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陳展鵬專訪2】受太太和女兒影響 由老正變輕鬆男人

本地
2022.11.15
撰文:王志強攝影:洪志富

00b

2016至2017年是陳展鵬事業取得成就之年,之後他希望繼續帶新鮮感給觀眾,避免被看厭,幸好過去四年他的家庭生活有大轉變,一八年與藝員同事單文柔Phoebe結婚,一九年三月誕下女兒「小豬比」陳諾瑤,現實中身份的轉變,帶給他很多新衝擊,連帶令他演戲時也發揮出新的感覺。

今年他到內地拍《香港人在北京》,太太和愛女陪他一起北上開工,期間享受家庭樂,也讓三歲幾的女兒第一次離開香港。

「囡囡第一次坐飛機,很開心,她時常說想搭飛機,只見過天上有飛機,上到機有點緊張,緊張得來大膽的,她喜歡刺激的,我教她按着鼻哥『反壓』。雖然疫情未完,但盡量向好的方面去想,很久未搭過飛機,小朋友又未見識過外面的世界,到內地拍劇可以有之前未拍過的畫面和場景,有很多好處。整個旅程寓工作於娛樂,又去旅行,當然有很多細節問題,譬如擔心小朋友身體不舒服,又要安排她的飲食,她是小朋友,不知道爸爸正在工作,爸爸做嘢為先,有時她覺得很悶,為什麼時常留在房間,要安排很多玩樂給她,太太又沒有工人,向好處想,就是難得有機會一家三口獨處。」

父女感情大有進步,他貼出來的生活短片很搞笑,展鵬逗囡囡要抱抱,囡囡請他食檸檬,觀眾看到陳展鵬輕鬆的一面。

「小朋友不會做戲,是一瞬間,你想再拍多條片,她不讓你拍就不讓你拍,亦是這種真,感動到很多人。」

這次北上工作,他亦順道到訪太太在寧波的家鄉,探望一下家人和親戚。

太太的影響

陳展鵬形容自己是舊派人,以前不習慣將私人生活、家庭、工作上不開心的時刻,放在社交平台。「這幾年整個世界變晒,自己都希望與時並進,嘗試跟人share多些東西,原來一個小朋友,可以令我身邊很多朋友開心,最重要小朋友也願意和鍾意。」

他的心態轉變,受太太影響是其中一個原因。「太太始終比我年輕,她是九十後,一接觸智能電話已很活躍,有些東西我要慢慢學,我鍾意不斷學習。」

太太慢慢改變他的另一點,是以前堅守「少說話多做事」的原則,但現今年代是否只可以「少說話多做事」?「有時有自己看法和意見要發表,以前覺得『忍一時風平浪靜』、『清者自清』,這些金句一定對,但是否要死守?如果有意見要發表,對事不對人,絕對可以發表,亦不用擔心被人抨擊,就當作評論,這些心態我都用了幾年去改變,有時我想寫,但寫完又delete了,這方面我都要慢慢找方法去適應。」

(點擊以下圖片放大)

希望有第二個小朋友

陳展鵬和太太都持開放態度,隨時歡迎第二個小朋友來臨,最好笑的是,家中最想添小孩的是女兒小豬比。「我自己都學習緊,吓,三歲小朋友竟然咁想要?她不止要個小朋友陪她玩,她想照顧那個小朋友,這個大家姊咁犀利嘅?如果我咁有緣份帶個弟妹給她,我會很開心。她一個星期起碼講三、四次,最好笑她說:『如果爸媽不生,我生。』她有一日擺了個BB公仔入肚,她說生BB,她有時看短片怎樣照顧BB,我和太太看着她,不知好嬲定好笑。」

因此他和太太會努力,他自認在婚姻中是初學者,最難是人與人的關係,做了丈夫,做了父親,他認識自己更多,過程中很多新事物要學,工作上亦令自己更上一層樓。「現在演的角色,演老公、爸爸,不可以演小鮮肉,二十歲是回憶,家庭中經歷支持我演到這些角色,否則就沒有味道。」

女兒快要讀幼稚園K1,找學校等事宜,他說:「邊個讀書叻,邊個這方面強,邊個話事。」太太單文柔在英國讀過大學,陳展鵬自問不夠她高學歷,因此交由太太處理。

少說話多做事

訪問結束,陳展鵬和太太單文柔很恩愛地到樓下餐廳撐枱腳。

拍照期間,單文柔飾演助手的角色,很少出聲,拿手機替丈夫拍照,方便遲些在社交媒體上使用,展鵬又鼓勵他向攝影師詢問怎樣用手機拍照拍得更好。

「有很多function要學習怎樣用,問攝影師就最好。」

這對夫婦一舉一動很有默契,不用很多說話,兩人就明白對方想什麼。做這個訪問,看到陳展鵬有一位低調稱職的太太,也看到他怎樣做一個少說話多做事的老公。

場地:Angel & Devil

00e

陳展鵬以前比較正經,俗稱老正,說什麼都不苟言笑似的,四年前他娶了參加港姐入行的單文柔,是他口中的「九十後太太」,三年幾前做了父親,有了囡囡小豬比,家中兩位年輕女性把他融化了,逐漸變得識搞笑。

早前他在社交媒體分享和女兒的生活短片,展鵬蹲下來叫女兒抱抱,怎知道小豬比不理會他,選擇衝向媽媽。

「以前的我會諗,個女唔睬我,走咗去,仲po出來?會不會好戇居?現在沒所謂,看的人開心就得嘞。」

這天訪問他穿了橙色外套來拍照,太太在旁邊打理衣服和留意拍照效果,幸福先生要chok沒難度,要笑亦笑得甜絲絲,他希望新劇《超能使者》讓觀眾認識自己抵死搞笑的一面,一年推出四套劇的他最關心:「希望觀眾不要看厭我。」不用擔心,穿橙色衫的他頗fresh頗young。

父親是消防隊目

陳展鵬的童年在紀律中長大,父親是消防隊目,對他的膽量和男子氣概要求頗高。「例如帶我去海洋公園玩,坐海盜船,我覺得離心力令我很辛苦,他就教我怎樣雙腳撐着地,克服那種辛苦。」

他是家中獨子,一個人悶,對着牆壁練乒乓球,練出好球技,由校隊打到青年隊

初時出去比賽他時常輸,怎樣克服,反過來打贏?「要諗通,模仿別人怎樣打,跟住試過贏,角力比賽原來是這樣,慢慢提升到實力。」

入了港隊後,他最遠代表香港打到印度英聯邦運動會。「那時恒生銀行很好,贊助我們很多年,那時很有自豪感,考試測驗可以稍遲補考,去了比賽回來先,好像為學校增加光榮感,又上電視。」

做運動員深層次的進步,不是贏或輸那麼簡單,而是知己知彼,內在的提升,和比賽時怎樣克服自己缺點,和欣賞別人的優點。

做乒乓球員,一星期練波三、四日,放學全日練習,星期六又練波,星期日打比賽,如是者四、五年,十幾歲的他不想只是這樣,反而被五光十色的娛樂圈吸引。

在亞視開竅

中學畢業後,他沒有選擇做運動員,選擇了入無綫訓練班學做藝人。「演戲開頭一點也不吸引我,那時我完全不看電視,會聽歌,間中有看電影。」他坦白說,考訓練班的好處是不用看學歷,主要看外型,唱歌、演戲、做節目,可以由零開始學起,亦令未夠二十歲的他見識了很多東西。

演過一些沒人記得的小角色後,一次唱卡拉OK,被音樂人蘇德華發掘,推薦給寶麗金簽約,歌已錄好,但寶麗金被環球收購,他成為犧牲品,計劃中的EP未出就解約。

這時他才真正明白自己很多東西都未學懂,輾轉之下入了亞視。在細台的好處是,差不多台前幕後不同崗位,他都有機會試做,不同類型的節目都做過,幾個人坐着窄小的車子,到四川汶川地震災區做資訊節目。

觀眾翻查資料最記得,陳展鵬到台灣和日本拍旅遊節目,瞓身博命幾乎露股。他笑:「那時已講體驗,日本浸溫泉不准圍毛巾,我就赤身去體驗,如果圍毛巾就是拍節目,所以就有所謂幾乎露股,不是博命。」

令他拍劇真正啟蒙開竅的,他要感謝製作人楊紹鴻,找他拍《愛在有情天》,與前輩陳秀雯配成一對。「他們逐個鏡頭話我點樣唔得,逐個鏡頭教我演,那時我完全不知演戲是什麼,只懂模仿前輩扮有型,連什麼是進入角色都未懂。」

曾勵珍看中他戲路寬,把他挖到無綫,他由奸角、配角,一直增加戲分到成為男主角。

拍感情戲恐怖感來襲

陳展鵬這次拍《超能使者》,突破位是演得貼地,他飾演一位深水埗腳底按摩師,比較縮骨貪錢,亦有少少鹹多多趣的搞笑位,角色突然得到停頓時間的超能力,最初想利用超能力賺錢,但中間經歷過生離死別,整個性格有大轉變。

他和早在《城寨英雄》建立默契的監製文偉鴻再合作,動作之餘,拍至中段沉重的生死感情戲,他突然經歷一種恐懼感來襲。「可能過於入戲,內心突然覺得很恐怖,很想離開錄影廠,從來沒試過有這種感覺。」

由於要拍停頓時間的超能力,拍攝時甚高難度。「時間停頓時我在游走,拍攝時要用high speed,拍出來是慢動作,所有臉部表情和動作很清晰,燈光要打得很光,我的動作要做得很快,講對白、臉部表情都要控制得好,如果眨眼眨得多,拍出來會很奇怪,其他演員都要配合,行快行慢,萬一對不到焦點,所有事情就要重新來過,這次拍動作戲最累的是腦袋。」

他最記得拍此劇時,正值疫情高峰期,他要通街走,只能靠着專業和初心頂下去。「拍劇幾個月,每天只睡三小時,得唔得?意志贏晒所有嘢。」疫情通街走,回到家裏有小朋友。「驚㗎,就好像做消防員,危不危險?危險。有時要講執生,當然衛生要做得好足。其實那段時間,可以拍到劇,可以開工,不用手停口停,是另一種幸運。」

希望再有突破

《超能使者》是陳展鵬今年第四套劇,之前有《鐵拳英雄》、《童時愛上你》和《黯夜守護者》,還未計回歸劇單元劇《母親的乒乓球》,他最擔心觀眾把他看膩。

「睇厭咗,好難返轉頭,這是我這幾年要面對的問題,很多觀眾看着我成長,很多角色都演過,出街時間很被動,演員控制不到一年播幾多部自己演出的劇。我希望每次尋求一些突破,譬如演警察,演過十幾套警察,還可以怎樣演?每年都有一兩部劇演警察,由臥底、上天堂、落地獄、便裝軍裝都演過,對自己都有很大難度,但因為自己很喜歡這行,亦希望有進步,希望跟之前有些不同。」

難得這次被選為台慶劇,原來他對上一部台慶劇已是七年前的《張保仔》,那年他憑皇帝愛新覺羅一角候選視帝,在無綫「親生仔」之中呼聲最高,結果輪給外援黃秋生。之後一年,他主演的非台慶劇《城寨英雄》爆紅,年尾他憑此劇成為視帝。

00j

 

聲夢傳奇 姜濤 星級企業大獎2020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