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PS影評】《怒》

影評
2016.11.14
683

rage-1源自無力感的憤怒|PS:不妨一看

無力感原來很沉重,沉重得令人透不過氣,無法逃離。看完《怒》走出戲院,低氣壓持續一晚。日籍韓裔導演李相日擅長拍攝社會邊緣題材,繼上回《惡人》後,這次他再次改編作家吉田修一小說,也再次找來妻夫木聰,破格飾演對感情不認真,對人也不信任的同志,和《白雪公主殺人事件》男星綾野剛的破格情慾場面成為話題。從演員牌面看,宮崎葵、渡邊謙、松山研一、森山未來粒粒巨星,從商業角度來看,絕對是票房動力,但我更欣賞的,是導演調度演員的能力,每一位演員都拋開了既有的包袱和戲路定型,發揮空間十足,聯手打造出這部日本社會病態眾生相。

一宗離奇殺人案,牽動多組人物錯綜複雜的關係,每個角色都有着自己的傷痕,加起來正好整理出日本社會的集體瘡疤,無法治癒,一頭栽下去,只是萬劫不復的痛苦深淵。宮崎葵飾演的愛子,在東京從事色情行業後,回到漁村老家返璞歸真,希望與身份不明的哲也(松山研一)結婚,卻令愛子的漁夫父親(渡邊謙)起疑;妻夫木聰演的中產廣告人玩世不恭,直至遇上同樣身份成疑的直人(綾野剛)才學會如何去愛;第三組人物在沖繩相遇,無業漢信吾(森山未來)在無人島巧遇傾慕他的高校女生泉(廣瀨鈴)。三組人物的連結點,就是每組人中都可能潛藏着離奇殺人案的真兇。

誰是兇手或緝兇過程並非《怒》的題旨,兇手是誰的懸念其實只是引子,李相日帶我們經歷的,是一個沒有信任,互相猜疑的人間世。令我驚訝的,是導演對沖繩美軍問題亦有觸及。片中的沖繩再不是平時大家腦海中浮現的度假天堂,而是全體日本人面對欺凌和污辱時,無力反抗的象徵。沖繩美軍性侵甚至殺害女性的案件時有發生,但當地民眾除了抗議,還可以做什麼?正如片中暗戀泉的男生辰哉所言,繼續遊行集會,就真的能改變現狀,把美軍逐出沖繩?飾演辰哉的少年演員佐久本寶本身也是沖繩出身,相信對此更有感受。嚴重無力感化成永難消退的怒,看得沉重,也被導演的魄力感動。

黃心穎 鄭秀文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6/11/rage-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