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離現實的血腥:三池崇史

影評
2015.09.14
671

據說《殺手阿一》當年在多倫多電影節上映時,每個觀眾都派一個嘔吐袋,這分明是宣傳伎倆和開玩笑,不經不覺這部電影已是14年前的作品。導演三池崇史所拍的電影多不勝數,重複而脫離現實的殘殺,見證日本人隱藏在心內的,對這方面的非現實化,以超現實來解除現實的壓力,從而繼續以容忍,不問世事的方式生活下去。坦白說,三池崇史已經投入自己的世界,成為一個不斷地重複的血腥恐怖印刷機器。

日本是個非常奇怪的國家,不是他們有異於其他種族的地方,而是他們的性格實際上是強化了人類內心某處的基因,變成有點像《Walking Dead》系列的喪屍,不同之處是他們沒有殺傷力,卻同樣每天地在街上亂撞,沒有目的沒有思想地「活着」。

《要聽神明的話》已經將日本流行的校園恐怖故事,發展成全卡通格局的,人畜無害,但又刺激好玩的血腥遊戲。我不知你們看時有什麼反應,我是既笑到倒地不起,也悲傷到倒地不起。像《惡之教典》都是毒害年輕人的作品,不是說電影中那些殺戮和血腥場面在毒害他們,而是那份近於打遊戲機的,投進在超現實世界的官能刺激,把他們扯離現實上的一切苦難和危險境地,成了把一切都看作是虛假世界的延續。最新出版的影碟《惡之食女》,三池崇史漸漸地將自己迫進一個密室,關上門胡亂地大演殺戮的故事,等於是精神上在做gym,做完了,強化了自己的麻木。

翻查三池崇史自《殺手阿一》後的作品,我們看到的幾乎都是同一個模型弄出來的產品,唯一我比較欣賞的是《十億追殺令》,其他坦白說,總覺得他開始變得好土,變得過時了。《惡之食女》將現實和戲劇刻意混淆,主演夫妻的一對情侶,在演出《四谷怪談》因為過分入戲,漸漸地故事的情節開始出現在現實裏。三池崇史是不是開始自覺自己的作品早已成為自慰藥?懷疑自己對現實世界的脫離?我想不是,他並沒有走出什麼現實和戲劇世界的意思,在他心中大概兩者根本從來都是同一個世界。   阿俠

黃心穎 鄭秀文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