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富二代離家住200呎劏房自立 翟威廉拍劇最怕得一句對白|老友記

本地
2022.11.11
撰文:溫敏芝攝影:伍敏慧
翟威廉選過亞洲先生和香港先生,港男更是八料冠軍。自此後,加入無綫發展。
翟威廉選過亞洲先生和香港先生,港男更是八料冠軍。自此後,加入無綫發展。

一○年參加「香港先生選舉」成八料冠軍的翟威廉(William),加入無綫十二年,其實早在○五年已在「亞洲先生競選」奪得亞軍,在亞視發展了四年。William來自富裕家庭,但為了自立門戶,近年轉戰網上直播及酒類生意,更由大屋搬往劏房自住,「我和媽媽都不希望被好的生活,蠶食了整個人!」問到目標是當男一嗎?他竟笑說:「男二啦!慢慢來!」

翟威廉唸中五後,曾赴日本留學,當時家人希望他往澳洲升學,他卻鍾情日文,小時候抱着很大夢想,希望在當地學唱歌和跳舞。升學期間,他在日本做過搞笑藝人,他形容這是個很奇怪的發展,「其實在日本讀書學跳舞和日文班已很忙,當時找了份兼職,拍一些搞笑綜藝節目,其實我都不明白有什麼好笑?可能說日語不標準,但觀眾很喜歡。」

直至十八歲,亞洲電視舉行亞洲先生競選,媽媽提議他回港參加,「其實那一年也有香港先生選舉,我身在日本,都是媽媽替我在兩個電視台報名,後來因為亞視先通知我,我又不知亞視和無綫分別,所以推掉了無綫。」他自言本身性格單純,覺得答應了便要做,後來才知道無綫是大公司,這也是命運。

半年時間考獲跆拳道黑帶

在亞洲先生贏得亞軍後,於亞視一做便四年,主力做兒童節目,也認識了許多朋友如袁文杰、陳煒等,「亞視曾經計劃開拍《武林2.0》,當時我只有二十三歲,聽後很興奮,有人提議我去韓國學跆拳道,於是雄心壯志出發,用了半年時間考獲跆拳道黑帶,兼順道學習韓文。」那半年密集式的學習很辛苦,怎知返港後,打算與亞視再續約時,亞視發展走下坡,劇集胎死腹中外,亦不再需要藝人主持兒童節目,「雖然花了半年時間,我都冇失落,當時很年輕,覺得沒這個工作,可以轉另一個。」過了一陣子,媽媽又建議他參加香港先生競選,「我心想,『吓,又再選?我不是選過嗎?家人說當作玩玩吧!』最終我又選了,加入了TVB。」他記得當時跟一班亞視同事梁皓楷、杜挺豪吃飯,二人知道他再參選香港先生,也感到出奇,因為要從頭做起。

十九歲選亞洲先生,他笑言當年一竅不通,完全沒有準備。
十九歲選亞洲先生,他笑言當年一竅不通,完全沒有準備。

William於香港先生競選成為八料冠軍,囊括多個獎項,如旅遊大使、魅力先生等,「當年撞正我需要搵工,當刻好希望做到這件事,很多事情有計劃和落力去做,才藝表演有用心去準備,攞獎後反而放心,終於搞掂!即是我終於有份工。屋企人一向沒有迫我返工,不過最好有工作啦。」獲選港男冠軍後,無綫高層樂易玲循例會問發展大計,「她問我想做什麼?我說兒童節目,因為以前做過,聞說她也很驚訝,怎會有人選完港男會想做兒童節目?最後我都被編排拍劇。」

他在亞視年代很少拍劇,以前做兒童節目一星期拍兩、三日,跟小朋友玩很舒服,突然來在無綫拍劇,第一套劇集更是《飛虎》,真的很辛苦,差點想說自己不適宜拍劇,「因為訓練時間很長,做飛虎每場戲都有,當刻我有點卻步。在荒山野嶺拍攝,還要是污水化淡廠,一聽見就知難頂,所以我學會拍劇最緊要帶張櫈仔,如果在污水化淡廠坐足二十四小時,最好有張櫈仔,還要帶備放滿食物的行李篋。」

○五年參加亞洲先生競選,翟威廉奪亞軍,冠軍是趙涌。
○五年參加亞洲先生競選,翟威廉奪亞軍,冠軍是趙涌。

他說港男出身,在無綫大多演紀律部隊或拍警匪片,因為身形健碩,不是做兵就做賊,後來他轉移拍攝有關商界劇集,可能年紀漸大,會找他飾演有錢人或富二代,最近亦多了飾演壞人。入行後,每位前輩也過兩招給他,馬德鐘、黎耀祥或綜藝節目的森美都有教,「我要多謝監製俾機會我拍《華麗轉身》,最深刻是要漂金色頭髮,我本身很怕麻煩,坐得耐會周身骨痛,所以很多時去十五分鐘剪髮,我不是貪平,是貪快。」

與張振朗、黎耀祥拍《拳王》時也很開心,因為祥哥亦很照顧他,「第一次跟祥哥合作很緊張,我還看錯場口,好彩祥哥願意等我,他鍾意飲清酒,間中也會來幫襯。我跟馬德鐘(Joe)合作很多次,由拍《飛虎》開始,我由最初認識他時,我不喝酒,直至現在賣酒,不過他現在好像戒酒了。」至於劇集《衝上雲霄》,最難忘是在機場取景,因為要深夜開拍,「如果自己在屋企打機、上網可以凌晨五時都無問題,但每次開工,凌晨一、兩時已很眼瞓。」對他來說,拍劇拍很長對白沒有難度,反而只有一句對白,要交代感情戲較複雜,問他會擔心頻頻NG影響劇組?他笑說:「我已經訓練到不會care,如果care就有排都拍不到,大家無得收工,就算古天樂喺度都唔care,哈哈!」

翟威廉參加香港先生時,狀態甚弗。
翟威廉參加香港先生時,狀態甚弗。

自信找到一條出路

拍劇難免受傷,他曾經拍過一套警匪片意外傷手,「我被綁匪綁住雙手,對方一腳踢向我,再飛撻到枱上,所有東西爛晒。我飛得太高壓落去,剛巧隻手壓落一個正方形的鐵筆桶,𠝹到隻手,有塊肉跌了出來。嘩!好痛,我立即叫大家解開我雙手,我將塊肉按實黐住原本位置,好彩無事,如果我撕走塊肉就大鑊了。最後傷口流膿流了幾日,好彩沒有感染。」

他家境富裕,算是富二代,但媽媽不希望他有好的生活,怕蠶食了整個人,「我到現在也是這個想法,所以現時我的生活都非常差,要努力工作。」他說早前才離開自己的家,租住劏房,盡自己能力工作。適逢在無綫做了十多年,拍了不少劇集,節目主持亦做過,玩又玩過,大概知道自己的星途去到什麼位置,「那段時間公司有Big Big Channel開始做直播,那是一個契機。加上我離開屋企,我在旺角找了個地方做直播室,主力去研究這個範疇。我有很多藝人朋友,一做便三、四年,當中我們會唱歌和打機,我們自信找到一條出路,雖然這條路很崎嶇,但有很多美好回憶。」

+3

由旺角直播室,現時升級在佐敦有直播室和地舖賣日本酒,開始自負盈虧,William坦言做生意有很大壓力,「拍劇是一份工,做生意等於做多兩份工,不過過程有很大得着,首先我會出去傾生意,比較接近社會,我有自己的網絡,我公司是小公司,基本上只有我一人,有時亦會自己送貨。」

由富二代變成住劏房,自立門戶,他坦言沒理由要屋企人俾六百萬買樓,當然有什麼不對勁,可以找家人幫忙,但他不想這樣做,「旺角劏房二百幾呎,初時我和哥哥一齊住,但我們很快便分開了,自己俾心機賺錢和儲錢,慳斂一點。其實那段時間很辛苦,不過周志文、周志康和羅天宇常來直播室玩,比以前住得更開心,變成大家的聚腳點。其實我間直播室地方很小,只有七至八十呎,八個人迫在一起,鏡頭只能對住一個位置,大家要坐下來,不能郁動。不過當時個個都很年輕,一齊打機,日子過得很開心。」他自言一向衣食住行慳斂,不着重生活質素。

翟威廉在香港先生選舉大熱勝出,成八料港男冠軍。
翟威廉在香港先生選舉大熱勝出,成八料港男冠軍。

事業總算上軌道,家人倍感安慰,但每次推出新產品,他仍是戰戰兢兢,尤其早前疫情問題,酒的鎖量比較差,他要努力去賣酒,「我今個月亦會帶團去日本睇酒莊,又拍劇又做生意,心態是很累。不過我沒有受藝人包袱影響,出去傾生意就是生意人,拍劇時,又掌握到怎樣一個生意人角色。」

演藝路上,他近年常演壞人,也想挑戰地踎角色,問他目標是向男一進發?他卻出奇地說:「男二先啦!慢慢來,我覺得男一好辛苦,如果男一的話,我應該處理不到其他工作。我會向公司說目標是視帝,但暫時男二先!」

場地:Happy Live Nakama@Canton Road

聲夢傳奇 星級企業大獎2020 陳卓賢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