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被定型 Bob Dylan冷對諾貝爾

大話西洋
2016.10.25
1048

「我只是出些唱片,有人卻會花那麼多精力去鑽研每個字……我真不明白。」卜戴倫(Bob Dylan)對於有人自稱「戴倫學者」(Dylanologist),研究他每句歌詞時這樣說。可是這位唱作詩人如今卻史無前例地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得獎消息公布一星期後,諾貝爾當局仍未聯絡到他,未知他會否在十二月到斯德哥爾摩出席頒獎禮,卜戴倫至今未有公開談得獎心聲。對於文學獎殊榮,卜戴倫是否如一貫性情,不喜歡被定型?

上星期四,諾貝爾當局宣布卜戴倫獲文學獎當晚,卜戴倫正在拉斯維加斯演唱,演唱中沒有提到自己得獎,並在最後以法蘭仙納杜拉一曲《Why Try to Change Me Now》作結。卜戴倫是否憑歌向諾貝爾獎項委會員表態,不得而知;可是他得獎的消息,卻在文學界掀起爭議。黎巴嫩作家Rabih Alameddine在微博發言:「卜戴倫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就如曲奇連鎖店Mrs. Fields奪得米芝蓮三星一樣,如同邱吉爾獲文學獎一樣荒誕。」不過,有傳是今屆諾貝爾文學獎入圍者的魯斯迪(Salman Rushdie),卻稱卜戴倫是「吟遊詩人傳統的承傳者,獎項實至名歸。」

其實,自卜戴倫六十年代出道起,他的詩一般的歌詞已影響深遠。無論是抗爭歌曲《Blowin』 in the Wind》、《The Times They Are A-Changin’》,抑或流行榜首歌如《Like a Rolling Stone》及《Knockin』 on Heaven’s Door》,卜戴倫的歌詞廣被分析研究,他的作品早被評定是詩歌,而他則是唱作詩人。從六十年代的民歌與鄉謠音樂、七十年代的電音、八十年代的宗教歌曲、九十年代與多位殿堂級音樂人組成的The Travelling Wilburys、二千年代甫推出即成流行榜冠軍的《Modern Times》,卜戴倫早已是搖滾樂壇的桂冠詩人。在搖滾流行樂的六十年歷史裏,他的作品傲視同儕。他被選為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重新釐定「文學」的界限,並把高等藝術與通俗流行文化的界線模糊。可能對於曾獲得格林美獎、奧斯卡、普立茲獎及美國總統自由勳章的卜戴倫來說,諾貝爾文學獎只是對他漫長與豐盛事業的另一個肯定。●

鄭秀文 馬國明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