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限挑機》玩大咗 「〇〇後」網上心態

大話西洋
2016.08.30
1175

「世上沒有非黑即白的事,互聯網並非好或壞,只在乎你如何利用它。」《極限挑機》的導演之一亨利祖斯(Henry Joost)說。《極限挑機》裏的網絡遊戲名為Nerve,羣眾挑戰玩家做出小至突兀、大至玩命的行為,由吻一個陌生人、蒙着雙眼揸電單車,到在兩棟大廈之間搭橋越過高空。女主角慧原是規規矩矩的中學生,可是受不了友儕壓力,成為遊戲玩家,接受網民挑戰。當她完成一項一項挑戰,並成為受歡迎人物之際,挑戰開始涉及生死,但她不能退出。為了抽身,她唯有接受終極挑戰。導演祖斯說:「片中的Nerve遊戲或許可以給人力量,但同時也是最可怕的遭遇。遊戲反映了我們今時今日的網上生活。」

影片探討中學生的網上心態,導演祖斯與拍檔阿里安舒曼(Ariel Schulman)希望更多十多歲的少男少女入場,所以刪去過界、牽涉性的挑戰。「劇本原本大膽得多,調子也陰沉得多,原本編劇寫了一個關於性的挑戰,但我們覺得把角色變成性侵犯的受害人,並非我們原意,故此劇本經歷年半的沉澱,才變成現在的樣子。」舒曼說。影片除了刺激懸疑,也探討網民的暴民心態,不是只適合中學生觀看。「互聯網就像是中學一樣,若你看任何一個社交網絡平台,就似一個中學飯堂,人人隔着枱大叫。人們不用擔心長大了不能融入社交網絡,因為社交網絡把我們變成同一年紀,網絡欺凌並非只限中學生才做。」●

許志安 黃心穎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