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麥女孩》

影評
2016.02.22
793

真正天下最遠的距離

貌合神離,同異夢,發生在兩個人身上,已經夠內傷斷腸,日日溢血飲恨咬唇,如果發生在同一個人身上,自己的性別和自己的肉體貼錯門神,自己的性別身份,和自己與生俱來的身體道不同不相為謀,那麼性別就是你的詛咒,身體就是你的監獄。

《丹麥女孩》是關於一個丹麥男人的生命悲喜劇,喜是他改造自己的勇氣,悲是男人一直未能安然地以自己的性別認知生存,自小由混亂驚怕,長大了壓抑扭曲從俗,Einar Wegener直至與太太Gerda結了婚,婚姻美滿,人生還是一場虛假的表演。他在演一個男人,在精神上性格上自我認知感覺是,是女的。

天下間最遠的距離,莫過於此。莫過於這種掙不脫的自我否定。導演和編劇選擇眼於Einar對「修正」身心性別矛盾的渴求,追求做自己的勇氣,沒有以獵奇眼光,看男人「扮女人」的caricature況味。值得讚許。第一次初穿女裝,淺嘗「做回」女人的滋味,Eddie Redmayne把少女式悸動乍喜演活了,然後一路是他投入另一個我,化身女孩Lili Elbe的自我釋放和追求。和男人拍拖,和老婆做不了愛,卻描畫不出深刻的掙扎和悲哀,那時代那窘迫,豈能不傷絕?反而他妻子Gerda的情緒和掙扎卻立體有層次,由遊戲式和老公玩男扮女裝,到假戲真做,她由愛這男人到成全他做女人做自己,一切都是大愛的痛苦、犧牲和消化,Einar的追求卻嫌平面,社會和時代的壓力也略過,悲劇就欠嘆息了,演員再好,也不刻骨。(畢明)

流動性別身份

性別身份從來無絕對,「男人」和「女人」的身份總是由社會定義。男人應該陽剛,女人應該溫柔,黑白分明得不可思議,因此,當《丹麥女孩》中的畫家Einar Wegener因臨時為也是當畫家的妻子Gerda反串當女模,並因而發現自己原來是一個女人時,在百多年前的社會來說可謂難以想像。那個moment,就像《Carol》中Carol 到百貨公司買玩具而與店員Therese邂逅一樣,電光火石改變一生。

英國男星Eddie Redmayne之前演霍金令人驚艷兼輕鬆奪得奧斯卡影帝殊榮,這次他再向高難度挑戰,飾演希望變性成為真正女人的男人,Eddie Redmayne穿起女裝時嬌柔嫵媚,成為女人時也彷彿登時自覺要角色扮演。從文化研究角度來看,Einar也一樣內化了社會對女性形象的期望和要求,令他/她穿起女裝便自動調校及放大大眾心目中的女性特質,處理安全保守。

全片最值得玩味的,其實是Einar和妻子Gerda的關係。當Einar向Gerda表示希望進行變性手術時,Gerda那義無反顧的支持令人讚歎,而當Einar穿起女裝以 Lili身份示人時,「她」和Gerda則由夫婦關係演進成姊妹淘,情誼微妙複雜,也展示了性別身份的流動性。他們是夫婦,也是好姊妹,更可以被看成是另類的女同志戀人。Eddie Redmayne贏盡掌聲不足為奇,更搶鏡的其實是飾演Gerda的Alicia Vikander。她處理面對丈夫突變後的心路歷程,難度比純粹變成女人撒嬌的Eddie Redmayne更高,更光芒四射的,其實是她。    (PS)

馬國明 黃心穎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