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拍《斯諾登風暴》 奧利華史東九次訪爆料主角

大話西洋
2016.10.04
1235

奧利華史東要拍《斯諾登風暴》並不容易。「荷李活每間片廠都拒絕我們,自我審查是很真實的一回事。」他說,他不相信荷李活推卻投資及發行《斯諾登風暴》是因為國安局的陰謀,只是實實在在的怕得罪美國政府,所以作出自我審查。斯諾登是個燙手山芋,除以《殺戮戰場》、《華爾街》及《驚天大刺殺》馳名的史東之外,沒有人敢碰。史東原本也不敢碰這個題材:「這是個仍然活生生的突發事件,情況每日有轉變,以活着的真人真事作電影題材往往棘手,因為很可能會被人告,而事主有時也會倒戈相向。不過,我愈想,就愈希望拍這部電影,到最後不能自拔。」史東說。

為籌備《斯諾登風暴》,史東到莫斯科探訪在當地居留的斯諾登,不是一次兩次,而是九次。「在兩年內九次拜訪後,我們從斯諾登本人身上取得了很多第一手資料。這令故事很震撼,而且很刺激,因為故事發生在此時此刻。」史東說。在片中飾演斯諾登的《心跳(500)天》及《潛行凶間》男星祖瑟夫哥頓利域(Joseph Gordon-Levitt)亦到莫斯科拜訪斯諾登本人。在片中現身的斯諾登為影片提供意見,但沒有收取分毫。

除跟斯諾登本人攞料外,《斯諾登風暴》製作人亦分別以七十萬美元及一百萬美元收購由路克哈丁(Luke Harding)撰寫的《斯諾登檔案》(The Snowden Files)及由斯諾登的莫斯科律師Anatoly Kucherena撰寫的小說《Time of the Octopus》作影片藍本,並向奧威爾(George Orwell)的著名極權主義反烏托邦小說《1984》取靈感,作為大綱。影片追蹤斯諾登由九一一事件後愛國心重,投入軍訓,至加入美國國安局,在局內平步青雲的路途,亦描述當斯諾登在國安局工作時發現美國政府監察及竊取國民資訊的內心交戰。片中亦以斯諾登跟女友蓮茜苗絲(Lindsay Mills)的關係作主線,蓮茜政向是自由派,對傾向保守派的斯諾登有很大影響。

《斯諾登風暴》去年來港取景,並在美麗華酒店及土瓜灣進行拍攝。為逃避美國政府干預,導演史東堅持不在美國本土拍攝:「我們不知道國安局會做什麼,所以決定在德國慕尼黑取景。」史東說。《斯諾登風暴》是部氣氛緊張的間諜電影,但美國影評指,史東收火了不少,但亦有指史東描述斯諾登的背景故事,令角色討好,也令觀眾明白他為何要爆出驚人真相。●

許志安 鄭秀文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