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龍大時代》

影評
2016.02.08
866

「被歷險」但領悟膚淺 畢明

還算有趣和好看精采之間,如此遙遠。

如果Pixar的平均水準都能達到精采好看,《恐龍大時代》是低於水平,完全與《海底奇兵》和《玩轉腦朋友》等未可同日而語。最大的分別是創意欠奉,公式格局,情味慣常,驚喜不大。

公式湯底﹕一個少年,離家歷險,交上好友,從旅程中成長,克服不足和恐懼,領悟蛻變,成為一個更強更成熟的自己。

本片的恐龍阿勞,膽小鬼一名,未算醜小鴨,但是underdog,意外「被歷險」,一個人面對生存,在野外求存,但其實一切成敗在細節裏,今次略平庸。他的性格建構,流於表面,他爸爸說他是比父親更好的人,但如何好呢?更有智慧、更堅毅,還是更善良呢?不知道。

他和小野人Spot的友情,似是Spot的功勞,多於他的過人之處,結成好友的過程,有趣有喜劇感有少少人生道理,遇上其他恐龍和捕食者,阿勞要學識堅強,這都是基本求生,沒有什麼領悟可言,大自然的無情不過是定律,物競天擇汰弱留強是五毫錢的道理,淺入淺出不痛癢。關於友情關於家庭,也是大會指定窩心,比較簡陋平面。

視覺上,畫面製作仍有Pixar功架,好幾幕大河暴怒,天地山河壯麗無疑呈現得美不勝收,但內容實在是套餐A,可吃,可不吃,無損失。

無可厚非過節小品家明

同樣是去年出品,同樣以旅程與成長為題,Pixar的《恐龍大時代》顯然比不上《玩轉腦朋友》。在於一切太面善吧,不過是最弱小傢伙如何克服重重困難成人的故事。以動物喻人屢見不鮮,蠻荒之地亦擁抱(異性戀)家庭價值、父慈子孝的倫理;故事世界正邪分明,重視家庭的壞不到哪裏去。《恐龍》比較獨特的是平行時空,假定恐龍幾百萬年前沒滅絕,但人與恐龍共處的電影也不計其數了,不算真的很新鮮。另一新噱頭是人類不善語言,因此反被地球霸主恐龍支配,成為牠們的寵物。

於是有恐龍阿勞跟寵物細細粒的歷險故事。Pixar故技重施,兩個要角不用言語,就像Wall-E一樣深摯動人。精細場景是本片另一賣點,大自然的擬真儼然照相寫實主義,跟卡通角色其實有點格格不入。《恐龍》向西部片致敬了,「紀念碑谷」場景、趕牛的浩瀚場面、口琴音樂,讓人想起尊福的經典電影。對了,故事的擬人法還有一點,迷惑龍家族是務農的,靠近河流文明,落地生根;暴龍則是遊牧民族,逐水草而居;只有翼龍一貫的野性橫蠻,又乘人之危(靠風災餬口)。意料之內的角色與故事,驚險兼而惹笑(中毒幻想最好玩),談不上什麼深刻道理,但作為農曆年的老幼咸宜小品無可厚非。Pixar照例有同場短片,這次是《奇幻英雄聯盟》,亦父與子故事。Pixar聰明的包容不同種族與文化,印度神佛與美式卡通英雄連成一起,兩代原來那麼遠這麼近,還真虧他們想到。

馬國明 許志安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