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饑餓鬥室》獸性大發 困室戒煙變人吃人殺戮

歐美
2020.03.06
330
撰文:張一明
西班牙話題電影《饑餓鬥室》,可引發觀眾深思。
西班牙話題電影《饑餓鬥室》,可引發觀眾深思。

電影《饑餓鬥室》(The Platform)並非西班牙《恐懼鬥室》那麼簡單,走西班牙燒腦路線的故事設定好比人人搶物資現況,片中的「垂直自我管理中心」更令人聯想到內地火神山醫院,也像《上流寄生族》諷刺階級差距,美術設計亦有心思,深受經典驚慄及科幻片啟發。

影片美術設計甚有格調
影片美術設計甚有格調

《饑餓鬥室》描述一座「垂直自我管理中心」,專門接收想改善不良習慣如煙癮等患者,每層只有二人入住、附一個廁所配置,十足內地火神山醫院,同樣都有難以離開的禁閉情形。這座如同監獄的「垂直管理中心」,住在下層的人只能吃上層的人吃剩的食物,跟《上流寄生族》同樣諷刺階級差距,底層為求生存互相爭奪食物,甚至獸性大發,被迫人吃人。

影片並非「抄考」已玩到謝仍要繼續玩的《恐懼鬥室》,而是走西班牙近年興起的燒腦路線電影風格,殘酷殺戮表相下,引發觀眾深思。主角歌仁原本只是想戒煙,申請進住這座垂直管理中心,一個懸浮移動的大平台每日擺滿盛宴,將上層囚犯吃剩的食物一層層依序送下來。所有囚犯都須於限定時間內,搶食大平台上的廚餘。

電影透過食物分配的不公平,諷刺階級差距。
電影透過食物分配的不公平,諷刺階級差距。

人性始終貪婪,愈上層的人就像那些有權階級愈吃得飽,相反,身處底層的人,就面對飢餓命運。不知中心內竟是如此駭人的歌仁,不幸身處下層,並與一位長者同層,絕望中他會否獸性大發?逃出鬥室成為他的唯一目標。

《饑餓鬥室》有瘋狂的設定、挖掘人性的創新劇情外,美術設計亦甚有格調,導演Galder Gaztelu-Urrutia坦言靈感來自經典驚慄及科幻電影,包括法國的《妙不可言》、美國的《2020》和加拿大的《心方慌》等。

視覺特效是影片一大看點,懸浮移動的大平台最令人嘆為觀止。
視覺特效是影片一大看點,懸浮移動的大平台最令人嘆為觀止。

此片獲獎連連,不止獲得多倫多電影節瘋狂午夜場「觀眾喜愛大獎」,也囊括西班牙錫切斯奇幻影展四項大獎。視覺特效也是影片一大看點,懸浮移動的大平台最令人嘆為觀止,影片摘下西班牙哥雅獎最佳特效及巴塞隆那高第獎最佳視覺效果。

主角與一位長者同層,絕望中他會否獸性大發?
主角與一位長者同層,絕望中他會否獸性大發?
Karl Legarfeld 復仇者聯盟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3/06-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