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隱形客》經典怪物玩出驚嚇新意 伊莉莎白遭癡纏前夫虐待身心

歐美
2020.02.28
180
撰文:張一明
伊莉莎白莫斯飾演身心受到隱形客前夫虐待的女子,被人視為瘋子。
伊莉莎白莫斯飾演身心受到隱形客前夫虐待的女子,被人視為瘋子。

愛你愛到要害死你,正是由《訪。嚇》Blumhouse製作公司創辦人積遜布林(Jason Blum)監製的新片《隱形客》(The Invisible Man)的主題。艾美獎視后伊莉莎白莫斯(Elisabeth Moss)鏡頭前後身心受虐,從經典怪物角色演化而來的現代病態癡纏狂,帶來驚嚇新意外,亦審視那些充滿暴力的感情關係。

黑人警員占士在影片開頭,幫助女主角離開控制狂前夫。
黑人警員占士在影片開頭,幫助女主角離開控制狂前夫。

擅於刀仔鋸大樹的美國影視Blumhouse製作公司,近年拍過不少叫好叫座的低成本恐怖片,如《訪‧嚇》、《我們‧異》、《月光光心慌慌》等,亦偶有失手之作。幸而作為Universal Monster Films開啟新一章的《隱形客》沒有令人失望,大獲好評,能夠秉承環球經典怪物系列的「驚慄」傳統,亦帶來點點新意。影片除有Blumhouse創辦人積遜布林監製,更有賴《恐懼鬥室》系列編劇兼《兒凶》系列導演利雲紐(Leigh Whannell)的功力。

舊版《隱形人》描寫陷入瘋狂的科學家,導演利雲紐卻對這個反派人物的病態迷戀對象更有興趣,他靈光乍現,認為應該翻轉故事焦點,從受害者的角度切入。影片講述《我們.異》兼《使女的故事》艾美獎得主伊莉莎白莫斯飾演的絲莉亞,被奧利弗積遜高漢(Oliver Jackson-Cohen)飾演的虐待狂科學家前夫艾德恩折磨至半死,幾經艱辛才獲得黑人男星Aldis Hodge飾演的警察好友占士幫助,逃離魔掌,前夫某日被傳自殺身亡,怪事隨即發生,絲莉亞身邊人逐一受害,她亦墮入隱形人驚嚇殺機,甚至被視為瘋子。

Storm Reid飾演的少女是黑人警員的女兒,跟女主角感情要好,亦遭隱形客騷擾。
Storm Reid飾演的少女是黑人警員的女兒,跟女主角感情要好,亦遭隱形客騷擾。

新一代鬼才編導利雲紐,把經典怪物隱形人描寫得有血有肉,更從伊莉莎白莫斯在美劇《廣告狂人》及《使女的故事》中的表現,看到她與《隱形客》女主角的特質吻合,讓她成為影片焦點,令觀眾投入片中驚嚇的世界。伊莉莎白賦予角色完整性,她對影片有很高要求,如果覺得某個場景不夠真實,她會向導演提出。

片中隱形客無處不在,可以出現在光明及黑暗角落。
片中隱形客無處不在,可以出現在光明及黑暗角落。

在寒冷地方拍濕身戲

伊莉莎白說此片是她從影以來最有挑戰性的角色,她喜歡導演顛覆了舊版《隱形人》的概念,對劇本的佈局大感驚訝。拍攝時,伊莉莎白經常獨撐整場戲,跟一個看不見的人做對手戲。她有時知道隱形人身處何方,有時並不知道,某些時候像感覺有東西存在,或聽到古怪的聲音,然後轉身確認隱形人的位置。伊莉莎白表示演戲三十年來,未試過這種不確定的狀態,更要在極寒冷的戶外地方拍濕身戲,簡直身心受虐。

《隱》片不只是舊酒新瓶的怪物驚嚇恐怖片,也是個出色的寓言故事,呼應現代社會的女性角色,重新審視充滿暴力的感情關係,不但是生理上的虐待,有些更是心理和精神上的虐待。片中伊莉莎白和隱形客的關係是一種折磨,就像無辜女性受到病態癡纏狂不斷身心虐待一樣。

伊莉莎白一人獨撐多個場景,跟一個看不見的人做對手戲。
伊莉莎白一人獨撐多個場景,跟一個看不見的人做對手戲。

伊莉莎白說:「我希望這部電影能帶給有過這類不愉快經歷的人一點聲音和力量。身為現代女性,我們屬於敢於發聲的世代,不過,卻會批判那些困在不當關係裏的人。女性可以很堅強,亦會有脆弱的一面,不要因為捍衛女權而不敢承認受虐,這是十分重要。」

Aldis Hodge飾演的警察占士,是女主角的童年好友,片尾回家與隱形客撞個正着。
Aldis Hodge飾演的警察占士,是女主角的童年好友,片尾回家與隱形客撞個正着。

科幻原著歷久常新

《隱形客》這角色原是一九三三年環球怪物系列(Universal Pictures’ Family of Classic Monsters)電影《隱形人》的經典角色之一,故事根據H.G. Wells的科幻小說改編,影片帶出觀眾的恐懼與不安,命題橫跨科學與道德、愛情與失去,歷久常新。

舊版《隱形人》
舊版《隱形人》
Marvel 復仇者聯盟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2/2527-d019-00151r-crop-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