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白》

影評
2016.04.04
712

史詩式自毀的悲涼畢明

對於電影,我會感情用事,但評論不會。《馬克白》作為一部全球觀眾滾瓜爛熟,被循環再拍過無數次,如今再被搬上銀幕,我給它四個字﹕歎為觀止。

但我必須同時給你溫馨口味預警,到底莎士比亞不是所有人的茶,就算導演Justin Kurzel這一壺泡得特別香,特別推陳出新,演出的Fassbender和Cotillard更特別無話可說,其high-art味不是一般脾胃受得了。

權力、野心是癌,可以從內吞噬摧毀一個人,至腐壞刻毒無葬身之地。最新版本的Macbeth,可能是史上最惹人同情的暴君,由勤王忠臣猛將,因女巫預言成王而被權欲沖昏頭腦,謀奪帝位是個「她」人種下的心魔,一團黑色的烈火,慢慢把馬克白的良心燒出毒焰,弒君殺政敵妻女,疑神疑鬼剛愎自用,由成王一刻,他就被自己和Lady Macbeth推上不歸路。

但Fassbender沒有把他演成魔,卻演成一個充滿人性缺憾的可憐悲劇,一場場獨白、一幕幕掙扎,赤裸地呈見他的脆弱、顫抖、自厭,然後惶惶不可終日,讓負面教材好好向全世界示範,弒君成王是一門非常不化算的爛事業,真正賠了夫人又折命,死老婆又自毀,不可一不可再。

Lady Macbeth也在母儀天下之後,目睹夫君日漸人性理智潰爛,被悔與痛蠶食得如凌遲,儲心積累厚黑歹毒贏回來的大好江山,無福消受。眼前一個大好戰將,曾經是君子,人唔似人,淪落成一個瘋狂暴君,情何以堪,野心也是她自殘的劇毒,唯有畏罪一死。

Cotillard也把Lady Macbeth演成史詩式悲劇,她一心為夫事業謀算,對他後來的暴行欲阻無從。男女主角明明在唸古文,卻像無障礙和你說話,情感情緒細膩得叫你悸動,攝影師Arkapaw把中古蘇格蘭的冷晦、淒絕、烽煙戰場、血紅天空配合殘酷的蒼涼,讓看官冷嘗魔性如何令人墮落,厲害絕倫。人家再拍莎翁,又再突破,我們為何再拍金庸,永無寸進?

黃心穎 鄭秀文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