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難忘《全城一叮》被抬起旋轉 黃瀅仴受母影響最愛拉丁│黃瀅仴訪問

本地
2022.11.22
撰文:冼麗宜攝影:伍敏慧

whatsapp-image-2022-11-11-at-2-04-19-pm-2

21歲的黃瀅仴(Verena)早前參加TVB的《全城一叮》大跳拉丁舞成功打入決賽,雖然最後未勝出,但已是很好的體驗。五歲已經學跳舞的她,懂得跳中國舞、芭蕾舞、現代舞、爵士舞和拉丁舞,當中她最喜歡拉丁舞,曾多次參加比賽,雖然愛跳舞,不過她更熱愛做戲,所以最後選擇投考藝訓班做演員,將跳舞變成興趣。黃瀅仴直認自小表演慾強,讀幼稚園已經有很多上台表演的機會,媽媽見女兒好像很喜歡舞台,就開始幫她報了一些跳舞課程。「幼稚園時跳中國舞,大個少少就學芭蕾舞,拉丁舞,也有去一些舞蹈室上現代舞、爵士舞,最喜歡是拉丁舞,因為拉丁舞有五款舞步,風格完全不同,可以很狂野,亦都有很優雅的,可以讓我嘗試不同風格之餘,都可以表現到自己不同一面,不似其他舞步,限制一種風格。」

 

還有母親也影響她對拉丁舞情有獨鍾,「媽咪也跳過拉丁舞,不過她不是專業舞者,只是興趣,記得小時候在幼稚園一次活動表演,有邀請家長參與,我做那次活動的小主持,看到媽咪和她的男導師一齊上台表演拉丁舞,當時就覺得很好看,加上媽咪在我心目中的地位都幾高,所以長大後很想跟媽咪一樣跳拉丁舞,而且一齊跳,有共同話題,有時練舞的時候,她會明白我在練什麼,也會給意見,甚至我記得剛學拉丁舞時,媽咪會在家中監督我,叫我那部份可以扭得更好。」

whatsapp-image-2022-11-17-at-3-42-18-pm-2
一八年參加本地的拉丁舞賽事,那時每日放學後就要馬上去練舞,練到晚上10點才回家做功課。

拉丁舞強度比較大,黃瀅仴說每次跳完身體都會覺得有點痛,但就沒有試過因為跳舞而受傷。「唯一一次可能就是在《全城一叮》比賽時,初賽和決賽都有一些高難度動作,特別是決賽,有一些抬舉的動作,練習時試過整個人跌下來,幸好未有傷到跳唔到和郁唔到,只是膝頭和手比較多瘀傷。」黃瀅仴說到學舞十多年,最難忘也是《全城一叮》。「因為讓我嘗試到一個完全沒有試過的舞種,就是那些抬舉動作,因為我不是那些嬌小的女生,從來沒有幻想過可以讓男生抬起然後轉動,決賽的表演算是對自己的一個突破,還有整個過程很熱血,為了這個比賽籌備了很久時間,由構思,整個故仔和跳舞的元素都有給意見,所以令我很難忘。」

whatsapp-image-2022-11-17-at-3-42-18-pm
找來同期的藝訓班同學吳兆麟一齊參加《全城一叮》,挑戰高難度動作。

學舞十多年,黃瀅仴覺得跳舞除了是運動的一種,還有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收獲。「其中一個最大的改變是姿勢,上學時很多同學都會問我,為什麼你會挺得那麼直?我說不是故意的,是由細到大的習慣,可能是學芭蕾舞、拉丁舞對形體的姿勢要求比較高,令我習慣就算休息都會挺直。還有跳舞改變我的,就是我的自信和不會太緊張,很多同學在上台前都會說很緊張,可能我小時候已經比較多舞台的經驗,上台都是比較享受,很少會很緊張的。」黃瀅仴更鼓勵大家想學跳舞就去學,不要顧慮年紀問題。「身邊很多朋友見我跳舞,都說想跟我一齊跳,但感覺很難,或是說已經二十多歲,現在學太遲,但我覺得是never too late,正如我現在都想嘗試新的舞蹈,去學古典舞,每一樣興趣,不要怕遲,試就可以,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你可能對那件事很有天賦。」

 

雖然很喜歡跳舞,不過黃瀅仴最愛還是做戲,現在是港大三年級生的她,她說中學畢業後,曾考慮過回內地投考北京中央戲劇學院。「媽咪很支持我做演員這個夢想,但始終覺得在香港拿一張大學文憑是最基本,最後決定繼續留港讀大學,好彩我後來想了一個方法,怎樣可以繼續學業之餘又追夢,就是去考藝訓班,記得考入之後我跟學校申請休學一個學期,入了藝訓班後,又有很多跳舞的機會,例如台慶和一些慈善活動,都會找我們藝訓班的同學去跳舞。」藝訓班畢業後,黃瀅仴加入了兒童組做《Hands Up》主持。「現在比較好,公司會遷就我的上學時間,有時是比較辛苦,又要讀書,又要工作,但只要自己喜歡和對那件事有足夠的熱情,就沒有什麼是做不到的。」

姜濤 陳卓賢 聲夢傳奇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