獲獎無數不感才華蓋世石井裕也拍出人間細膩

亞洲
2014.12.10
916

都說一個出色的演員,都有一雙會說話的眼睛,作為一位出色的導演,石井裕也亦有一副深邃的眼神,千言萬語藏在光影裏,透出了人間細膩。

在《字裡人間》,馬蹄光也(松田龍平)對編辭典的熱血打動人心,接力作《患難家族》則着力描寫兩兄弟浩介(妻夫木聰)與俊平(池松壯亮)面對母親玲子(原田美枝子)患癌的剛毅與承擔,題材看似老掉了牙,石井卻總有辦法扭出新角度。

剛滿三十一歲的年輕導演,能將沉重的悲歡離合,駕馭得出神入化,他淡言:「不清楚是否跟成長有關,我亦從沒作過自我分析,只希望用自己的感覺去拍戲,可能我還有一種年青的情懷吧。」

廿七歲那一年,石井裕也以《蜆貝小小姐》成為日本藍絲帶史上最年輕的最佳導演,三年後,再以《字裡人間》橫掃各大頒獎禮,一頭都是大光環,石井倒沒有沖昏腦袋。「得獎不會令我power up、自感才華蓋世,這是客觀的評價、反應,我盡量希望冷靜面對,不想受壓力影響,若別人對我有所期待,我做不到可能會令人失望,但我又不會刻意去做些什麼。」

憑感覺選取題材,告別二十關口的紀念作,石井獨鍾新銳作家早見和真的半自傳小說。「廿幾歲較少拍家族故事,主要看視線落在哪方,我希望趁着三十歲前,以比較感性、正面方式去描述一種家族感覺。」小說講述母親被診斷患上腦癌,醫生估計只得七天壽命,曾經自閉的長子扛起重擔,平時愛理不理的次子也四出奔走替病母訪尋醫院,不料過程中發現父親生意失敗,更欠下巨債……

當監製永井拓郎交來小說,立即引起石井的共鳴,因為他的母親正在自己七歲時病殁,「看完的第一個感覺是,小說是在寫我的家嗎?一樣有四個人,我又是次子,如同親歷自己故事。」那段難捱的日子,他還有什麼記憶嗎?「當時年紀太輕,着實什麼也做不到,但突然說可能失去媽咪,大人與小朋友那種失落感,其實如出一轍,這個擔憂也在《患難家族》反映了,兩兄弟乍聞噩耗,驚惶失措都是一樣的。」

見作者一箭三鵰

感同身受,他飛快按小說寫好厚達五十三頁的故事大綱,敲定以長子俊平為主角出發。「我將感情投放在大仔身上,細仔經常想跟家庭保持距離,不想讓人觸摸到他的想法。」他一心拜會早見和真作實地取材,約定在後者居住的伊豆半島見面,湊巧當天早見的父母竟從東京遠道探訪,恍如命中注定,導演可「一箭三鵰」。「看完小說,我最不明白的是爸爸,為什麼他可以這樣借錢、老婆有病又不去面對?如果我用爸爸這個原形去寫故事,會不會令他看來很醜惡?見面那天,他爸爸第一件事便問我會找誰去演他,擔心這個人不夠男人云云,噢,原來世界上真的有這種人,是個新發現。」

在餐廳用膳後,石井與早見轉到附近拉麵店繼續聊天,石井說:「這部電影應該會很好的。」早見完全猜不透導演的意思,也不清楚這次見面對電影是否有用,石井解釋:「我實際經歷過他們兩兄弟的情況,媽媽也曾患病,唯一不明所以的爸爸,現在也明白了,拍攝自然不成問題。」他早已想好,妻夫木聰與池松壯亮是演繹兩兄弟的最佳人選:「我一直非常欣賞妻夫木聰,他可將看似平凡的人物演出神采,而且逐漸成熟,又是一個愛沉思的人,所以來到現在略為交流,我已讓他自由發揮;池松壯亮比較年輕,開機前我用了一段時間跟他傾偈、互相了解,他可是個天才演員,一埋位已交到戲。」

很多場面皆觸動到他,其中母親玲子被確診有病卻懵然不知,還跟幼兒俊平笑談昔日事,父親克明(長塚京三)與長子浩介各懷心事,畫面構圖饒有寓意。「我非常喜歡這場戲,每個人坐在不同方位,卻是屬於一個存在的家族;拍這場戲毫無難度,我跟演員說,總之彼此要保持距離,他們便自然地作出這個排位。」

電影殺青,早見和真的爸爸獨自觀賞,眼眶泛紅對兒子說:「我有點怕石井導演,他好像會看穿一切似的……真想讓媽媽也看看這部作品。」去年九月,早見的媽媽去世了,想當日醫生斷定只有一星期壽命,最終她多活了五年,「我很懊惱沒法向不懂害羞的母親展示這部電影,希望在天國的她可以看到。」這是早見和真的心底話。●

朴寶劍 Wanna One 木村光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