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評

視評
2016.04.25
664

原罪岑傲明

香港人現實屈服於權力,公餘尋樂,喜歡鋤強扶弱。無享有豐富資源,也有大台的梟雄氣焰。難得有新競爭對手登場,讚新台有市場,罵無也有市場。演員重複、製作慳皮、廠景不真實、題材無突破和情節落俗套,都是無劇惹人詬病之處。

《殭》是無打電視戰一員猛將,主要演員配搭具新鮮感,除鄭嘉穎和陳凱琳外,謝安琪、黃又南和陳嘉寶都是外援;《殭》製作揼本,遠赴荷蘭拍攝,難得香港景都有特色,寮屋區和大學校園在無劇少見,廠景細節雜物都有兼顧。

無很少拍殭屍劇,除了不能賣埠,也不夠大眾化和老少咸宜。殭屍、武俠和功夫都不是無上風劇,也成為了亞視的突破口,但《殭》勇於突破,放棄傳統倫理戲,鄭嘉穎經營午夜食堂,在劇中甚至沒有「家」,角色們沒有「父母」,反而有「師傅」、「師兄弟妹」和「門派」。

作為殭屍片,《殭》不甘做一齣純殭屍片,鄭嘉穎不做殭屍做不死人,而謝安琪做殭屍,卻做一隻忘記自己是殭屍的殭屍,大演殭屍大戰不死人的戲碼。時裝劇加入大量武俠元素,配合大量武打和特技,在無劇都很少見。《殭》世界觀抽離,不像電視劇,更像動畫天馬行空的世界。

批評無容易,但稱讚無要戴頭盔,「不是經常看」和「不小心看到」是慣用詞,連稱讚《EU超時任務》,也要補一句:「雖然很多犯駁……」。稱讚收視和口碑未見突破的《殭》尤其需要勇氣。

《殭》當然有不足之處,但坊間最常見的批評是《殭》不及亞視經典劇《我和殭屍有個約會》。這個觀影心態很微妙,觀眾期待看到相似還是不相似的東西?編審葉天成是《我和殭屍》的編劇之一,雖然不是主創,但很清楚《我和殭屍》是怎樣一回事。《殭》選擇另闢新徑,實際是創作人刻意突破。反而,觀眾期待和製成品不符,劇集宣傳和包裝需要檢討。

不過,觀眾永遠是對的,無劇更是原罪。收視成績欠佳,管理層更應反思,無台格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許志安 馬國明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