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薛家燕專訪】花名鬼喳五 父母反對同圈中人拍拖 | 婚姻破裂因奶奶從中作梗 胰臟出事女兒辭職回港照顧感動爆喊

本地
2024.04.09
撰文:王志強攝影:鍾漢平
#薛家燕 花名鬼喳五 堅毅克服難關 婚姻破裂因奶奶從中作梗 | 登台走紅彈起做11套戲女主角 父母反對戀圈中人 | 明周Shall We Talk

mtxx_mr20240410_021926366

場地:FWD HOUSE 1881

有家燕姐就有開心事,她三月三十日生日,開開心心一家人去韓國旅行。她又記得,今年是七公主結拜六十周年,很想約齊七位姊妹一起慶祝。

「我花名叫做『鬼喳五』。」她是七位之中最吱喳、最喜歡熱鬧的五妹,負責為各位帶來歡樂,的而且確,由八歲開始做童星,拍粵語片、青春歌舞片,然後登台唱歌,和黎小田一起做《家燕與小田》,她是出色的entertainer。

直至三十多歲嫁給商人石保慶,婚姻不如意,遇上人生最大挫折,她彰顯活得比你好的精神,復出演《真情》好姨,以至《皆大歡喜》十字步,Captain Nancy的額頭能量寶石,開家燕媽媽學校教小朋友表演,現在不少新星港姐都是她的學生,連孫仔Julian都偶然在社交平台一起娛樂大家,八歲入行的「鬼喳五」傳承有道。「我為自己感到驕傲。」由童星到現在仍孜孜不倦的藝人不多,薛家燕的人生故事帶給觀眾的不止娛樂。

薛家燕是粵語片時代的玉女,經常上雜誌封面和推出大量明星相。
薛家燕是粵語片時代的玉女,經常上雜誌封面和推出大量明星相。

mtxx_mr20240410_022004785

「我係雪茄煙」

薛家燕自小家境不錯,爸爸做公務員,是京士柏區長,後來又調到負責東頭邨。「我為什麼讀諸聖堂呢?因為就在京士柏,又近家裏,爸爸認識校長,我由幼稚園讀到中學。」她喜歡唱歌表演,爺爺七十大壽,在彌敦道瓊華酒樓包了四層樓,最高一層有大戲表演,家燕被選中表演給爺爺看,用了二十八日學習折子戲《貂蟬拜月》,賓客之中有余麗珍的丈夫李少芸,還有另一製片家薛兆璋,看到家燕表演後觀眾掌聲如雷,覺得她有觀眾緣,當時粵語片興起童星熱潮,正好開拍電影《七兒八女九狀詞》,有當紅的馮寶寶,還有王愛明、蕭芳芳、陳寶珠,加多一個薛家燕,和演父母的羅劍郎、余麗珍做家人,家燕八歲第一次拍戲,這幾位公主因此結緣。「我開心到不得了,一日只有十元,但我很乖,叫我哭就哭,叫我笑就笑,導演都很喜歡我。」難得的是,隔鄰廠正開拍另一部戲,梁醒波正在開工,見到家燕一個小女孩在唱歌,問她什麼名字,甩牙換齒的她答:「我叫雪茄煙。」波叔大讚名字改得妙,他拍的電影《人頭審皇帝》剛巧有個童星生病,臨急要小朋友頂替,波叔說不如找隔鄰的「雪茄煙」,於是,童星家燕有機會一日踩兩組戲,還見識到任劍輝、吳君麗、林家聲、靚次伯等大明星。

七公主
七公主
薛家燕年輕時
薛家燕年輕時

mtxx_mr20240408_180226189

七公主中的鬼喳五

製片都喜歡找家燕妹妹拍戲,薛爸爸卻反對,認為她要專心讀書,媽媽覺得她有天份,吵到爺爺那裏。「爺爺以前做官,喜歡鑽研命理,他算一算我的八字,跟我爸爸說:『你要栽培細麗(家燕乳名),她將來會揚名四海。』」這個小女孩自此早上五點起牀走圓枱,練功架,然後上學,放學後習芭蕾舞,做個多才多藝的童星。

她自小認識寶珠芳芳等,感情很好,那時流行結拜,好像有八牡丹、九大姐、十大導,於是結義成為七公主,依次序是馮素波、沈芝華、陳寶珠、蕭芳芳、薛家燕、王愛明、馮寶寶。「這些叫做埋堆,一起團結做一些事,互助互利,馮寶寶的父親馮峰想拍一部電影,不如拍《七公主》。我們很多時互相請教怎樣穿衣,有時唱歌跳舞,個個都鍾意我出現,我名字叫『鬼喳五』,最多說話,帶給大家很多歡樂,如果我不出現,一班人很靜,『快啲叫鬼渣五嚟。』我一來,一班人就嘻嘻哈哈。」七公主亦有分享少女心事,家燕暗戀男班長,其他幾姊妹都知,但當時星媽出名嚴,不准女兒拍拖,特別不准跟圈中人談戀愛。「寶珠媽、芳芳媽、寶寶媽、家燕媽一出現,第一來捉人,不准拍戲超時,第二很注重道德,穿低胸一點都不敢。我們的形象是玉女,否則被人寫『肉女』,我們有很多學生影迷,車票的膠套全部套住我們的明星相。」

薛家燕造型上搞新意。
薛家燕造型上搞新意。

mtxx_mr20240410_022104059

星馬登台走紅上位

七公主那個年代,薛家燕跟着芳芳寶珠,演妹妹角色,未升上女主角位置,有一年星馬娛樂商請她去隨片登台,認為她是後起之秀,能唱能跳。「怎知我去到,戲院商說我不行,批評我拿咪高峰的手勢也不像樣,我很失望,但請我的老闆對我有信心,讓我留下來跟樂隊練歌一個月,練唱當時流行的The Beatles歌曲,跳A-Go-Go,再去見戲院商,他覺得不錯,可以排期上,第一

個星期只有八成觀眾,但原來年輕人很喜歡 A-Go-Go和結他live band,覺得我一晚隨片登台做七個節目,很抵睇,又有《孫悟空三打白骨精》,小麒麟和我一起做,西班牙舞、花傘舞,一天走兩間戲院,第三個星期爆棚,在新加坡做一個月,馬來西亞人知道,立即邀請我們隨片登台,隨《姑娘十八一朵花》和《廣播皇后》,前者和陳寶珠、呂奇合演,後者和尹芳玲、曾江合作,排期半年全部爆棚,那時星馬是粵語片最大的市場,接着是越南,然後是美加,粵語片商覺得我有市場,所以我在一九六七年星馬登台後,回來香港一接十一部電影,都是做女主角,那是我人生的轉捩點。我在新加坡練歌一個月,老闆將錄下的歌推出一張唱片,也賣出四十五萬張,街上點唱機都在播我的歌,開心到不得了,對我來說是苦盡甘來的經歷。」

七十年代初,粵語片式微,芳芳和寶珠去了美國讀書,日本唱片公司Victor來港揀蟀,當時陳美齡和歐陽菲菲在日本很紅,看見薛家燕baby face,日本人喜歡,簽了她到日本受訓做新人。「這是我學習的機會,那時日本歌舞很厲害,怎知去了訓練,半年都未出到唱片,他們很嚴格,第二次再續工作證時,兩個日本經理人陪我回港,爸爸看見是男人,覺得不對勁,萬一追了這個女兒,他怕我嫁日本人,我爸爸是英軍,跟日本人打仗,不讓我到日本發展。」

《家燕與小田》做足四年,黎小田曾追薛家燕,但薛的父母反對她跟圈內人拍拖。
《家燕與小田》做足四年,黎小田曾追薛家燕,但薛的父母反對她跟圈內人拍拖。

mtxx_mr20240409_215033164

和黎小田歡喜冤家

當時她在星馬仍紅,應邀去巡迴,她覺得在日本受訓半年獲益良多,對台風演繹把握得更好,她回港又遇到另一個高峰。「麗的邀請我做一個綜合性節目,一小時,叫我找拍檔,他們介紹陳百強,他在音樂方面很厲害,作曲彈琴又靚仔,但我覺得要有一點搞笑,才可以令一家大細都開心,我看過美國一個節目《The Sonny & Cher Comedy Hour》,兩夫妻主持,老公負責搞笑,老婆穿得靚靚,偶然見到黎小田主持節目,我和他童星時代已認識,但很少跟他玩,他很頑皮,四處玩又沙塵,他是樂隊領隊,中英文流利,肥頭耷耳很搞笑,又不會搶我鏡,找他做拍檔。」她就將在星馬登台、日本學回來的東西,放在節目中,觀眾覺得薛家燕脫胎換骨,《家燕與小田》一做四年。

她認為自己事業總要經過艱苦,才遇上一個高峰。「人生往往要你走過崎嶇的路,當你遇到挫折時,不要畏縮,繼續努力接受挑戰,過到這個關,原來會更上一層樓,我的例子就是這樣。」

她和黎小田初時是歡喜冤家,小田囂張不肯排舞,家燕趁機整蠱他。「我叫他扮海龍王子,他說沒空排舞,我另找丁馬卡度做主角,安排他演另一個角色,化妝時他看看鏡子,奇怪問:『點解我咁似一隻龜?』我話係呀,出場游去一邊就可以,他好嬲,不過現場拍爛手掌,因為他真的似海龜。」

後來黎小田看到她的優點,開始追她。「但是我爸媽很反對我和圈中人拍拖,之前有個同學于洋,又輪到黎小田,我心想:『大劑,不如不做《家燕與小田》。』我感覺是時候認識意中人,因為我廿八歲了,應該拍拖結婚生子。當時我轉了去做錄影帶,朋友介紹前夫我認識,他在美國,我問他有沒有看過我的電影,他說沒看過,我認為這個對象很好,他不認識薛家燕,他喜歡我的真人,不是因為我的名氣。」

她和這位從商的圈外人石保慶拍拖三、四年,八四年結婚,當時她三十多歲,那個年代屬於遲婚。「因為我媽媽患上重病,她想看到我結婚,所以那段時間想,不如結婚吧,希望能沖喜,亦希望媽咪不用擔心我。」

+50

 

奶奶從中作梗

想不到婚後才遇上人生最大衝擊,婚姻並不如意,丈夫有第三者並離家,丟下她和兩女一子不顧,至九五年離婚。事隔那麼多年,她回顧這段婚姻:「其實我先生本身不是那麼差,可能是受他媽媽的影響,他媽媽有四個兒子,妒忌心很重,很想兒子陪着她,所以有很多事,她從中作梗,令我心裏很不舒服,很簡單一件事,例如我和先生因為一些事爭吵,爭吵完,我回房間,他遲些回房間,本應兩夫妻牀頭打架牀尾和,怎會有個媽媽入去我們房間,將被子拿去客廳,跟兒子說:『今晚瞓客廳。』其實她想我們不和。我為先生學烹飪,學了一年,什麼菜都懂得煮,由熱葷到主菜到甜品,每一日我都問:『你幾時返來?我煮美食給你吃。』但他竟然說:『我不回來吃,我鍾意在外面吃。』我心裏很難過,丈夫的媽媽可能有一個妒忌心,這些心態很要不得。」

後來,她發現丈夫有第三者。「很傷我心,因為我真心真意愛他、愛家庭,跟他一起的是他公司的女職員,傳給別人聽又唔好聽,我心裏很難過,我亦都有跟奶奶講,我說收到一些信,應該怎處理,我奶奶說會處理,原來她另開一間公司,給那個女職員和我先生,她在中間做這些事,那段時間我很辛苦,我亦跟奶奶講:『那個是你的兒子,我們已經有三個小朋友,你不應這樣做。』她很愕然,她說為什麼我會知道,她又開另一間公司,那時我們正在吃飯,她一味否認,我說聘請了私家偵探,拍了一些證據,問她可否看看,她直接放下筷子,走入房拿銀包走出去,沒有再回來。」之後丈夫更離開家庭,丟下妻子和三個小孩不顧。

家燕等了丈夫三年。「我的朋友說:『你不要等了,如果他不愛你,也愛那些子女。』我心想,他連子女都三年不見,這個人值不值得我去等呢?我是不是要想辦法求生存呢?」

mtxx_mr20240409_220053246

一九八四年薛家燕嫁給從商的石保慶,一九九五年離婚。
一九八四年薛家燕嫁給從商的石保慶,一九九五年離婚。

攬住女兒大哭

那段時間困擾了她三年,「左三年,右三年」這首歌她含淚而唱,然後她嘗試做地產和保險,但並非她想像般易做。

天無絕人之路,無綫長劇《真情》已拍到二百多集,要加入李司棋善姨的妹妹好姨,編審陳寶華看到周刊寫薛家燕離婚,請她見見面。「我穿到成個好姨那樣,穿套裝又戴黑超,我怕別人說我不像明星,我問多少錢,二千元一集,拍十多二十集,心想不拍了,擔心三個子女沒人照顧,推了。」

另一日惠天賜和斑斑結婚,她去飲宴,碰到黎小田。「他問候我離婚後怎辦,又說我早應嫁給他,很真誠說可以幫我,我說起無綫找我拍《真情》但人工太低,他說為何不找Ben Chan陳灌明,他是無綫藝員部高層,以前是我們《家燕與小田》的資料搜集員,一轉頭就見到陳灌明,經他解決了問題。」

大女珊珊九歲,非常懂事,知道媽媽想出去拍劇,但又擔心沒人照顧弟妹。「我告訴她媽媽需要錢,我要養大他們,但又沒時間看他們的功課,珊珊跟我說:『媽媽,你去拍吧,弟弟妹妹我幫你看着就可以了。』那時我立刻抱着她哭了,她只有九歲,已經懂得跟我分憂。」

結果好姨一角令薛家燕人氣急升,可說紅過未嫁前,那時她仍用call機,開工時不斷震,不斷有人找她工作,廣告、登台,周星馳《食神》都找她演出一角。「最記得遇到一班後生仔,都說:『好姨,我哋支持你。』可能他們媽媽在家中說,這個好姨離婚,有三個小朋友,我們支持她,香港人很有同情心,我復出是為了生活。」《真情》拍了一千一百多集,四年多真的入屋了,她經歷過人生艱苦,事業又去到另一個高峰。

%e5%b1%8b%e4%bc%81%e4%ba%ba-3

薛家燕和仔女、新抱和孫仔。
薛家燕和仔女、新抱和孫仔。

孫仔好錫嫲嫲

她那麼勤力,都是為了三個子女,原本讀政府學校,每月學費四十四元,她想子女能升讀外國大學,轉到國際學校,每月學費萬多元,過多兩年加到八萬元。「以前我自己開車,眼瞓就摑自己,入廠時別人問我,為什麼你的臉那麼紅,因為我一路摑自己。我感謝主,給了我機會,觀眾也給了我機會。」

之後她拍古裝加時裝《皆大歡喜》,合共七百多集,每個星期到廣州、東莞等地登台搵真銀,創出獨門十字步,一直帶歡樂給觀眾。

最抵錫的是她三個子女,六十歲那年,她胰臟出問題入院做大手術。「大女珊珊原本在荷李活經理人公司William Morris工作,她說一定要回來照顧我,我說不用,她在美國發展那麼好,她說 :『工作我可以再找一份,但媽媽我不可以再找一個。』嘩,聽到我流眼淚,她真的辭職回來,打理我的工作,所以現在她是我的經理人。」

二仔Jackson結了婚,為她生了個乖孫。「我的孫仔真的很可愛,遺傳了我的細胞,一播音樂他就跟着我的動作跳舞,他很有我心,前幾日我感冒睡着了,他放學回來就找嫲嫲,我嫲嫲今日不太舒服,我旁邊放了茶杯,他馬上說:『嫲嫲,你飲啖茶啦。』真是很乖很乖。細女珠珠港大碩士畢業,家燕媽媽很為三個子女感到自豪。她開了家燕媽媽藝術中心,最初蝕住做,想不到捱了多年後,真的培育了演藝新一代出來,包括《聲夢》的Yumi鍾柔美、Sherman潘靜文、《造星》出身的雲浩影、2021年港姐冠軍宋宛穎。「我自己是自小訓練,演藝學院要讀完中五才有資格入,不如我開一個藝術中心,訓練小朋友,讓他們發揮所長,將來可能是他們的終身事業。」當年八歲入行的薛家燕,一直孜孜不倦做到現在,她活出的人生,其他遇上逆境的女性也有可以借鏡的地方。

mtxx_mr20240409_215856773

MIRROR 陳卓賢 星級企業大獎2020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