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味人間》

影評
2016.02.01
897

醫治隔絕的甜美普渡畢明

與世隔絕有兩種,被隔絕,與自我隔絕,《甜味人間》其實是甘味的,嘗真一點,甜中帶苦,甘苦自知的人物傷其類,互相取暖,相互救贖,看見別人和自己身上的療癒和美善,心靈慢慢像煮紅豆的,熬出了久違、潛藏的美好,有種普渡。

櫻花、陽光、春日、微溫,銅鑼燒的紅豆餡,於店長千太郎都是無味的,看不見的,感受不到的,他因為自己的過去,過去揮不去的罪咎和追悔,扛包袱沉重而麻木過活。他差不多自絕於天下,以隔絕自己從為懲罰,作為保護層,免自己嘗到痛苦,於是也嘗不到人間情味。

德江婆婆卻是幾十年來因病被與世隔絕的人,有機會,她選擇主動走出囚牢,她努力和世界聯繫,大至天空土地,小至花香小蟻紅豆,她都用心感受尊重,因為與天地萬物溝通的自由不是必然的。身為痲瘋病生還者,她從千太郎身上看到熟悉的沉默和隔絕,她活在封閉病苦中太久。

煮好豆沙餡,是為了紅豆,不辜負它長得好,天地萬物她都擁抱欣賞,德江的生命態度,煮豆的誠心,叫千太郎尋回感覺,對生活的感知和味道。他因為坐牢見不了母親最後一面,德江如填補了那空虛和缺席,他的店聘用了德江,也叫她如願可以一嘗痲瘋病院以外的世情。最後,她留給千太郎的,是苦盡甘來的甜美感悟,走出隔絕的舒泰與悠然之甜。

銅鑼燒的人文關懷PS

向來喜歡河瀨直美的電影,從她的作品中深深感受她對人和自然的關懷。《甜味人間》由銅鑼燒帶出老中青三個角色的孤獨與寂寞。開設銅鑼燒店,沉鬱硬朗的千太郎(永瀨正敏),每日來捧場的高中生若菜(內田伽羅),以及身份神秘但煮得一手美味豆沙的老婦德江(樹木希林),三個受傷的靈魂相遇,背景出身各異,但同樣經歷有苦自己知的傷痛和無助。

對永瀨正敏的印象始於90年代羅卓瑤執導的《秋月》中他演的浪蕩男,近期他主演台灣電影《KANO》中的教練也令人印象深刻。今次他飾演銅鑼燒店店長,因過往的陰影而把自己丟進麻木刻板的生活,與德江既是工作夥伴,也是相濡以沫互相扶持的好友,直至德江的痲瘋病人身份曝光,小店生意面臨重擊,千太郎礙於店東壓力不得不把德江辭退,他那憤怒但無奈的神情,還有之後到痲瘋病院探望德江時那內疚的淚水,絕對讓人動容,也讓人體會無知和歧視的可怕。

全片以櫻花襯托傷逝意境,看電影就像看繪本,清麗脫俗。萬物有靈,四時更替,花開花落,人與大自然融和為一,看完後仍不斷回味。電影宣傳人員很有心思,優先場時向觀眾派發銅鑼燒。一邊吃一邊想起片中那盤用心炮製的豆沙,成就完美窩心的觀影回憶。

黃心穎 鄭秀文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