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王雙駿專訪】讀男拔萃被踢出校 由信差做起到唱片監製 | 和梅艷芳睇波輸賭 同謝霆鋒林海峰男人的浪漫

本地
2024.02.27
撰文:王志強攝影:鍾漢平
#王雙駿 讀男拔萃被踢出校 由信差做起到唱片監製 | 和梅艷芳睇波輸賭 同謝霆鋒林海峰男人的浪漫 | 明周Shall We Talk

00b

髮型:Stone Cheng / 化妝:Kris Wong / Stylist : Yee Li / 服裝:Doublet from Lane Crawford、Gone Archive from SOLO / 場地:電笠

草蜢的跳舞音樂,梅艷芳的《I’m So Happy》,謝霆鋒的《玉蝴蝶》,何韻詩的青山大樂隊,陳奕迅與 The Duo Band,Juno的暗黑專輯,由創新、流行、大hit到另闢蹊徑、突破樽頸,要靠音樂人的異想,勇於嘗試,互相砥礪。

王雙駿,對香港樂壇貢獻不少,以前是染金毛冬菇頭的男生,現在是留鬚戴帽的潮叔,看來很cool,其實很健談。

由讀男拔萃走堂被踢出校,在佐敦寶靈街唱片舖打躉,做藝能娛樂公司office boy,藝人助手仔,杜自持的左右手,到草蜢的監製,同梅艷芳睇波賭牙骹,往昔故事他娓娓道來,這條路,全靠他有一個喜歡想東西的腦袋。

「我年紀小小就諗,我看到的紅色,跟你看到的那個紅色,是否一樣?」

最重要有身邊朋友的扶持,王雙駿3月在會展舉行音樂會,謝霆鋒、Juno幫手,柳應廷、李駿傑、吳林峰及The Duo Band等演繹,很多個腦袋,會有很多個異想世界。

王雙駿做過梅艷芳唱片監製和演唱會音樂總監,還一起睇波賭牙骹。
王雙駿做過梅艷芳唱片監製和演唱會音樂總監,還一起睇波賭牙骹。

00a

被男拔萃踢出校

王雙駿讀小學時看見制服隊伍步操,很想加入銀樂隊,但媽媽不准。「她一個女人要看着三個仔,我爸爸行船,長期不在香港,屋邨仔接觸音樂的機會不多。」

到了中一、二,和兩個表哥去band房亂玩,沒有正式訓練,幾個朋友一起夾起band來。

他初中讀男拔萃,但他自稱名校之中的頑皮學生。「我唔返學,

升上中學時整個人的轉變很大,突然覺得世界有很多東西很吸引,不想讀書,不想留在學校,雖然我比很多人幸福,學校已經很大,佔整個山頭,但經常走堂。」

外面有什麼吸引呢?現在回想起來,他說,可能有點蠢,可能有點悶。「一個人坐巴士遊車河,我鍾意諗嘢,無無謂謂東想西想,年紀很小已經會想:『我見到這個紅色,和你見到那個紅色是不是一樣?』」

王雙駿上台攞獎。
王雙駿上台攞獎。

一個天生的思想家,讀書成績滿江紅。「學都唔返,邊有成績?跟着已經被踢出校,讀了兩年男拔萃就沒有讀,去了讀私校。」

真正喜歡的是音樂,課餘夾band,還認識了在disco打碟的朋友,開始聽不同種類的音樂。「那段時期對我來說很豐富,音樂養分就是那時吸收回來,星期六日租band房,有些朋友開唱片舖賣黑膠,我在那裏打躉,朋友比我大十年八年,聽他們說現在英國流行什麼,一起聽最流行的音樂:David Bowie、Depeche Mode、Duran Duran、Culture Club、日本的安全地帶、The Checkers,覺得音樂的世界很大,流行文化的世界很大,很着迷,音樂和時裝都很有趣,整個人像一塊海綿,吸了很多東西,現在回想起來,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那時他留下最多腳毛的地方,是旺角信和,佐敦寶靈街的寶靈商場,朋友的唱片舖就在那裏,他放學後就去打躉,那裏是他音樂生命的搖籃。

王雙駿為陳奕迅及Duo Band監製唱片《L.O.V.E.》,曾奪台灣金曲獎最佳專輯製作人獎。
王雙駿為陳奕迅及Duo Band監製唱片《L.O.V.E.》,曾奪台灣金曲獎最佳專輯製作人獎。

00c

由信差做起

讀完書,第一份工做信差,他形容好像命運一早安排好,打開報紙,唯獨看到某一格,聘請辦公室助理,不如打個電話去問一問,約了見工,他記得是星期五,然後星期一就上班。

那間公司就是藝能製作公司,神推鬼擁,將他送了入音樂圈的入口處。「同我見工的那位叫做Kitty Lam,行內很多人都識她,是一位很資深的演唱會製作統籌人物,我很幸運,入了一間好像遊樂場的公司。」

一開始他只是負責送信,但因藝能做演唱會、藝人管理、拍戲、音響燈光工程,很多東西等着他去玩,有時藝人上來,都很nice,好像一個大家庭,返工完全沒有壓力,他把信件送好後,到處問有什麼東西可以幫手,公司覺得這個小朋友肯學,願意給他一些額外工作。

王雙駿為容祖兒創作編曲監製過不少歌曲,包括《跑步機上》《黃色大門》等。
王雙駿為容祖兒創作編曲監製過不少歌曲,包括《跑步機上》《黃色大門》等。

「有一個很深刻印象,1989年左右,日本的西城秀樹來港開演唱會,藝能製作,公司叫我負責照顧樂隊,嘩,當然𦧲飯應,很開心,一放工就去幫手,去酒店接樂手到紅館綵排,看完之後送他們回酒店,過程中看到日本人的專業,他們做事很整齊,所有器材都有label,用printer印出來,樂手枱面樂器和mic擺放高低,有助手mark好尺寸,樂隊一埋位就啱位開工,我看到目瞪口呆。」

這些畫面深深印在這位少年的腦海中,現在他開演唱會,負責樂器音響的公司都知他很講究,連一個拖板也不能放上去,讓他早一日去研究布陣,他與樂手要有眼神接觸。

做了八個月辦公室助理,藝能將他調了去做藝人管理,職位是

Talent Coordinator,即是保姆助手。

「好像跟音樂沒有關係,千萬不要這樣說,想深一層有很大幫助,我現在做的工作,大部分時間要 deal with artists,那一年讓我知道藝人是什麼一回事,他們的難處在哪裏,他們的舒適區在哪裏,怎樣讓一位藝人發揮得最好,因為藝人面對的事情,和我們平常人不同,我學到怎樣令藝人在最舒服的情況下,無論錄音也好,做演唱會也好,總之讓他們少一點煩惱,那一年讓我學到那一些。」

那年他認識了很多藝人,包括李克勤、譚詠麟,一年後,公司開拓唱片部,上司知他玩音樂,問他有沒有興趣轉過去,順理成章就開始了音樂人的生涯。

方大同、林夕、王雙駿
方大同、林夕、王雙駿

(點擊以下圖片放大)

+35

叫杜自持起身返工

王雙駿在音樂圈有很多位伯樂,一開始跟杜自持學做監製,他是行內大師父,很厲害的音樂人,亦很惡。

「一個那麼有才華的藝術家,當然有些脾氣,不過認識他這麼多年,他只罵過我一次,那次因為遲到,當時做草蜢1995年第一個紅館《三人主義演唱會》,我去了染頭髮,沒想過要弄這麼久,糟了,時間到了,但走不了,唯有遲太到,一到紅館就慘了,慘不是被罵,而是破壞了自己個牌匾,當然被人罵,但不算很嚴重,幸好我儲了一些credit,當然值得罵,但到現在只是那一次。」

做杜自持的徒弟,他自問師徒關係不錯,觀察力比較強,平日工作在師父身邊看,不會在他忙碌時問長問短。「我們住在同一區,每一日我會去他家,叫他起身,他載我返工,晚上載我回家,我通常留待回程時,問他剛才工作的問題,他會詳細回答。」

人稱Carl叔叔的王雙駿(右),和何韻詩等組成青山大樂隊。
人稱Carl叔叔的王雙駿(右),和何韻詩等組成青山大樂隊。

他試過攞大假,跟師父去學做演唱會,其實是貼錢貼假期去學東西,那次是倫永亮演唱會,很高興看到兩個大師合作,趙增熹、Terry Chan都在樂隊中,在小朋友眼中,那是All Star band。

「他給我一些總譜,我負責分譜,把總譜分成一份份不同的譜,以前全部手寫,抄譜過程中學到東西。」

另一位影響他的音樂人是楊振龍,他和杜自持是好朋友,曾一起開錄音室,做了不少林憶蓮歌曲。「杜自持是well-trained的音樂人,楊振龍不同,他是打碟DJ,對跳舞音樂觸覺很強,我在他身上學到另外一些東西,跳舞音樂是什麼?聲音是什麼?怎樣攞聲?和他在錄音室用最多時間搵聲,他很瘋狂,為了搵個聲,所有東西拿出來試,兩大堆module機,用幾小時去找一個聲。」

他常說草蜢是他的根,第一張全張大碟監製,就是草蜢《三人主義》,那時草蜢由跳舞組合,轉型為創作型組合,王雙駿跟他們合作緊密,碟內十首歌以外還有一些短音樂間奏,聽起來像概念大碟。

「錄音時像開party,很多朋友來探班,歌裏有些人聲,是朋友客串錄的,有時錄音室隔鄰有誰,就請過來幫手,記得有巫啟賢、趙學而,我們叫做『做吓嘍囉』。」

王雙駿和陳奕迅等
王雙駿和陳奕迅等

00m

同梅艷芳睇波賭牙骹

他和蔡一智後來組成製作公司Double C Music Group,因此接到草蜢的師父梅艷芳的唱片來做,她有幾張唱片,如《I’m So Happy》,獲讚帶出梅姐新派一面,王雙駿功不可沒。

「我們叫她阿姐,我用fans的心態去做,當你真正認識她之後,很佩服她,很細心又很大膽,很願意俾機會新人,她用行動教我,一定要俾機會新人,她甚至讓我做紅館演唱會的音樂總監。」

那是2002年的《極夢幻演唱會》,他難忘跟梅姐在台下聊天的時刻。「有一次在朋友家的露台,和她聊起自己的dream house是什麼模樣,她說一件趣事,以前幻想睡在玻璃屋,可以看到月亮星星,後來真的擁有了,下雨就糟糕,睡不着,理想與現實的距離就是這樣。」

梅姐喜歡睇波,尤其迷碧咸,王雙駿和她有一段難忘往事。「適逢2002年,韓國和日本舉辦世界盃,我們正在做巡迴演唱會,去了美國東岸,時間剛好相差12小時,有一晚英格蘭對巴西,我喜歡巴西,她是英格蘭迷,我們相約在酒店大堂睇波,還有團隊其他人,她穿一件英格蘭7號球衣(碧咸),我穿一件巴西6號球衣(卡路士),她說如果英格蘭贏了,她要我飲一枝紅酒;如果巴西贏了,她就要飲一枝半白酒,她知道我滴酒不沾,我答應她,不知哪裏來的勇氣。」

結果……巴西2-1打敗英格蘭。「結果她還欠我一枝半白酒,她知道有一天,如果我們重逢,我會追討……她是我這麼多年來,其中一個很掛念的人。」

王雙駿和Juno、謝安琪製作有故事性的《The Album》等幾張唱片。
王雙駿和Juno、謝安琪製作有故事性的《The Album》等幾張唱片。

35d65902-c17f-45c9-aba6-bec693680cb3

與霆鋒度過19歲生日

3月王雙駿將會在會展舉行《HATS ON 音樂會》,請來謝霆鋒做表演嘉賓,近年香港人較少機會看霆鋒表演,這次王雙駿問他,他二話不說答應。

「沒有問任何東西,OK,我和他這樣溝通,他是一個很有義氣的人,對朋友很好,我們之間有一個默契,以前一起做唱片,他都不會問那麼多,很信得過大家,又是男人的浪漫,我們不說那麼多。」

王雙駿曾為霆鋒監製《玉蝴蝶》大碟,亦憑此拿監製獎,他回想當日製作這張唱片時,有很多難忘故事。

「首先唱片公司很好,因為我很大膽,我說我可不可以在別的地方錄音和做混音,當時的CEO李進和A&R Director江港生,我很少可以和唱片公司高層講音樂,他們可以,從音樂角度出發,他們很明白,用他們的方法幫我爭取到預算和聯絡方法,讓我去日本做後期,幫我聯絡想找的人,我覺得做得很幸福。最近我因為這個音樂會,聽回以前做的東西,聽到《玉蝴蝶》大碟時,我感動到流眼淚。」

王雙駿做梅艷芳2002年演唱會音樂總監。
王雙駿做梅艷芳2002年演唱會音樂總監。

音樂人和歌手有很多互相依靠的時刻,當中的感情很難割離,霆鋒在唱片公司叫做阿仔,王雙駿認識他時,他18歲。「他踏入19歲那一刻,我和他一起過,因為我們一齊做一個表演度過生日。」他會不會和霆鋒一齊打機?「我不打機,我要等他打完機,才錄音。」

至於Juno,他們會一起研究爆腸血腥的cult movie。「我和他的溝通方式是講無聊話題,有時會『互大』,我和他做了一首歌《情感的廢墟》,想做回90年代的感覺,他問我:『你得唔得?』我話:『我有咩唔得?』就用番那些聲,我根本就是90年代入行,甚至找回那些人來彈。」

他監製過林海峰多張唱片,兩人音樂以外,會一起搞裝修。「或者一齊研究舊車,有時同霆鋒睇結他。」

梅千嬅、王雙駿
梅千嬅、王雙駿
和填詞人黃偉文有不少合作,組成近20多年廣東歌的曲詞寶庫。
和填詞人黃偉文有不少合作,組成近20多年廣東歌的曲詞寶庫。
林家謙、王雙駿
林家謙、王雙駿

幸福小故事

王雙駿很謙虛,聽他說由80年代到現在的故事,遇過很多幫過他的人,他一直感恩,以前的幸福感,他希望繼續帶給新一代歌手和聽眾,跟Jer柳應廷、李駿傑、吳林峰等合作,互相啟發,他希望,自己年少時,經歷過幸福的成長過程,新一代將來亦有幸福的小故事,說給別人聽。

1559db4b-a50e-4aac-9b9c-7369af0c69f8

陳卓賢 聲夢傳奇 姜濤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