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離地公社》

影評
2016.10.03
829

【世上從無烏托邦|PS:不妨一看】

共產主義其實是一種只會在烏托邦存在的理想主義。不論階層不論背景不論出身,然後人人齊齊歸零個個平等,但諷刺的是在這種違反人性的「平等」下,總有些人會比另一些人更「平等」。丹麥導演Thomas Vinterberg執導的這部《堅離地公社》,背景設定在社會日趨繁榮富庶的七十年代末期。在丹麥這種已高度發展的先進國家,中產階級的拘謹魅力或許就是像片中一眾主角一樣,追求一種人民公社式的大愛大同。當然,前提是發起人其實生活無憂,才可有能力追求精神層面的崇高價值。新聞主播Anna(Trine Dyrholm) 和教授丈夫和樂安穩,只是多年婚姻轉趨平淡甚至出現暗湧,令Anna決意突破框框,把自己新遷入的大屋變成公社,讓各方有興趣人士入住。

公社開放,住客來自五湖四海,妙在身為屋主的Anna夫婦能摒棄自己作為屋主的優越,放棄話事權,主張凡事投票,就連Anna丈夫與女學生有染,女學生打算搬進來同住,Anna仍能堅持由住客們共同投票決定是否讓她入住,為實現公平原則和投票議事的民主精神而犧牲小我,繼而發現自己無法承受情緒崩潰,一切正好說明公社的理念雖好,但人性中的七情六慾,自私自利,在公社的體制下只會以扭曲的形式繼續存在。故意壓抑自己的慾望,或利用公社名義大義凜然為自己圖利,投射出妒忌與憤怒,凸顯的正是人性的虛偽和黑暗。

演Anna的Trine Dyrholm是丹麥資深演員,這次演出亦能把角色由自信到失控的過渡拿捏精準,成為柏林影展影后絕不為過。電影讓人反思的,是這種離地理想主義在現世中是否可行,當貧窮基層和富裕階層活在同一屋簷下,大家的話語權相等時(而在現實生活中這件事根本不可能發生),富裕階層是否真的可以真心覺得自己並非高人一等?不同階層的矛盾應該如何化解,相信是永遠沒有答案的難題。

馬國明 許志安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