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極樂品種》奇幻洗腦 艾蜜莉種魔花封康城影后

歐美
2020.05.14
315
撰文:張一明
《極樂品種》描寫女主角艾蜜莉碧崔飾演的植物學家培育洗腦魔花
《極樂品種》描寫女主角艾蜜莉碧崔飾演的植物學家培育洗腦魔花

由奧地利才女導演謝茜嘉侯斯娜(Jessica Hausner)執導的首部英語片《極樂品種》(Little Joe)可說是令人一看難忘的詭異科幻奇作,影片講述艾蜜莉碧崔 (Emily Beecham)飾演的單親媽媽植物學家培育洗腦魔花,影片由美術設計、鏡頭攝影、音樂到劇情都冷峻奇幻,充斥令人不安的感覺,艾蜜莉亦憑耐人尋味的演出獲封康城影后。

女主角植物學家是一位兼顧工作及家庭的單親媽媽
女主角植物學家是一位兼顧工作及家庭的單親媽媽

《極樂品種》是在歐洲打出名堂的奧地利才女導演謝茜嘉侯斯娜執導的第五部劇情長片,也是她第一部以英語製作的電影,去年參加康城影展主競賽,女主角艾蜜莉碧崔獲封康城影后,該片更横掃奧地利金像獎十項提名,並在全球獲得極佳口碑。

此片雖然沒有外星人或怪獸,但仍可列為詭異科幻片。片中艾蜜莉碧崔飾演的單親媽媽愛麗絲,是一位致力研發新品種的植物學家,她用非正規的載體研發出一種需要人呵護、回以愉悅香氣並且有令人快樂功效的奇異艷花,並以兒子的名字Joe命名為「Little Joe」,更不惜違反公司規定偷偷帶走一盆回家,讓兒子培植。

女主角的兒子及兒子女友吸入魔花花粉後,性情大變。
女主角的兒子及兒子女友吸入魔花花粉後,性情大變。

當花日漸盛開,愛麗絲發現花粉侵入人心,「感染」生物頭腦,吸入者會變成魔花的俘虜,致力守護它而罔顧其他情感,女主角面對成長中的兒子(基特康納Kit Conner飾演)性格突變,及對《雲圖》男星賓韋沙(Ben Whishaw)飾演的男同事又愛又恨,引發連串家庭及社會危機。

導演謝茜嘉解釋,《極樂品種》是關於一位母親太專注工作而忽略孩子的故事,同時,對女主角來說,這「魔花」是她另一個孩子,是她的工作,她的創作,她的成果。她也不想失去這個「孩子」。導演試圖創造一個抽象和具美學性的虛構世界,嘗試反映童話的本質,如顏色方面,片中運用了薄荷綠、白色和「魔花」的紅色,這些顏色有童話寓言的感覺。而愛麗絲的髮式更是標誌性的鮮紅色「菇頭」,還有她經常前往的心理治療診所的背景、夜間紅色補光的溫室,都與魔花的紅連結在一起,暗示着危險。

《雲圖》男星賓韋沙(右)飾演的男同事對艾蜜莉因愛成恨,魔花也令同事間陷入巨變。
《雲圖》男星賓韋沙(右)飾演的男同事對艾蜜莉因愛成恨,魔花也令同事間陷入巨變。

影片場景變化雖然不多,經常出現在溫室中的紅色「魔花」花池,都予人遇上外星怪物的不安感覺,加上大量宛如靜態攝影的定鏡,與保持固定速率的左右搖鏡、zoom in、zoom out鏡頭,把觀眾視線引導到冷峻奇幻的怪異地方。

導演胞姊設計服裝

服飾方面,跟導演合作無間的胞姊Tanja Hausner再次拔刀相助,她選用的服飾令觀眾不知電影的年代背景。服裝設計專注細節,角色的怪誕衣服、不合身西裝亦展現出一份幽默感。

《極樂品種》更獨特的地方,是導演將這部現代科幻驚慄片,配上四十年代的神秘日本音樂,片中配樂由日本作曲家伊藤貞司創作,是他在四十年代為前妻女導演瑪雅黛倫(Maya Deren)的前衛實驗電影創作的音樂。導演謝茜嘉覺得瑪雅的電影很鼓舞人心,瑪雅亦是對謝茜嘉的電影生命影響最深的導演。謝茜嘉說:「當我在伊藤貞司的專輯《Watermill》中聽到這三首歌時,簡直以為他是為我們的電影創作。當我聽著音樂,已想像到怎樣把這些音樂配合拍攝。」

片中充斥着很多耐人尋味的地方,女主角的兒子、兒子女友以至同事紛紛吸入魔花的花粉,最後艾莉絲到底是跟其他人一樣吸進花粉抑或是在羣眾壓力下偽裝,導演似乎要讓觀眾找出心目中的答案。

影片從科幻角度探討人類情感的真偽
影片從科幻角度探討人類情感的真偽

受《天外奪命花》啟發

《極樂品種》由導演謝茜嘉與Geraldine Bajard合寫劇本,靈感受一九五六年的科幻電影《天外奪命花》(Invasion of The Body Snatchers)啟發,比起《天》片着重陌生物種有意識侵入人體的外來恐怖,《極》片的可怕更加着墨於人物心理層面,視覺上亦帶來很多衝擊。

《天外奪命花》劇照
《天外奪命花》劇照
復仇者聯盟 Marvel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5/littlejoe-hd-rgb-still4-20200514080052-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