煇、黃霑結緣,即將一起為香港管弦樂團演出。
葉麗儀和陳潔靈早已因顧嘉煇、黃霑結緣,即將一起為香港管弦樂團演出。
陳潔靈、葉麗儀
陳潔靈、葉麗儀

00b

與查良鏞打show hand

陳潔靈幾年前取得香港大學佛學碩士,一切緣起,因丈夫離世,她想了解生死。另一啟發她去讀書的是黃霑,他們做《麗花皇宮》時,霑叔在香港大學寫博士論文研究香港粵語流行曲,她只讀到中學,想考入香港大學,要先讀一個四年的佛學課程,取得優異成績,再去港大旁聽一年,考了三個試,見評核委員會,看成績和交論文才獲取錄,數年前碩士畢業,她想透過考試讀書告訴別人,不論什麼年紀,只要想達成夢想,可以衝破困難。

「還有一個啟發我讀書的是查良鏞,查生對我影響很深,今年金庸誕辰一百周年,我收到他太太送了一本《金庸墨跡》給我,裏面有查生很多年前手抄的佛經,我收到這本書,發覺很有緣份,沒想過金庸手抄那麼多佛經,證明他醉心佛學,研究一絲不苟,聽聞查生都想讀博士學位,他那麼厲害的人,都不停學習。我曾和查生打啤牌、打show hand,八十年代,還有倪匡、俞琤、蘇施黃,我們在金冠酒樓,還去過他家裏打啤牌,在那裏認識查生和他的太太,之後沒有再見,我們不熟,但我好proud,我們那時廿幾歲,是因為俞琤的關係。」

最近,因為朋友,她有機會到查太家中吃飯,查太記得很多年前她曾跟查生玩啤牌,送她一本《金庸墨蹟》,緣份的確奇妙。「她有一次請我和張艾嘉吃飯,所以我看到《仲夏夜之夢》,接觸到香港管弦樂團,問他們有沒有票看馬友友,馬友友是我覺得一世人一定要看一次,想不到真的看到,無憾。」

陳潔靈唱歌風格西化。
陳潔靈唱歌風格西化。
陳潔靈九五年嫁給開夜店的張耀榮,丈夫名字和演唱會之父相同。
陳潔靈九五年嫁給開夜店的張耀榮,丈夫名字和演唱會之父相同。

d402963e-6382-41d1-959d-c2a58fbd001e

重新開班教人唱歌

Miss Chan Chan九十年代開始教唱歌,收過的學生包括容祖兒、Twins、陳寶珠,○○年代中沒有再教,當時她想學古典鋼琴,去了美國學唱歌,回來後打算再教,但家裏有事。「我的husband離開了,我沒有再學琴,接着去了學佛,沒有時間教學生,疫情期間困在家裏,大家的情緒都有些負面,當時我想,音樂有治療作用,又遇到一些朋友說很想唱歌,為何我不重新教唱歌?我教的班叫做『Singing In Unison』,和諧,音樂怎樣緊扣生命,我的學生有些是想學唱歌的小朋友,有些是大人,工作繁忙想減壓,碰巧找到一個地方在灣仔,教了三年,每星期教四至五日,我想跟學生分享,怎樣透過音樂,找到他們的聲音和特長,了解他們的inner voice,內心聲音就是自己的情緒,讓他重新檢視自己、發現自己。」

上課時她拍下學生唱歌的短片,因此要做很多後期剪接工作,這是她正在學習的東西,以前她學打太極,近年跟教練學打乒乓球,這項運動讓她練體能、敏銳性、速度、穩定性、反應和集中力,有時和她一起打波的有倫永亮,但她主要聘請教練一起練波,她視自己為唱歌教練,教練和教練切磋,又可以幫她改善教唱歌的方法,陳潔靈就是這麼認真的一位女子。「學什麼都是學習用腦,學唱歌最重要耳朵好,但要先打開腦袋,打開你的思維空間,然後用腦袋指揮你的肌肉,令你進入狀態,我覺得也是一種冥想,in a way。」

華星年代,陳潔靈曾嘗試超型豹妹造型。
華星年代,陳潔靈曾嘗試超型豹妹造型。
合唱歌《千個太陽》將葉德嫻和陳潔靈拉在一起,並合作開演唱會。
合唱歌《千個太陽》將葉德嫻和陳潔靈拉在一起,並合作開演唱會。
九十年代樂壇大合唱,劉德華、林憶蓮、陳潔靈、倫永亮齊齊錄音。
九十年代樂壇大合唱,劉德華、林憶蓮、陳潔靈、倫永亮齊齊錄音。

00c

陳卓賢 聲夢傳奇 MIRROR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