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唔想成為老公負累 王敏奕:我有都市病|王敏奕專訪

本地
2024.01.12
撰文:溫敏芝攝影:伍敏慧
王敏奕最近在劇集《旁觀者》飾演高敏症的女警。
王敏奕最近在劇集《旁觀者》飾演高敏症的女警。

今年32歲的王敏奕(Venus),16歲已經投身影圈接拍《烈日當空》,近年轉戰電視圈拍了不少無綫劇,成功入屋,最近接連兩劇先後推出,正在播映的《旁觀者》更擔任女一,獲網民大讚「顏值巔峰」,更勝她在《新聞女王》中的劉艷。
結婚四年,Venus卻與老公曾國祥經常分隔兩地,為免成為另一半的負累,她不會做「跟得夫人」,但面對導演老公,她就坦言希望成為老公鏡頭下的女主角。
王敏奕近年工作不斷,除接拍電影和新加坡劇集外,也密密接拍無綫劇《把關者們》和《法證先鋒V》等,戲分甚重。雖然早早投身影圈,但Venus說自己真正有成為演員的感覺,是近十年的事。現時為止,Venus絕對做到想做的工作,最希望有角色能打動觀眾。

喊唔停令周柏豪束手無策 王敏奕唔做「跟得夫人」|王敏奕專訪

她自覺幸運,疫情期間依然工作不斷,「是的,但其實做演員很被動,我都試過兩年沒有拍戲,所以當有戲拍的時候會更加珍惜,就算拍一套戲很累,每次拍完想休息一會,怎知收到另一個劇本,又會立刻去拍。」沒工作的兩年,Venus亦沒有想過轉行,惟有在演戲和生活之間取得平衡,「我告訴自己,現在只是未開工,不是失業,但有時會因為多了在家下廚而吃胖了。做女演員要時刻保持身形,以前都試過亂吃東西,令自己很瘦,營養不好或者身體不健康,那段時間我去修讀營養學,令我更了解自己的身體,還有多做運動,有時間就看不同電影增值自己。」

導演老公曾國祥有段時間經常往內地工作,令二人要分隔兩地,可會不習慣?她坦言最初有點不習慣,但她認為老公拍了兩套很好的電影,十分值得。問她想過做「跟得夫人」陪老公拍戲嗎?「我沒想過,每個人有自己想做的事,我很怕自己是一個負累。他身邊已有這麼多人幫忙,我跟着他,變了多一個人需要人照顧,因為我去到現場未必有嘢做,我真的坐在哪裏,就算我不怕悶,人家都會覺得要照顧我,我很怕這種情況。」

怕太忙忽略家庭

Venus稱如果大家各自都忙會比較好,這方面她覺得老公比自己成熟,「他會覺得我們做這行是這樣,甚至乎過去2023年,我飛往外地工作時間比他更多,我公司老闆都問會不會太忙?甚至乎老闆都擔心,會不會搞到我太忙影響到我,令我忽略了(家庭),但我又不覺得有問題,我都會尊重。我有問他『你覺不覺得我忽略了你?』他又笑說:『我這麼膚淺的嗎?』他不會這樣想的。難道他想我不工作,只坐在家裏嗎?不是坐在家裏就是少奶奶,有些人可以令自己生活多姿多彩,都可以是少奶奶,少奶奶都可以工作。」

至於有否想過做老公鏡頭下的女主角?她笑說,「嘩!當然不介意,這麼好的導演,怎會介意?我諗由一個好的導演去拍,對一個演員來說,是一個很大的進步,導演會將一個好演員提升。」會否向老公自薦?她笑說:「沒有了,這個過了這麼多年,已經變成了我們家庭的笑話,一個inside joke,大家都會講下笑,有些事情笑下就算了,不用太認真。我諗如果真的有一個角色很適合我,我相信他會用我的,他不會因為你是誰而不用我,但的確如果他要用我,門檻是高的,因為他會怕被別人說,因為我,所以用我,他不想別人話我,亦不想別人話他自己。」

她稱剛剛拍了一套由彭發執導的電影,彭發正正是看了她的作品才找她,所以就算只有一場戲都要做好它,「我的確很久沒有放假,很努力地去做一件事,現在作品終於出來,大家會看到我真的有用心。」問到未來工作目標,她說會繼續努力,保持自己的初心,拍更多好作品。

Venus繼《新聞女王》飾演劉艷後,最近在《旁觀者》擔任女一,飾演有高敏症的女警,拍攝前她特別去了解這類人;高敏症不是一種病,只是一個症狀,會對氣味、光或情緒敏感,「我的角色有人性問題,都市人看似很正常,但其實總有一些心理問題。我都有都市病,我經常玩手機,玩得很厲害,因為工作經常要接觸社交媒體,新一年,我都要跟自己說,玩少一點。」

劇中她與周柏豪首次合作,現實中二人只合作過拍廣告,「我覺得他是一個很有個人魅力的演員,他有一種搞笑特質。這個對手入行一定比我耐,但他仍保持一種熱心和熱情,會確保現場台前幕後也在開心的工作環境下拍戲,是一個很溫暖的人。」她與柏豪有場潛水戲,要帶住氧氣樽潛入一個四至五米深的水缸,足有半個游泳池般大。Venus表示,自己以前是游泳校隊,柏豪也做過救生員,不過柏豪有幽閉恐懼,拍完後嘔吐大作,「我是正常人都會害怕,我們在天黑的時候拍攝,現場環境黑漆漆,下水後更害怕,耳朵會有一點壓力,真的要靠自己,所以是幾恐怖。」

親熱戲唔使同老公備案

她與柏豪開工不久便有親熱戲,她笑指柏豪比較慘,只開工一、兩天,而她已入劇組一星期。不過她跟柏豪在劇中的親熱戲看似浪漫,但其實當時在一個舊船廠取景,正值八月熱到不得了,現場沒有冷氣,大家都全身汗味,背脊濕透,「在這個環境,我們只想快點拍完,因為摸到大家是黏黏的。」問她拍親熱戲前,要向老公備案嗎?「一向都沒有。他認識我之前,我已經是一個演員,拍完劇集《M Club》(女人俱樂部)和拍過電影,已經入行一段時間,所以他會讓我有自由度,去做自己覺得應該做的事。」問她會否不想老公看到自己的親熱戲?「我沒有諗,我不介意的,你不能選擇觀眾,更加不能選擇觀眾鍾意或不鍾意,我覺得是一個自由,他當年也拍過電影《囡囡》,都有幾激烈接吻戲,我又不覺得有什麼特別,始終大家都是這一行。」

劇中她飾演的女警,用感官去查案,比起以前拍《飛虎之潛行極戰》和《把關者們》輕鬆,「其實我鍾意拍動作戲,好像霍寶英(《法證先鋒6》角色)有很多追賊戲分,我覺得好有型,拍戲最好玩是可以完全成為另一個人,好像活在另一個世界。我之前拍電影《今晚打喪屍》學過幾堂跆拳道,之後拍新加坡劇集和電影《地下拳》亦學過自由搏擊和巴西柔術,本身我鍾意運動,以前我說過想向動作演員方向發展,但拍了幾套後,發現原來真的很辛苦,受傷的機會率很高,所以有機會是可以拍,但不敢奢望說做動作明星,因為要投放的心機和時間,不是你說可以就得。」她稱最深刻與張兆輝拍《飛虎》時,劇中有一場柔術訓練,輝哥打向她後,她當場暈了一下,然後劇組立刻叫停,送她去醫院檢查,最後休息了一、兩天,她知道拍戲總會有意外,並沒有留下陰影。

今次在《旁》劇的角色有很多發揮空間,收到這個高難度的劇本,她說已經很緊張,「這件事在我的演藝生涯來說是很大件事,都怕自己做得不夠好,所以在現場會很專心和認真。」劇中她要代入死者感受,角色長期陰沉,更會無緣無故地哭,「我記得有一場與豹嫂(胡蓓蔚)的母女戲,我哭多了20分鐘才冷靜下來,柏豪在旁邊也束手無策,我都感謝他的體諒。當我投入那個狀況,我未必可以立刻去傾偈,我亦盡量不會帶情緒回家,可能回家後會少說話,我本身不是一個易發脾氣的人,如果發脾氣,應該不關演戲事,哈哈!」

今年的元旦日,正是Venus的32歲生日,她稱只簡單跟家人吃飯,對她來說,這天生日,從小到大都有一種壓力,怕大家不去享受自己的新一年,反而替她慶祝。「不過都好,新一年有一個慶祝的原因,大家可以開心切蛋糕。」至於有否計劃做媽媽?她坦言沒有,「現在這個階段才開始有成績,得到大家認同,我暫時會繼續努力工作。」

場地:Harlan’s(The ONE)

 

陳卓賢 星級企業大獎2020 聲夢傳奇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