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新聞女王」轉做家長效能導師 繆美詩:最後一代唔賣樣主播│繆美詩專訪

本地
2024.01.12
撰文:鍾漢平攝影:Kelly Check

1be40f43-7d58-48e0-a4f7-b52c97c7f8a6
劇集《新聞女王》大受歡迎,掀起不少熱話,到底現實與劇中的新聞主播又存在多少差異?前亞視六點鐘新聞主播繆美詩表示有留意該劇,她覺得編劇肯定是做了不少案件的資料搜集,不過當中亦有主播平日工作上不可能發生的情節出現,可能是要營造戲劇效果,這位資深新聞主播近年回流加國,她坦言曾經煮飯煮到哭起來,經過不斷進修,目前在事業上成功轉換跑道,成為了一位家長效能導師。

20240103 繆美詩

 

昔日的亞洲電視一直被指是二奶台,收視長期處於劣勢,不過亞視新聞報道向來是該台的王牌節目,收視甚至有雙位數字,故此亞視新聞主播的知名度絕對不會比藝員低,近年回流加拿大溫哥華的繆美詩坦言在當地遇到不少老華僑,依然可以叫到她的全名,令她感到驚訝,「其實整個新聞部只有那幾個人,是十個煲兩個蓋,不過亞洲電視的團隊精神是一流,大家都很願意走多一步,所以沒有說女王不女王,我本身在多倫多懷雅遜信大學(現名多倫多都市大學)讀新聞系,因為家人仍在香港,當時每年暑假都回來,曾經在Cable(有線電視)的英文台及無綫的英文台做實習,97年畢業回來,因緣際會入了亞洲電視。」

劇集《新聞女王》的一班女主播經常爭上位要報Prime time,她覺得當年亞視是以新聞內容作賣點,反而不太在意女主播的外表,「所謂的黃金時段,在亞洲電視來說,應該是六點鐘新聞,那時還未開始有24小時新聞,只有Cable收費電視有24小時,所以亞視養成了一班很忠實的觀眾,亞視六點鐘新聞是刻意搶友台頭啖湯,友台六點半,我們就六點,還有特意要做長一點,跨過六點半,所以我們的新聞快一點、詳盡一點,整個範圍會廣一點,我自己是專走地產及房屋路線的,當年是很瘋癲地大家都是想搶獨家,這是我們和友台的競爭,但是在我們自己台裏面,每一個人都是很願意走多一步兩步三步,內容要比別人廣,比別人深入。」
繆美詩提起昔日出來跑新聞,她覺得是既刺激,又令人興奮,而且有很大滿足感,「試過新聞部要孭起八點半的黃金時段,整個新聞部四個同事在平日工作以外,再做半小時節目,公司是很多機會給你去做,只要你有熱血,一片丹心,你真的想做好,公司不是要看誰的妝容漂亮不漂亮,你的頭髮梳得好不好,我知道某些台對這些是很嚴格規定的,亞視應該是由尾數上來的。」
繆美詩笑說亞洲電視當年一直出名,在鏡頭前,本來你只有兩個眼袋,在鏡頭出來就變了六個眼袋,「我們不是以樣貌為賣點,是以內容為賣點,大家是很為此而驕傲的,譬如我們會在SARS那段期間,加了半小時特備節目,一直到疫情完畢,差不多做了大半年;911當晚,我們馬上開Break News(突發新聞),馬上去機場做Live,第二天我已經拿了護照出來,因為我不需要美國簽證,隨時準備飛,當時友台在播很熱播的《大鬧廣昌隆》電視劇,他們有他們的考慮,我們整個台是很支持新聞部的,我們不需負責什麼廣告,不需要找贊助,新聞部就是新聞部,整個台沒有人的梳化服裝是有贊助的。」
繆美詩離開主播之位已廿年,她自稱是侏羅紀年代,也是最後一批會出來跑新聞的主播,「早上9點上班,一直要發掘我專線的新聞,我做地產房屋線,當年有八萬五,然後居屋又煞停,很多很多這些新聞,現在背我也背得出,為了剪輯自己的採訪新聞,我會跟老闆說趕不及做6點鐘的新聞報道,我是寧願不去做主播報新聞,都要做好自己繆美詩報道那條房屋新聞。」
她說電視台自從有了24小時新聞後,會專請一批很端莊,賣相是很decent,很優雅的少女或者女士們報新聞,「是第二種生態,所謂明星化,他們未必會參與採訪,我應該是最後一代了。」繆美詩覺得在香港美其名被稱為新聞主播,不過實際上應該叫新聞報導員比較貼近,「你是沒有選擇權,那一條擺頭條,那一條擺二條,那一條新聞出,那一條新聞不出,你只可以跟編輯排了的次序,Autocue(稿件提字器) 出什麼你就報什麼,當然 Autocue 會壞, 那你就執生,除此之外,理論上是不應該偏離編輯的,其中我覺得最經典是2003年7月1日,當年是幾十萬人上街, 我是負責剪遊行那條片,我還記得又是千鈞一髮,趕到五點五十五分,我真的一定要入廠,一看那個Rundown,我覺得沒有可能,為什麼我的不是頭條?為什麼頭條不是遊行?那天沒有任何新聞比遊行更震撼,然而當日的頭條是升旗,我作為新聞報導員,我有沒有選擇呢?沒有的,你只可以跟機讀,你可以選擇自己走哪條路,於是大概一年半後,我離開了這個行業。」

在職新聞主播不可有個人立場,亦有不成文規定不可接受訪問,自然予人有一種神秘感覺,可能亦因此更令人遐想;繆美詩離開亞視後轉投領展,先後出任企業傳訊經理及企業傳訊主管,當時曾被痴心粉絲跟蹤及纏擾多年,經10次報警,仍無法擺脫苦纏,對方除了送花,更發出多達655則示愛短訊,最終警方採取行動拘捕痴情男粉絲,「我想有四、五年,是日以繼夜,我收工他就在公司樓下停車場,停在我的車旁邊,我離開公司,他就跟着我,甚至跟着我去yoga club,不過這些都是俱往已,香港是沒有纏擾法的,直至我離開了那間公司,他跟不上我,惟有不停發message給我,反而電話纏擾就有法例,人肉纏擾是沒有法例,我希望他現在有愉快生活。」


繆美詩在2010年結婚,婚後育有兩女,長女Charley十二歲,幼女Lois十歲,即使在事業上無比強悍,回歸家庭為人母也有她的弱點,「我是2022年回流加拿大,我大女兒在2019年病了一場,對於我們整個家庭及方向,我們想追求什麼?是有很大影響的,對於我自己怎樣做媽媽,是有很深的體會,大女兒的病,我的世界是倒塌了,那時候花了很多時間照顧大女兒,忽略了我的小女兒,大約半年後,小女兒就有很多情緒的問題,我很頭痛無從入手,不知如何是好,我多謝大女兒的支持,她說了一句真是石破天驚,叫我要多謝妹妹,若不是她,我不會去學習同理心,我反省自己,以往的批判思考,很多判斷,但是這些所有東西,只會為親子關係造成障礙,而我完全欠缺的就是同理心。女兒一出生我就讀了很多不同課程,我也是一個很勤力的媽媽,我就讀過蒙特梭利的parenting、Mindful parenting、Play therapy、正向的管教等等,直至接觸了我現在教的那一門溝通方法,叫做家長效能訓練parent effectiveness training,我覺得最大的得着是認識我自己,我由做新聞,到做公關,做大量的媒體訓練,即是我培訓官員或者行政人員去面對媒體,現在我是訓練家長怎樣和孩子溝通,我要教孩子,然而日哦夜哦、罵她、溫馨提示及 誘導,全部都是低效能的,我們說出來,怎樣可以令對方是願意聽又接受,原來是有技巧,我自己終生受用,我就更加想跟同路人分享。」

陳卓賢 姜濤 MIRROR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