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我們.異》又驚又笑 《訪.嚇》班底大玩分身

歐美
2019.03.22
396
撰文:張一明
雷碧達一個融洽的家庭,一夜間恐懼到達臨界點。
雷碧達一個融洽的家庭,一夜間恐懼到達臨界點。

美國叫好叫座驚慄片《訪.嚇》班底再出新招,在又一嚇破膽又笑爆肚的心理驚慄新片《我們.異》中大玩古老傳說「分身靈」,一家四口被長得跟自己一模一樣的「自己」追殺。上位鬼才導演佐敦比爾(Jordan Peele)亦言之有物,以挑釁之姿挖掘人類心靈深處,探究美國國家認同,諷刺美國人只愛責怪外人,不想看到自己的錯誤、愧疚及惡魔。

屋外來了四個來歷不明的人,竟然與主角一家四口一模一樣。
屋外來了四個來歷不明的人,竟然與主角一家四口一模一樣。

鬼才導演佐敦比爾上部作品《訪.嚇》贏盡票房口碑,並勇奪奧斯卡最佳原創劇本,為懸疑恐怖片重新定義,探討美國種族與特權議題。這次他再創話題,聯同《被奪走的12年》奧斯卡最佳女配角雷碧達尼安高(Lupita Nyong’o)、《黑豹》男星溫斯頓杜克(Winston Duke)及大熱美劇《侍女》金球獎劇后伊莉莎白莫斯(Elisabeth Moss),帶來他再次自編自導及監製的《我們.異》(Us)。

《我》片以北加州海岸為背景,講述雷碧達一家四口趁着暑假去海邊度假,一段過去難以啟齒的傷痛,卻如鬼魅般出現在眼前,接二連三的巧合相繼發生,期間他們遇上行為怪異的陌生人。回到度假屋後,更可怕的事情隨着夜幕降臨,屋外來了四個來歷不明的人,竟然與他們一家四口一模一樣,還對他們瞭如指掌。一個融洽的美國家庭一夜間恐懼到達臨界點,他們必須挺身對抗一羣敵人:他們自己的分身。

佐敦比爾在完成《訪.嚇》前,已想出《我們.異》的故事,他保證此片與《訪.嚇》同樣深刻,還更加恐怖,他說:「概念來自人類對『分身靈』(Doppelgänger)的恐懼,我酷愛『分身靈』說和探討這個主題的電影,我想向『邪惡分身』這類電影致敬。」

一羣難以解釋的敵人,對主角一家瞭如指掌。
一羣難以解釋的敵人,對主角一家瞭如指掌。

獲滿分好評

 「分身靈」來自古老傳說,幾乎所有民間故事和神話都有提過,據說可追溯至古埃及,有指這類靈魂分身的實際形體,與本尊擁有相同的記憶、體驗與感受,分身的出現通常不是好現象。佐敦解釋:「分身一直是恐懼的源頭,讓人聯想到死亡,我想針對這種原始恐懼發展出一個故事。我有時問自己最害怕什麼,答案是看到自己,為何看到自己這麼可怕?沒人想看到自己的錯誤、愧疚和邪惡,這是美國文化中普遍存在的特性,我們害怕外人,因此造就了種種恐懼,包括對恐怖主義和外來移民。」

已故喪屍片之父佐治羅米路的經典《活死人之夜》對佐敦有重大啟發,他指該片是一部探討原始恐懼、令人思考的電影。《我們.異》最近於美國、英國及德國上映,已贏盡口碑,在國際權威影評網站Rotten Tomatoes持續得到99%至100%接近滿分好評,數影迷留言大讚演員出色,驚嚇氣氛一流,又驚又笑。外國影評人指導演作出了大膽嘗試,再次擴闊電影的境界,對人性心理的洞察力更透徹。

導演佐敦比爾藉影片諷刺美國人只愛責怪外人,從沒看到自己的錯。
導演佐敦比爾藉影片諷刺美國人只愛責怪外人,從沒看到自己的錯。

預告太嚇人被禁

《我們.異》雖被評為IIB級,但電影的預告、海報及廣告卻驚嚇度十足,由於預告需要刪剪大量嚇人鏡頭才可在戲院大堂播放,所以未能如期播出,及後其中一款驚嚇度最低的三十秒預告也需刪剪數個鏡頭才能播放。

《我們.異》最初的預告太嚇人,被禁止在本地戲院大堂播放。
《我們.異》最初的預告太嚇人,被禁止在本地戲院大堂播放。
Karl Legarfeld 奧斯卡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3/2511_D010_00001R-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