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下女誘罪》

影評
2016.07.04
784

時代下女對一切復仇|畢明:不妨一看

朴贊郁沒有進步過,不進,則退。

30年代日治殖民統治下的朝鮮,流氓老千夥拍扒手,合謀騙財騙色的故事。先不理如何改篇Sarah Waters原著的《Fingersmith》,這歷史犯罪小說,從佈局到千局,基調是政治、階級、性別、人性的鬥爭和肉搏,爾虞我詐,攻心蝕骨,賤格不仁,以下三濫的鼠竊狗偷伎倆,暴露人性最黑暗赤裸的慾望和卑劣,在差不多要粉碎你最後一點惻隱和信念之前,又暗渡陳倉一抹良知與希望。

騙子扮伯爵,扒手淑姬混入豪門當「下女」,服侍承繼了龐大遺產的小姐秀子。變態監護人姨丈要吞取她的財富,伯爵找下女裏應外合騙小姐成婚人財兩得。兩男兩女,來自貧民窟和上流社會的兩個陣營,說日文的代表權力高尚和囂張,說韓文代表低下奴僕和吞聲,處處是富貧、男女、道德vs奸險、慾望vs貞潔的對壘和拉扯。

不同的章節,從不同人的視點說同一個故事,看誰的慾望和掙扎,源於怎樣的成長和性格,於是你千我我反千你,千來騙去,在亂世為生存保利益求歡愉,沒有誰比誰高尚,也沒有人可以奢侈純真。

命題,還是「朴氏復仇」。所有你呃我千,是對時代復仇、對歧視復仇、對階級復仇、對貧窮權力財富男女不平等復仇,報復每個朝鮮人成為時代下女的身份突破,伺機騙過時代升呢。變態的情慾、扭曲的歡愉、肉體的官能,是惹味的調味,叫虛偽的上流社會,醜陋的雄性支配、獸性的肉體極樂,被復仇時更滋味。說到底,女性之間的騙假情真,赤裸見誠最後勝利。

可惜是如此課題和觀點並無新意,導演說故事和找角度也不新鮮,自作刁鑽地把故事說兩遍顯得重複拖滯,節奏肥重,再多的裸露血腥和金瓶梅意象/想像也枉然,復仇,要痛快!

───────────────────────────

自主女性情慾|PS:一定要看

大師終於回來!名導朴贊郁歷經進軍荷李活首作《Stoker》的心灰意冷,回到韓國拍出這部奇情奇詭,充滿情色但絕不低俗,文學味道濃烈的《下女誘罪》。片名中的「下女」其實是韓文「女僕」之意,朴贊郁把英國作家Sarah Waters小說《Fingersmith》中的維多利亞時期英國搬到日佔時代的韓國。四個角色,三種觀點,一間大屋,打造出羅生門式的故事,每個角色背景截然不同,共通點是大家都有自己的黑暗面,配以朴贊郁電影常見的華麗暴烈風格,打造出這部令人目眩,戲味緊湊,令人不敢錯過一分半秒的奇片。

《下女誘罪》片長兩個半小時,但節奏掌握極佳,一個故事以三種角度出發闡述,觀眾就像從砌圖的碎片中還原全貌。實力影帝河正宇是假扮伯爵的職業騙徒,密謀與富家小姐秀子(金珉禧)結婚再奪其家產。為令計劃成功,他更找來扒手少女淑姬(金泰梨)當秀子女僕。第四個角色是秀子的姨丈(趙震雄),是大屋的主人,也是傳統父權的象徵。

騙財是引子,真正入局入迷的是慾望和想像。秀子從小便被姨丈禁室培慾,所謂「培慾」就是讓她飽讀世上色情文學,然後由她朗讀。來參與朗讀會的士紳名流,愛的就是秀子朗讀《金瓶梅》時帶來的快感,有趣的是秀子和他們保持頗遠的距離,令劇場演出,表演者和觀眾相對的感覺更加強烈。性興奮全來自文字的想像空間,是名副其實的erotic,一點也不graphic。

全片真正graphic的性愛場面,倒是來自秀子和淑姬的女同志情慾。二人的感情逾越階級藩籬,由開頭曖昧挑逗的沐浴場面到其後的郵輪一幕,兩女都走出了傳統同志想像中的「男」「女」角色扮演,二人唯一以明顯「男」「女」造型出現的一場,也只為逃過日軍的追查。兩人的性角色彼此對等,主動追求及享受沒有界限和設定的性愛歡愉。當一切回歸最本能的愛與性,所有定義注定多餘。

黃心穎 許志安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