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地阿拉發》

影評
2016.08.15
865

中伏過後有療癒|畢明:不妨一看

人生有時會讓你徹底中伏,但又在無法估計下柳暗花明。《沙地阿拉發》(究竟是什麼鬼戲名來?)是療癒系電影,非常的坎坷過後有艇搭,不是勵志,也沒糖衣,但療癒。

可能正如雙Tom都過了事業高峰期,導演Tom Tykwer和Tom Hanks都很久沒找上另一高峰,合作下拍雙失中年Alan Clay隻身當哥倫布,發現沙特阿拉伯這商業新大陸的故事,有發配大西北和異域和番的荒涼,不是拿着琵琶出塞的昭君,但是挽着公事包出差的推銷員,去到沒有接待禮貌,求生意唯有矮了好大截的「失敗者」,他抵受着一切文化撞擊之餘,無法不在失望和沮喪中螺旋形向下自轉。一切外在的黃沙萬里,衣式之異,言語之雞鴨,生活方式之差別,共同高聲提醒他百分百Lost in Translation。處處碰壁,毫無起色,工作不順利,連背脊也有肉瘤和他作對。

但別忘了,導演成名和貫徹的,從來有奇斯洛夫斯基也深愛的命題:fate and chance。一切是命定還是偶然,天知,但他既來了不毛之地,又不是《沙漠梟雄》,最多是滯留《機場客運站》的可憐鬼之遠房兄弟,何不放開懷抱,觀光一下上天為他安排了的當地友情、一夜情和另一春愛情。

節奏不算慢,但情節推進拖滯,他的孤獨、挫敗感、被拒絕,和世界競爭、工業進化、商業全球化、企業本身也會陷入中年危機等的反思底下,他的低潮期實在太長太鬆散。幸好有些電影能以一兩幕戲救全家,言有盡、意無窮,透露只此一家的詩意:Alan Clay假日與當地導遊深夜守護羊羣獵狼,當其他人去了夠鐘唸經,他是唯一一個目睹狼入羊羣的人,舉了槍,他沒開沒殺,狼也沒傷害羊的走了。那一幕,完,或許,Alan表面也是那隻孤狼,美國佬隻身去了中東。物傷其類。

還有臨尾一場,他沙發上和女醫生說童年故事,那些年,Alan與爸爸野外露營迷路,寒夜,一起取暖。或許,人到中年,如郁達夫說「生不容易死不甘」,最重要不是再創高峰,是找到一個好人互相取暖,找到,甘心留在塞外。

───────────────────────────

迷失中年療癒小品|PS:不妨一看

美國夢是什麼?先別說那位長期霸佔電視畫面,比做戲更浮誇的狂人特朗普,單看這幾年有關金融海嘯災前災後的荷李活電影《孤注一擲》或《寡佬飛行日記》,自然明白所謂美國夢其實早已隨雷曼爆煲而成為只能令人悼念,甚至彷彿從來沒有在歷史上出現過的神話。

湯漢斯主演的這部《沙地阿拉發》,開宗明義打造雷曼後的男人中年危機。一開頭的MV式畫面,rap出了經濟崩盤後的傾家蕩產,靚老婆也要bye bye。最重要的提問,就是湯漢斯的無奈叫喊:「How did I get here?」金融海嘯捲走的不但是金錢,還有千千萬萬無法重新開始的玻璃心。

電影改編Dave Eggers小說,由德國導演Tom Tykwer執導,再次和湯漢斯合作的他,合作上明顯比上回《雲圖》更有默契。片中湯漢斯飾演的Alan與妻子離異,女兒正值青春反叛不確定期,再加一個不了解也不打算明白他的老爸,附送公司業績陷入困境令他肉隨砧板,血肉橫飛地演繹何謂中年危機。故事由Alan被派往沙特阿拉伯向國王推銷hologram視像會議系統開始,虛擬的電子影像產品和沙漠上的海市蜃樓別無兩樣,Alan在當地日日苦等為見國王,人生就如戲中的茫茫荒漠般,一望無際但毫無方向。Tom Tykwer處理美國人在沙特阿拉伯生活的文化衝擊,雖仍有異國風情的痕迹,但也看出他已努力淡化傳統荷李活對中東風俗的典型偏見,至少並沒把當地人物誇張化或當成奇景。當地人的離奇工作態度,為發展而發展的高大空,也處處散發荒誕幽默。

湯漢斯演平凡迷失中年手到拿來,那個長期困擾他的背部腫瘤,或許可以解讀為他內心揮之不去的莫名恐懼和不安。戲中提及Alan N年前任職單車企業高層,被中國以廉價技術大量複製,到沙特阿拉伯賣hologram也一樣輸給中國,暗藏美國對中國的恩怨情仇。電影節奏輕鬆明快,危機過後命不該絕,態度積極樂觀,算是讓迷失中年暫時療癒的小品。

黃心穎 馬國明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