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張鳳妮專訪】因拗柴參加港姐 大馬老公追到香港誠意打動 | 專心湊女價值觀大轉變 3個女長大復出喜獲讚賞

本地
2024.06.11
撰文:王志強攝影:伍敏慧
#張鳳妮 因拗柴參加港姐 大馬老公追到香港誠意打動 | 專心湊女價值觀大轉變 3個女長大復出喜獲讚賞 | 明周Shall We Talk

00a

張鳳妮相隔廿八年再拍劇,在《家族榮耀之繼承者》演羅嘉良細太太,引來不少讚美言詞,第一讚她凍齡,第二讚她演戲仍出色,她由馬來西亞回港做訪問,感謝觀眾和傳媒對她仍愛護有加。

「我要多點熱身。」她一邊拍照,一邊希望擺甫士自然一點,很快就進入狀態了,提醒她:「你係港姐喎。」她瞪大眼睛:「一九八七年的事喇。」細數同屆港姐:冠軍楊寶玲、亞軍李美鳳、季軍林穎嫺,還有中途退賽的邱淑貞。「個個都仲好靚呀。」有些女性靚得來高不可攀,張鳳妮勝在觀眾有親切感,拿最受佳麗歡迎獎,之後在TVB拍了多套入屋劇集:《餐餐有宋家》、《天地男兒》、《他來自江湖》,雖然她九八年嫁到大馬後息影,但多年來早午晚重播仍可重溫她的演出,觀眾時常讚:「鳳梨係靚得隨和。」

這次訪問,三女Ally跟着一起來,原來正在英國讀大學,放暑假不跟同學玩,喜歡陪着媽咪,記者跟她閒聊,很開朗和有家教的女孩子,不枉鳳梨廿八年前作出人生抉擇,嫁去簡單樸素的馬來西亞專心做主婦,讓小朋友有個良好的成長環境,選擇人生方向,影響一個人如何走出自己想走的路,張鳳妮有她的想法:This is my choice。

張鳳妮一九八七年參選港姐,這是初選時的泳衣。
張鳳妮一九八七年參選港姐,這是初選時的泳衣。

00b

因扭傷腳而選港姐

張鳳妮在不同的人生交叉點,做了理智的抉擇,一直帶着她走上不錯的路,總括來說,驚濤駭浪的歲月少,風調雨順的日子多,心裏感恩。畢業後做秘書,一九八七年,因為一件小意外,毅然決定參加港姐。

「因為我的腳在地鐵屈親,要打石膏,四、五個月才可以拆掉,公司說,第一個月可以停職留薪;第二個月可以停職,但只有半個月薪金;第三個月可以停職,不過無薪。醫生說我要坐四個月,三個月後,辭職沒做,因為天天坐在家裏,天天看到港姐宣傳片,可以去布吉島拍外景,那是港姐第一次出外景,很吸引,就試試報名。」

那年無綫亞視的選美鬥得如火如荼,泳衣設計得非常少布,她的印象亦深刻。「現在很多男觀眾都說不單止口水流,鼻血都流,那時我們自己佳麗都覺得:『吓!要開始不吃東西了。』那時我們個個都戰戰兢兢,都好驚,那件泳衣真的大deep V,旁邊那麼大個窿,站也站得直一點,怕領口跌下來穿崩,很害怕,但個個都這樣穿,報了名沒有辦法。」

結果她贏了最受佳麗歡迎獎,即以前的友誼小姐,是否真的如外界所想,性格屬於「人畜無害」?「我係,到現在都是人畜無害那種性格,不單止是那時,我對人友善些,不算很主動,認識了之後,我會將心比心。」

當年選美實在是盛事,她選完港姐,有機會到外地參加國際選美,一次到日本參加國際小姐,拿了民族服裝獎,一次到芭堤雅參加全國際小姐,拿了最上鏡小姐。

張鳳妮參選港姐時
張鳳妮參選港姐時
張鳳妮贏得最受佳麗歡迎獎,獲何守信頒獎。
張鳳妮贏得最受佳麗歡迎獎,獲何守信頒獎。

b240530a098

沒有令黃霑簡而清失望

由選美到簽TVB做藝人,並不是順利接軌的,在她的記憶中,有一刻猶豫過,期間要感謝兩位前輩,他們已不在人世了。「一位是霑叔黃霑,一位是簡而清,簡而清是我剛選美完出來不久,他說:『你的眼睛識得演戲,在娛樂圈有機會,應該可以在這行發展。』當時我還未決定簽不簽TVB,選美完一定要履行一年港姐合約,然後,有一段時間不可以亮相別的電視台,也不可以有任何曝光,我問簡而清,他說:『你的眼睛有點像鄭裕玲,懂得演戲。』然後他介紹我認識霑叔,霑叔說:『你可以試試,

給自己幾年時間,你有potential,我看到你說話,和跟別人聊天時的眼神。』因為他們,我決定未完成港姐合約,就跟TVB簽了三年,我想跟他們說一聲:『我沒有令你們失望。』雖然我沒有大紅大紫,但是,我在TVB九年,經歷了我人生,算是一個心願,讓自己嘗試想做的工作,亦被觀眾接受,我不介意做綠業,也不介意做第二女主角,開心的是觀眾給我的feedback,都是正面的,他們覺得我不是走靚女路線,都懂得演戲,我已經很開心,很想告訴霑叔和簡而清兩位前輩,他們給我的意見,我接受了,也沒令他們太失望。」

她在TVB拍過不少入屋劇集,例如處境劇《同居三人組》、《餐餐有宋家》,這套劇現正早上重播,又拍了周星馳經典劇《他來自江湖》。「我和萬梓良最多對手戲,譬如引誘他的牀戲,毛巾跌落地。我和周星馳在《歡樂今宵》合作較多,有一至兩年我和他做拍檔主持,我諗我激到佢嘔血,例如講搞笑謎語,我將謎面謎底都幫他講晒出嚟,他望住鏡頭講:『俾你講晒啦。』。」

觀眾最記得她演《天地男兒》,她自己最記得《黃埔傾情》和《血濺塘西》,分別要到上海和澳門拍攝。「兩個完全不同的角色,一個很剛強硬朗,女中豪傑;另一個為了家庭,為了老公,可以忍辱負重,老公外面有女人,她都可以擔起整個家。」

張鳳妮代表香港參加泰國舉行的全國際小姐,贏得最上鏡小姐。
張鳳妮代表香港參加泰國舉行的全國際小姐,贏得最上鏡小姐。
TVB時期的鳳梨。
TVB時期的鳳梨。

b240530a090r

去馬來西亞薪金三倍

九六年,又是另一個人生交叉點。「因為我八七年簽約無綫,九六年就快要十年了,公司高層搵我去傾續約,我問:『咁快攞老人金牌?』『係呀,仲有八個月就十年喇。』我心想,我不想拿老人金牌,如果續約,一簽就簽三年,我覺得人生要有不同階段,我廿一歲選港姐,傾續約時三十歲,是不是可以有不同路向?不要坐在舒適圈裏面,可以去其他地方試試,那時很多導演和演員去馬來西亞,我未跟TVB滿約,他們已找我,說:『過來這裏一比三。你在TVB人工二萬八,過來有三倍。』那時馬幣對港紙3.08,台灣也有人找我傾談,考慮一下吧,如果跟無綫簽約三年,約滿就三十二歲,差不多是生小朋友的年紀,我很喜歡小朋友,即使現在小朋友長大了,我都帶別人的小朋友來湊。『我可以幫你babysit,你們去旅行。』當時我決定先去馬來西亞,再跟台灣製作方談,在馬來西亞拍完兩部劇,認識了我先生,第三部已經簽了,我都賠錢,決定踏上人生另一個階段,結婚生小朋友。」

TVB時期的張鳳妮
TVB時期的張鳳妮
張鳳妮九八年和馬來西亞商人Paul傅仰峰結婚,婚後住在吉隆坡。
張鳳妮九八年和馬來西亞商人Paul傅仰峰結婚,婚後住在吉隆坡。

00a

丈夫細七年

她的丈夫Paul傅仰峰在馬來西亞從商,兩人結識的過程,多得她一位auntie介紹。「我拍劇時因為生『眼挑針』,要停拍兩日,因為我是主角,戲分很多,我的馬來西亞朋友介紹我識一位auntie,約我出來飲茶,去到之後,我先生和兩個朋友坐在鄰桌,坐吓坐吓坐埋過來,就是這樣認識。」

他們初認識時不知,原來Paul比鳳梨年輕七年。「最初都有少許介意,他沒有告訴我,但亦不算騙我,因為我沒有正式問他年齡,那時我三十一歲,他說和我差不多,後來拍拖之後,大家一起去旅行,才知他年紀咁細,沒理由查身份證,去旅行看passport才知,生米煮成熟飯,沒有辦法了。」

馬來西亞男生是否比香港男仔單純?她的感受是這樣:「假如說香港男生可能一腳踏幾船,或者懂得講甜言蜜語,馬來西亞男性的確不太懂這些,不會講說話哄你,我覺得比較直接,是否比較粗枝大葉?絕對是,我在香港拍拖,男友會拉椅子、送花,明明他在中環上班,相約在中環吃飯,也會由中環來九龍塘接我,再回到中環吃飯。馬來西亞男性不會這樣,約他吃飯,他叫司機過來接你,他在那裏等我,不會過來接我。説到送花,『我生日,為什麼你不送花?』『送花有什麼好?實際一點,送禮物更好。』『但女性喜歡收花嘛。』『將錢花在禮物之上,買份好一點的禮物,不是更好嗎?』我說:『送花是送花,禮物是禮物。』他永遠不明白,隨便吧,這麼多年都習慣了。」

(點擊以下圖片放大)

+68

嫁去吉隆坡如何適應

九八年決定嫁去馬來西亞,當時有猶豫和掙扎嗎?「我想了很久,很大的 commitment,有想過:『不行,這裏不適合我住。』那時馬來西亞還沒有雙子塔,最旺的商場叫做金河,金河商場怎可跟我們香港比?香港那時有時代廣場、置地、海港城、太古廣場,他們最旺的廣場叫金河,我說:『你們這裏像鄉下,我怎住?不行不行不行,我結婚要住在這裏?』當時我已回港,準備到台灣拍新劇,他追過來,當時他要上班,請一天假,晚上放工就坐飛機來香港,第二日請假,然後坐最後那班機回馬來西亞,兩三日就走了,我覺得他挺有誠意,而且跟他家人合得來,好吧,我三十三歲了,想生小朋友,圍繞身邊的男性,好像他最有potential,他亦很有誠意。」

她和丈夫誕下三個女兒,婚後如何適應?結果有沒有發現在馬來西亞生活的優點?「丈夫說他是檳城人,我老爺奶奶住在檳城,他說他不是住在檳城,住在吉隆坡,吉隆坡都好一點,考慮到對小孩來說,愈簡單的生活愈好,香港反而生活壓力很大,尤其是讀書,填鴨式教育,所以我覺得馬來西亞對小孩的成長,比香港好。我的女兒到十幾歲都沒有叫我買名牌,我買一對白飯魚,她們就照樣穿,T恤姊姊穿完,妹妹穿,她們從來沒有說要買什麼包包,沒有要求任何東西,她們現在穿對拖鞋,就這樣出街,就算很有錢的人,也是這樣,沒有錢的人也是這樣,我覺得這樣的環境才適宜小孩子成長。」

張鳳妮嫁作大馬媳婦後,誕下三個女兒。
張鳳妮嫁作大馬媳婦後,誕下三個女兒。
鳳梨和Paul一家五口,大女和二女分別廿四、廿三歲,已踏入社會工作,細女 (和媽媽互擁) 十九歲,在英國讀大學。
鳳梨和Paul一家五口,大女和二女分別廿四、廿三歲,已踏入社會工作,細女 (和媽媽互擁) 十九歲,在英國讀大學。

b240530a086r

人生價值觀完全改變

做了三個女兒的母親,令她有什麼改變?「很大,這三個女兒,將我人生的價值觀改變得很厲害,我以前覺得,我要住靚屋、揸靚車、我要小朋友讀名校,但有了這三個小孩之後,我發覺最重要她們健康,最重要的是她們開心,開車出去,有四個輪,坐得到人的就是車。我以前不懂烹飪,我媽不讓我進廚房,不是說不喜歡煮,但很少機會煮,她們小時候,六個月之後要吃糊仔,我將全屋時裝雜誌丟掉,整個房子買滿育嬰雜誌,六個月嬰兒糊仔怎樣煮?一歲小孩如何如何?一歲到兩歲的小孩,應該吃什麼?每天都這樣煮,將我的生活完全反轉了,由一個多姿多采、今天見記者、明天宣傳、後日入組拍劇的人,變成現在完全不同了,別搞我,我今日要學弄壽司,明天學煮西餐,因為我不懂煮西餐,小朋友說:『媽媽,這個好吃。』我就很開心了;小朋友說:『媽媽,不好吃。』我就再學過,每天就是圍繞着小孩這樣轉圈,將我整個人的生活習慣完全改變了。以前不用上班,不到兩點鐘都不要叫我起牀,現在不是,早上六點起牀,幫她們刷牙洗臉煮早餐,吃完早餐送她們上學,沒想過自己就這樣過了二十幾年。」

張鳳妮復出拍《家族榮耀之繼承者》,演羅子溢母親,為家產利益,將兒子跟大婆嬰孩對調。
張鳳妮復出拍《家族榮耀之繼承者》,演羅子溢母親,為家產利益,將兒子跟大婆嬰孩對調。

b240530a098

女兒長大可復出

三個女兒都在英國讀大學,大的兩個已畢業,最小的剛讀完一年級。「大女今年廿四歲,她本來讀建築,要實習一至兩年,回去考Final,她說很辛苦,不讀Final了,出來在外面公司工作一兩年後,剛剛回到爸爸的公司工作。」她的丈夫現在做身份證晶片、移民局過關人面識別機器的生意。

「二女剛滿廿三歲,在英國的律師樓工作一年,但她不是做律師,是做business和management的。三女十九歲,正在英國讀城市規劃,將來可以幫自己家裏的公司。」

外界時常形容她嫁給富商,在馬來西亞做闊太,她說:「馬來西亞的物業不是特別貴,不要說我是少奶奶,我一樣煮飯,一樣送女兒上學,她們去打網球,我坐一旁,她們去學琴,我又坐在一旁,一般家庭主婦的生活。」

三個女兒已長大了,她有點空閒,就復出拍了《家族榮耀之繼承者》。「我一直有跟徐遇安聯絡,每次回來香港,《餐餐有宋家》台前幕後都會聚舊,徐遇安有一次找過我,那是二二年十月,但那次有些問題,因趕着開拍,我無法接拍,之後二三年四月, 他們再找我,延遲了,在馬來西亞拍,我不用回港,劇本角色很有挑戰性,和我以前演過的不同,再加上可跟羅嘉良、許紹雄、佘詩曼合作,我沒有做娛樂圈後,喜歡看阿佘的劇集,我女兒也很喜歡《花花世界花家姐》的Pig Pig豬。」

TVB時期的張鳳妮
TVB時期的張鳳妮
TVB時期的張鳳妮
TVB時期的張鳳妮

開拍後,她才發覺角色並不如想像中那麼易演。「角色起初好像很好人,被人欺負,人畜無害那樣,其實性格難聽一點說很毒、很有機心,處心積累將自己子女放進去,希望自己兒子搶走丘家所有東西,也要犧牲自己,但另一層面看,她是個偉大媽媽,為了自己子女,忍辱負重這麼多年,很多場口只是給反應,一場戲只有兩三句對白,但有五、六個反應,『心裏隱隱作痛』、『恐怕會事敗』,對手在說話,鏡頭拍我大頭反應,這些都是大考驗。」

劇集出街後,她給自己多少分?「我很努力鑽研劇本,最初當成一個故事來看,第二次看就看回自己的角色,看心路歷程,有多少場口表達什麼,第三次再看,才mark低內心變化,兒子女兒其實是調亂了,慢慢浮現出來,這個女人其實不是觀眾想像那麼人畜無害,其實是一個很毒的女人,到最後很後悔,累到自己兒子和女兒這樣,然後反省,有很多不同層次,我再mark down,不過很幸運我遇到很好的對手羅子溢,第五日拍一場戲,他帶到我的戲,我就很安心,我最多戲是和我的兒子和女兒拍,夠膽放開去做,因為他接了會彈回給我,有什麼事我會和他談,我覺得不錯,功課就做了,很感激觀眾,他們很仁慈,沒有什麼對我大批評,相隔廿六年回來拍劇,叫做鬆一口氣。」

當年在TVB,仍未做媽媽,演戲是靠想像,現在做了三個女兒的母親這個角色廿多年,可以代入感受去演,天份加努力做過功課,現在感覺更加實在,正如以前做的人生抉擇,她相信this is my choice。

0c

陳卓賢 MIRROR 聲夢傳奇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