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當年今周】孖乳牛賀年 鍾楚紅回味拍戲苦與樂|1997年2月7日

本地
2024.02.05
撰文:文嘉龍

1997年2月7日

whatsapp-image-2024-01-29-at-1-35-58-pm於97年《明周》的牛年賀年封面,找來鍾楚紅(紅姑)與可愛的乳牛應節登場。當時已經六年沒有接戲的紅姑,宣布息影後的她,享受另一種新生活。80年開始拍電影,從影十一年的演藝生涯,紅姑曾因為拍戲捱到不支倒地,患上腹膜炎要入院開刀,休息十日又再開工;拍戲生涯有苦有樂,她最慶幸獲得一班知心好友。

總結「做牛做馬」的拍戲歲月,紅姑說:「回想起來還彷彿是昨天的事。剛開始不接戲的時候,常常發惡夢驚醒,醒來了,才發覺自己退休了,不用趕去開工了。」


紅姑鍾楚紅79年參選港姐而入行,翌年正式加入電影圈,91年開始停產,到94年正式宣布息影。停產六年後,紅姑應《明周》邀請拍攝97年的賀年封面,紅姑與可愛乳牛同場拍攝賀年照片,非常應節。面對乳牛拍檔,紅姑亦說起她在電影圈「做牛做馬」的日子,「已經六年沒拍戲了,但回想起來還彷彿是昨天的事。剛開始不接戲的時候,常常發惡夢驚醒,醒來了,才發覺自己退休了,不用趕去開工了。」

whatsapp-image-2024-01-29-at-1-35-16-pm-1 whatsapp-image-2024-01-29-at-1-35-16-pm-2 whatsapp-image-2024-01-29-at-1-35-16-pm-3從影十一年電影生涯,紅姑的第一部電影,是與劉松仁合演的《碧水寒山奪命金》,接着與周潤發合演的《胡越的故事》,迅即在電影圈竄紅。紅姑說:「拍戲的時候當然辛苦,但又有很多值得回味的事。可能因為我開朗樂觀,很容易笑到卡卡聲,工作人員都很疼我。」

拍《刀馬旦》的日子,湊巧地,鍾楚紅和林青霞、葉蒨文(沙麗)都住在新世界的酒店式寓所,每天紅姑都駕着小房車,接載兩位漂亮拍檔往片場。紅姑和沙麗,總愛帶着大包小包的食物「萬歲」,兩人更會看着食譜,還一邊指手劃腳,交換烹飪心得。「我和沙麗合得來,是因為同樣愛家、愛動物。每逢在外地看中一些廚具,我們都會買給對方。」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大紅的鍾楚紅,片約不斷,經常同時有七、八部戲在手,而且部部擔正。紅姑說:「有一段日子,真是拍到全無知覺,隨時隨地都睡得着。如果拍檔是瑪姬(張曼玉),她會把我要說的對白唸給我聽,我便依着說,鏡頭一完,就算站着也會睡着,瑪姬便會扶着我。」不過,忙得昏天暗地的日子,如果拍檔身邊人是周潤發,紅姑就覺得自己也不算太慘了,「因為他比我更慘,但他也挨得過來,雖然結果是挨病了。」

被送醫院全無知覺

whatsapp-image-2024-01-29-at-1-38-45-pm-1 whatsapp-image-2024-01-29-at-1-37-08-pm紅姑與發哥這對好拍檔,兩位同樣渴睡的人碰在一起,只要地下有榻榻米,是沒有客氣與禮讓的。紅姑笑言:「發仔好卑鄙,明明是我先睡,他卻推開我。有時候一覺醒來,臉上被蚊蟲咬得一點點紅色,補點粉又埋位了。當時年紀小,換了是現在,在那種環境怎睡得着!」紅姑說,從前做明星沒有那麼幸福,除了在邵氏片廠開工或是拍古裝戲外,一般都是自己動手化妝、梳頭,更遑論有保母貼身照顧了,「以前拍戲沒在合約上訂明有九小時休息,如果你表示不滿,就說你沒有演員道德,但當日就是這樣純,一點也沒計較。」

當時年紀輕輕的紅姑,喜歡享受風馳電掣的駕車樂趣,但當半夜收工回家,卻往往累得把車子駛在路旁養神,結果一合眼便沉沉睡去,直至第二朝才醒過來駕車回家。一鼓作氣的紅姑亦有倒地時,「當時我已經有好幾天覺得發冷發熱發燒,但因為趕戲,也沒有時間找醫生,只服一般的止痛藥,曾經試過一天吃二十多粒。後來,在開工的地方附近隨便看了醫生,醫生說是感冒。可是,有一天,我在家中暈倒了。」原來,紅姑患上了盲腸炎,因為太遲發覺,盲腸穿了,變成腹膜炎,「我被送院時全無知覺,醫生說我當時的臉色是紫青色的。如果我不是挨得,早點看醫生,就不會弄得這麼嚴重。手術後休息了十天左右,便繼續開工。」

紅姑的肚皮上從此多了一條小小「拉鏈」,「經過這麼多年,疤痕已經很淡了,當然不影響穿比堅尼。」死裏逃生,紅姑明白生命可貴,大條道理減產和推戲。91年停產的紅姑,當時與相戀7年的廣告界才子朱家鼎,在美國舉行婚禮,在她婚前兩、三年,拍戲量已減至每年一、兩部。紅姑除了學懂錫身,連駕車速度都大減,「以前我去接他(朱家鼎)下班,他無論多累也不敢睡,緊張得一額汗,寧願跟我交換位置。現在嘛,他問我為什麼這樣錫身?」

息影開始第二生命

紅姑拿過不少最受歡迎獎項,最佳女主角獎則只拿過一次,問她可感到遺憾?「沒有,我知道自己拍的是什麼電影。」紅姑深明「沒有從前怎會有現在」的道理,她認為,電影帶給她的,除了豐富了她的生命,還有更寶貴的東西,「我儲到很多友誼。好像瑪姬、沙麗、發仔夫婦,這些朋友是一生一世的,不論我或是他們去了外地,也會惦掛着對方,互相寫傳真和通電話問好。」

告別影圈後,紅姑說,的確有種「開始了第二個新生命」的感覺,「這是從前努力的成果,我現在好開心,有好家庭、好朋友,最近家裏還增添了兩名成員,是兩頭來自喜瑪拉雅山的長毛貓,是在愛護動物協會領養的。大的那頭四歲,叫 Robusto,意思是最肥的雪茄,又名肥仔。牠愈肥愈懶,上了樓上就不願下樓,常常把人用的洗手間當作是牠的沙盆;小的那頭像小公主,才五個月大,牠是白色的,而且走起來彈彈下,所以叫Ping- Ping(乒乓),可能因為牠們來自高山,所以不吃魚,只吃雞肉。」

紅姑和朱家鼎都愛貓,遇上合適的還會繼續收養,但這畢竟是「別人的孩子」,問她何時才打算添個小寶寶?紅姑說:「我去外地旅行一個月,單是想起家裏的貓便牽腸掛肚,要是做了媽媽,實在難以想像如何放得下孩子再出遠門。」

婚後多年維持「二人世界」的紅姑,07年遇上人生最痛,朱家鼎因大腸癌病逝,紅姑為圓曾是虔誠天主教徒的亡夫遺願,遂接受領洗成為天主教徒。痛失至愛的紅姑,多年來一直有不少圈中人游說她復出,但紅姑仍然不為所動,繼續致力於環保與慈善活動。即將踏入64歲的紅姑,孤身一人依然活得精采,過着養尊處優的生活,閒時與好友共聚,活得逍遙。去年11月,紅姑與好友到高雄朝聖Coldplay的演唱會,紅姑還大方與粉絲拍照,被網友誇讚為真正的凍齡女神。

聲夢傳奇 星級企業大獎2020 MIRROR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