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媽媽李琳琳說服入行 姜大衛忠告姜卓文|姜大衛姜卓文專訪

本地
2024.02.09
撰文:溫敏芝攝影:鍾漢平
姜大衛與囝囝姜卓文在電影《臨時劫案》第三次合作。
姜大衛與囝囝姜卓文在電影《臨時劫案》第三次合作。

姜大衛(John哥)近日與囝囝姜卓文(細John)父子檔拍賀歲片《臨時劫案》,戲中雖然不同場,但兩父子卻可以合體為電影宣傳。訪問期間,兩父子有說有笑,完全沒有隔膜。二人說起往事,John哥難忘當年做了「太空人」十多年,每年定時飛往加拿大陪伴子女;細John則透露小時候最期待爸爸帶給他的一粒朱古力。John哥永不言休,他亦忠告囝囝,在這行發展一定要保持初衷,保持住熱情。

姜卓文被媽媽說服入行 姜大衛:有人找你已好幸運|姜大衛姜卓文專訪

今年76歲的姜大衛於21年獲無綫頒發「萬千光輝演藝大獎」,演藝成就備受肯定,他的囝囝姜卓文也受爸爸影響,鍾情演藝圈,入行做歌手和演員。當初囝囝決定入行,作為爸爸的John哥贊成嗎?他說:「很難說贊不贊成,如果他喜歡的話,你不贊成他都會去做,我只能給予意見,什麼戲都要接,有人找你已經很幸運,做話劇、唱歌和跳舞也好,你都要去試;成不成功是他的事,我們是不能教的。現在這個世代做法,跟我們已經完全不同,你不可以學我,你去學現在的年輕人,學我沒有用的,學我變成姜大偉第二,你要做回自己。」

+4

細John說入行不用說服父母,起初更是媽媽李琳琳說服他,「我讀中學十六、七歲時,尚有一年畢業,媽媽問我要不要入訓練班?去溫哥華的大學讀電影?都是偏向問我會否想做這一行。那時的我是不知道,所以我的答案是不會。我從小到大不害羞,很有表演慾,但從來沒想過要把這事變成我的事業,反而後來我有機會嘗試拍攝時,他們都說去吧,之後我發覺都幾鍾意,慢慢再決定在這行發展。」

拿着一把膠劍亂耍

姜大衛拍過無數電影、電視劇,1970年憑《報仇》一片成為香港首位榮獲《亞洲影展》「最佳男主角」,細John有否留意爸爸的威水史?他稱當然知道,自己一定是受爸爸感染入行,「我真的看很多他的作品,那時候很喜歡看爸爸被五馬分屍那套戲,哈哈!」在加拿大升學時期,他亦喜歡看《十三太保》、成龍、李連杰和李小龍電影,「對動作片很有興趣,再加上爸爸是大俠,好像已經in my blood。」
John哥笑說:「他小時候,很多朋友經常叫他做師傅仔,他去到什麼場合都先打一場功夫才出現,不過是亂來的,朋友就說其實你才是爸爸的師傅。」細John笑言沒學過功夫,因為喜歡看爸爸的作品,很想像他一樣,所以經常拿着一把膠劍亂耍。

+2

John哥當年戲接戲,他說沒有刻意跟子女分享當年拍戲經歷,只間中傾偈時提及過,「我們做人或者做那一行都好,應該自己去體驗,我告訴你以前我們很辛苦,你都不會相信,反而覺得怎會辛苦呀?你賺那麼多錢,拍戲都會有很大壓力,我們怎樣去化解和適應壓力?這件事無得教,要自己去吸收。我們日以繼夜開工,從沒有怨言,就算回到家也不會說累,但他們(年輕人)會怨的,這件事就要學習。」細John即說:「是真的,他們比我們捱得。媽咪都講過以前拍古裝戲,戲服只有一套,替身着住套衫拍打戲,又打翻又跳來跳去,已經出晒汗,但到媽咪拍文戲時,她要穿回那件濕淋淋的戲服,我真的沒經歷過,我一定會覺得很噁心,但他們會接受這件事是自己的工作,我都希望可以調整到這個心態。」


現在年代不同,John哥說如今拍戲也不會比以前舒服,「其實我覺得以前都很舒服,我們當年在邵氏公司拍戲,一天拍一組戲,一部戲拍完才拍第二部戲,就算我最紅的時候,可以賺很多錢的時候,我盡量不會搭住拍兩部戲,一來我怕影響別人,二來我都貪玩的,大佬呀!唔好每天都開工啦!後期離開邵氏公司才會接兩部戲,到現在更多,因為現在戲分不會太多,很多人找我幫忙拍幾天或者客串幾天,角色好我都會參與。去年我很忙,兩、三部戲一齊拍,但都俾我安排到,拍完感覺好舒服又過癮,自己都很享受。」
John哥稱這幾年疫情後電影不景氣,他更加希望觀眾可以入戲院,作為老一輩演員都要出點力,盡量做好每部戲,好像之前宣傳電影《白日之下》,他也是這樣說,香港有很多好和用心的電影。問John哥有想過退休嗎?他即說:「沒有,退休做什麼呢?等呀?就算湊孫都由下一代教,我們只會寵孫。不可以退休的,尤其男士,一停下來就會病;去年聖誕節,我拍完無綫劇、內地劇和電影後,28號拍晒,29號就病了幾天,可能精神壓力太累,放鬆後立即病。就算退休,也會找自己喜歡的事去做,要給自己一些壓力和負擔。」他稱現時會選擇性工作,應付得來才會接拍,托賴現時身體很健康。

細John在加拿大成長,他稱爸爸當年工作忙碌,的確很少時間見面,父親每年要經常飛來飛去,可能一年只有兩、三個月在加拿大,或者他們回香港一、兩個月,一年只見面四分一時間。反而現在回流香港,他與父母同住就每天見,爸爸更經常借他的車來用,John哥聽後即反駁,「是你借我的車呀!」
細John表示小時候會很掛念爸爸,他每次返加拿大,也會帶一粒金色朱古力糖給他,「我不知道粒糖是從哪裏變出來?但我會很期待那粒朱古力,因為代表爸爸回家了。他返來後會接送我們上學,甚至在我的學校做義工,盡量爭取時間見面,現在我們不用爭取了,反而要珍惜大家擁有的時間。」John哥即說:「其實做爸爸一樣的,要不然我當年怎會一收工就飛返去加拿大,那時候我做『太空人』做了十幾年,每次機程十四小時,有時只回去兩、三星期,然後就去香港、內地或台灣開工,不過我覺得都要做的,要看一看小朋友。」

兩父子繼廣告和微電影《離不開的牛雜麵》後,最近在電影《臨時劫案》第三次合作,John哥表示不抗拒父子檔合作,但一、兩部就夠,太多會沒有新鮮感。戲中John哥飾演縮骨的賣軍火佬,與郭富城對手戲較多,細John則飾演小賊,戲分甚重,角色有很大發揮,不過父子沒有同場出現。John哥稱這部戲一開始是找兒子拍的,之後導演說有個角色,希望他幫忙客串。細John說試鏡時,才知道叔叔爾冬陞是這部戲監製,今次好像一家人完成一件事,很有趣。
問他與叔叔合作有否壓力?他表示沒有,一向已習慣這種壓力,因全家都是資深演員和導演,「我經常都說要將壓力變成動力,做好自己。」問他長輩們會否很嚴厲?John哥即笑說:「他們惡過我們,我大哥秦沛兩個小朋友亦惡過他,我的仔女又惡過我,怎會嚴厲?其實我們只是一個普通家庭,沒特別的。」

跟導師上堂拆解角色

John哥與郭富城合作,他很欣賞對方,戴了一副哨牙,改變過往的形象,不過戲中有場槍戰戲,他差點受傷,「城城要開槍打傷我的腳,我的反應是跌落地,怎知不慎撞到旁邊一個石屎大水桶,那刻是幾嚴重,好彩我的頭夠硬,要不然我已經傻了。」
細John的小賊角色戲分很重,他表示事前有跟導師上堂拆解角色,「我做了很多功課,抄筆記抄到整頁紙花晒。我可能未夠經驗去演,有幾個位置覺得可以再好些,當然如果由爸爸這些資深演員去做就一定得,但我要加倍努力。我當然有問過爸爸,但他從來不會俾貼士,他說戲是無得教,要自己去學,自己去吸收經驗。」John哥亦說不會在旁觀看囝囝的演出,「佢還佢,我還我,在片場應該由導演話事,或者拍完部戲再檢討。」

細John今年的目標是推出新歌和拍MV,作為一個音樂人和rapper,希望今年在音樂方面製造少少noise給自己,「拍戲和唱歌不同,我對音樂會沉迷一點,但演戲也是很新鮮的經驗。特別是現在的藝人,什麼都要識,要累積多點經驗去裝備自己。」問John哥有聽過囝囝Rap的新歌嗎?他笑說:「唔識聽,都不同年代。」細John即踢爆爸爸,「早幾天你才說不錯!」John哥笑謂:「低調一點,不要太高調!」細John表示有分別給父母聽過新歌,雖然他們是演員,但在這一行見識很多,他們亦介紹一些世叔伯與他分享,讓他了解這個行業的程序。
作為爸爸,John哥亦給予囝囝忠告,「我經常都說他們這一代做這行,時機不對,因為疫情這幾年,電影和音樂行業不景氣,所以要保持住初衷,保持住熱情,才可以繼續做下去,當初為什麼會喜歡這一行?不要嫌辛苦,就算賺不到錢,你都要保持住努力,一係你轉行,不要霸住個位!」

聲夢傳奇 姜濤 星級企業大獎2020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