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屍手機》

影評
2016.10.17
854

【爛如喪屍之作|畢明:可看可不看】

一街都係:Smombie。Smartphone + Zombie,2015年度潮語之一,發源地為德國,形容那些拿着手機便沒有了人性,如鬼上身的喪屍。新科技把人性吞噬了,失去了自主,失去了生活,失心瘋一樣成為只有軀殼,沒有靈魂的「機屍」。

《喪屍手機》擺明車馬炮是警世寄寓,反思這個當代現象,Smombie毒的傳播和遺害,人倫崩壞,關係崩潰,社會失衡。不知道電影原著作者Stephen King是否早知道這個德國詞語而受啟發,但我們身邊總有三五七件手機喪屍,又何須啟發?

諷刺是真的,但影片是爛的。

看過《屍殺列車》你更會明白,什麼叫優質喪屍片。除了特技化妝,爛面爛身穿頭爆眼的官能,喪屍片要有人物性格發展,角色要有領悟夠立體。本片的兩名男主角,由頭平面到尾,而性格心態幾乎可以說是零起伏層次遑論變化,總之一味撲出喪屍,打打殺殺,好危險呀,血呀,死唔去,又一段,當然其他毫無意義也無劇情成分的配角,都是負責逐個死的,老實說,這類傢俬型擺設角色,誰幾時如何死真的who cares。

男主角「回家」搵仔搵老婆的一段路,令電影除了是喪屍類型,也同時化身公路電影,但可惜是每一站每一程分別意義不大。沒有對建制和秩序盪然無存作深思,也沒有因歷練而覺悟前非,根本就是多一套不多,少一套絕對不少的喪屍片罐頭作品。連回家是怎樣的一種回頭是岸,都沒有表達出人性的回歸。

別以為有一個瞄準現世手機病態的末世比喻,就可以流水作業,手機喪屍和其他「傳統」喪屍的教訓有什麼異同?在災難之中,又有沒有催生什麼掙扎矛盾和人性陰暗?全部都零着墨,如此電影,才叫人寧願暫時忘形上網好過,冇靈魂的爛片本身也是喪屍一種。

許志安 鄭秀文 蔡一智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