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糖魔怪客》為暴力受害者發聲 新銳女導演巧妙展示城市傷痛

歐美
2021.09.03
64
撰文:張一明
充滿獨特風格的《糖魔怪客》,是故事與畫面均精彩的恐怖電影。
充滿獨特風格的《糖魔怪客》,是故事與畫面均精彩的恐怖電影。

由《訪.嚇》、《我們.異》金像大導演佐敦比爾(Jordan Peele)監製的《糖魔怪客》(Candyman),可說是一部非同凡響、極具風格的高質血腥恐怖驚嚇片,新銳女導演妮雅達柯斯塔(Nia DaCosta)亦憑此片成為美國史上首位票房冠軍的黑人女導演,影片驚喜處處,以恐怖糖衣包裝城市傷痛及人性恐懼及扭曲心理,為種族暴力受害者發聲,令人心寒又大快人心。

男主角耶也亞度馬甸II飾演的畫家着了魔般追查鬼傳說,愈挖愈深,理智盡毀。
男主角耶也亞度馬甸II飾演的畫家着了魔般追查鬼傳說,愈挖愈深,理智盡毀。

面對鏡子叫五次Candyman就會有排驚的《糖魔怪客》,是芝加哥貧民區內一直流傳的鬼故事,一個都市傳說,影片雖以一九九二年的同名恐怖cult片及《魔界追魂》英國恐怖片大師Clive Barker創作的短篇小說《The Forbidden》為藍本,但並不是純粹另一次重製,而是一個更有格調及貼近舊作和當下時代的延續篇,精彩程度絕不遜於《訪.嚇》及《我們.異》,三片都以黑人角度出發,同樣有打破公式令人意想不到的劇情。《糖魔怪客》剛在美國上映叫好叫座,令新銳黑人女導演妮雅達柯斯塔大受注目,妮雅的拍攝手法甚具特色,加上《我們.異》金像大導演佐敦比爾有份創作的劇本,令《糖魔怪客》成為有別於以往亂開殺戒的斬殺電影(slasher film)。

以往八、九十年代的斬殺電影,大都是沒頭沒腦的青春片,一味不停斬殺大玩驚嚇刺激。《糖魔怪客》劇本勁,劇情不單能夠延續舊版故事,開場已用心鋪排,觀眾一開始見到七十年代芝加哥貧民區卡尼格林一名少年往洗衣店時遇上的恐怖慘劇,心理傷痛一直纏繞着他,另一方面展示該區昔日與現今的轉變,帶出現代背景中由《我們.異》耶也亞度馬甸II(Yahya Abdul-Mateen II)飾演的畫家男主角,遇到的洗衣店老閭藏着關於這個社區的秘密,以至男主角視糖魔Candyman為最爆的創作靈感,着了魔般追查鬼傳說,愈挖愈深,理智盡毀,活生生變成另一個恐怖尖鈎手的糖魔,跟昔日那位小童有莫大關係。片中出現今昔的洗衣店原來也有意思,象徵一些潛藏的恐懼及社會問題如何洗也洗不掉,一直留在衣服纖維內。

舊版雖以白人女主角的視角出發,對很多黑人觀眾而言是影史上首個以黑人為邪異殺人狂魔的斬殺電影,今次變成以黑人角度重拍的鬼故,主要角色都是黑人,圍繞他們社區的生活,凸顯黑白種族問題,尤其是美國白人警察對黑人濫用暴力的問題,由開場到結尾都能深刻有力地表現這個為黑人帶來的恐懼,比起片中的血腥場面更為駭人。

監製伊恩谷巴解釋,不止一個黑人是種族暴力的受害者,卡尼格林區以至整個美國對黑人的殘酷暴力永不休止,電影裏的糖魔象徵無數死於白人種族暴力的黑人以及他們的痛苦和怨恨。

舊版演員回歸演出

演過九十年代舊版的演員都回歸演出,除了黑人演員Tony Todd再演糖魔,黑人女星雲妮莎艾絲黛威廉斯(Vanessa Estelle Williams)飾演男主角母親,原來亦是相隔二十七年再演前作的角色,帶出男主角一段跟前作有關的震撼往事,她在前作與初生兒子住在卡尼格林,糖魔在她鄰居家中大開殺戒,之後到她家中搶走兒子,雖然她最後救回兒子,但這個陰影一直揮之不去,她和兒子的關係因此深受影響。

上位新銳導演妮雅達柯斯塔功不可沒,她充滿個人風格的拍攝手法,令《糖魔怪客》在視覺畫面上,不流於見慣見熟的斬殺電影,帶來新鮮感,她用剪影動畫來交代糖魔的都市傳說,及男主角初生時與母親遇過的震撼往事,深刻有力挑戰社會禁忌,直擊美國長久以來白人對黑人的種族暴力,表達羣眾一直以來壓抑的恐懼,還有貧民區士紳化的問題以及傳說可以帶來的破壞力,為暴力受害者發聲,巧妙展示城市傷痛,構成一部故事與畫面均精彩的恐怖電影。

 

舊版被黑人視為恐怖片清泉

伯納德羅斯於九二年拍攝的《Candyman》是震撼荷李活影壇的經典,不單因為糖魔有別於西方文化慣常出現的惡魔,更重要的是它是首部以黑人為主角的斬殺電影,被黑人視為恐怖片清泉。

舊版《Candyman》
舊版《Candyman》
奧斯卡 復仇者聯盟
人氣 TRENDING
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9/bb-20210902050837-150x150.jpg?v=1630559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