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評:詐欺的藝術

視評
2017.01.28
7891

三齣雞年賀歲劇以《乘勝狙擊》最有大片格局;由新科視帝陳展鵬領軍,鬍鬚造型搶鏡,澳門外景拍攝,還有鮮見的賭片(雖然實際是千片),最後證明包裝有吸引觀眾的元素,首播高開二十五點。

故事開出講述陳展鵬為首的「千門七傑」同是潘志文門下老千,潘志文挑戰賭王單立文賭一鋪,邀請眾徒弟觀戰,最後被屈出千而遭打斷一隻手,徒弟們決定為師父報仇,各顯所長,終於贏了單立文,但到頭來發現,一切是潘和單設的一個局,只因單欲聘請七傑替他力,但知道七傑用錢請不動,潘因而提議引七傑出手而搜集他們的犯罪證據,以此威脅眾人服務,而最後單頒下的任務,竟是尋找賭場的內奸。單疑似曾殺死吳岱融而搶了賭業王國,亦引發誰是私生子之謎。

劇名雖有一個「勝」字,但別以為這是一齣《勝者為王》或《賭場風雲》或《千王之王》,不難發現,賭錢不是主菜,賭場只是背景;主角以團隊示人,雖有Ocean’s Eleven的陣勢,但這也不是一齣《縱橫四海》或《盜海豪情》或《非常盜》或《盜賊門》,因為七傑不偷不搶;他們不是賭徒,也不是盜賊,而是老千,而且不是專業賭枱老千,反而是一羣職業騙徒。不是賭片,不是盜片,總算澄清了抄襲的嫌疑,但既然感覺有上述影視作品影子,造成觀影落差,不似預期,對觀眾未必是一件好事。

千片亦有種「舊」的感覺。「老千」是上一代的名詞,新一代較熟悉「補藥黨」,又未免層次太低,中性如「騙徒」又欠缺特色。還是日本人厲害,十年前就有《詐欺獵人》和《詐欺遊戲》,名曰「詐欺師」多麼動聽。

其實,千片比賭片難度更高。賭片可以武俠化,天才就是天才,有運就是有運,周潤發要變階磚三就有階磚三,毋須解釋太多,但千片不是。千片牽涉大量實際可行的計謀,就像《乘勝》頭幾集每集都有多於一條的千橋,內容豐富,但橋段容易被觀眾挑剔可行性,但天下間哪有這麼多無可挑剔而真正高明的千橋?因此,當劇情演變成找內奸和報仇,也是理所當然。

許志安 黃心穎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7/01/d50db5213cb79692b9cf3dc6f64ea1e0-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