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明影評】《筆規則少年日記》:離地逃亡的歷險與溫柔

影評
2017.01.09
1129

maxresdefault離地逃亡的歷險與溫柔|畢明:不妨一看

史提芬京說過,中學階段是人生其中一個最恐怖的時刻,他創作的不少驚慄小說,也發生於中學校園。為什麼?大概那時候你再沒有「小朋友」、「小學雞」的年齡掩護和開脫,你自己又開始希望獨立卻又處處受制,當然同輩和長輩也以「夾層式」態度招待你。在大人和細路的過渡期,人性的掙扎和陣痛可以很恐怖。(史提芬京說的包括青少年朋輩欺凌的殘忍)

《筆規則少年日記》,英文片原名是Middle School: The Worst Years of My Life,從初中生偉仔眼中看他人生中最糟的幾年。這是集幻想與狂想於一身的少年中學日記,某程度雷同文學經典《湯姆歷險記》,本片的險和壞人,來自可怕的大人和叫人窒息的教育制度,對未能完全決定自己命運的少年,覺得矯枉過正的校長和吃人的規條是妖魔及煉獄,很正常。通過想像,加入動畫,擅長畫畫的偉仔還利用自己的才華,把壞人給他的迫害具體卡通化,若能以少年之眼看世界,其實頗新鮮過癮,套路和況味,頗像迪士尼出品。

專橫極權的校長,比技安更技安,求學就是求分數的標準考試,比酷刑更行刑,還有母親快要再婚的賤佬後父,困在中學時期的偉仔沒法反抗,甚至無法表示不滿,「細路仔要聽大人話」,沒有得到「小大人」應有的尊重,是卡在尷尬年齡最大的悲苦。片中的積極暗中向極權說不,整蠱校長、挑戰校規,招數抵死也算好玩,瞄準權力的無理反叛有理。你可能說故事離地,其實是少年的一種逃離,也讓同年紀觀眾,或有過共鳴經驗的看官,可以無傷大雅地向不義的教育迫害和家長疏忽進行一次集體逃亡,集體掟番茄,舒舒氣。

作為狂想式喜劇,它像screwball comedy有它的胡鬧,但能令人發笑,你可以說公式,但我欣賞它對恐怖初中夾縫期的陣痛之體諒與溫柔,讓求生不得求死未到的階段得到發洩,也是功德。

許志安 馬國明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7/01/maxresdefault-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