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伊朗式遷居》

影評
2017.04.29
5.8k

一場縝密的自我人性檢驗

如果說純粹是因為導演杯葛美國總統而缺席奧斯卡,才令《伊朗式遷居》榮獲最佳外語片,實在是武斷兼侮辱了本片。同項競爭戲碼我連瑞典的《A Man Called Ove》也看了,確是好戲,但《伊》實至名歸技術性擊倒對手了。

片首夫妻所住之居所變危牆隨時崩塌,二人連夜走難,預示安穩平靜的中產生活,將面臨結構性危機,是為序。既是伊朗電影,必充滿導演要批判及諷喻之社會價值觀,如兩性之間的地位眼光觀念,男女嚴重的授受不親,簡單如同坐一車也避忌保持矯枉過正的距離,進一步為女主角將要遇害受到的深度肉體及心靈創傷,有效鋪陳摧毀和侵害性。一環扣一環的架構心思,還有點題的戲中劇《推銷員之死》的暗喻對照,表面雖未必易於拆解,但美國原裝舞台劇一場浴袍戲,變成伊朗版女角要穿得密實再加雨褸,便知這裏的性別政治保守、父系及人言可畏何等吃人。

如果你和老婆,唔覺意搬錯屋,居住在「ex-」妓女之家,老婆還要沖涼時(脫了衣服)被妓女的熟客撞了上來「認錯人」擾攘一番,令女主角頭穿血流,更重要是這兇徒令她蒙污羞恥。非禮,赤身露體,一個陌生男人,身體接觸,就算沒有性侵犯都足令女主角惶惶不可終日生如刀割。然後再築多一層深意更有希治閣式懸疑和罪與罰的探問。如犯罪片的追兇,丈夫執意要找出逃去的真兇討回公道。他由好好的一位老師,變了性格脾氣,恨之一字、仇之一念支配了生活。追兇,追到了呢?如果兇徒不是十惡不赦,你可會濫用私刑?你會變得和不法之徒無異?

最後一道殺着拋出罪與恕考驗人性和靈魂的根本,道德反省及密室審判之精采,令人想起最優秀的Woody Allen在《Crimes & Misdemeanors》中的內心鬥爭,良心飽受自我魔鬼天使的拉扯如凌遲。最厲害的懸疑,不是關於故事如何發展,是關於人最後如何做決定。我們面對主角同樣的處境又會如何?為了一己私欲:雪恨、名譽、報仇,我們又可以去到幾盡?你和家人,日後又能面對這個可以殘忍不仁的自己嗎?令你忐忑難安的掙扎之外,最後還有普渡,善哉,厲害。

(畢明評語:一定要看)

馬國明 關智斌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