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露莎蒙化身獨眼戰地記者】《第一眼戰線》使命感與心癮交戰

歐美
2019.01.26
93
撰文:張一明
露莎蒙碧姬飾演的獨眼戰地女記者,在戰場上出生入死。
露莎蒙碧姬飾演的獨眼戰地女記者,在戰場上出生入死。

金像女星露莎蒙碧姬(Rosamund Pike)在《第一眼戰線》(A Private War)中的演技出神入化,化身已故獨眼戰地女記者瑪麗科爾文(Marie Colvin),其不怕死不怕極權暴君的大無畏精神震撼觀眾,導演馬修海尼曼(Matthew Heineman)揚言此片不單是給新聞界的一封情書,也是向瑪麗的致意,但他不想單純鼓吹英雄崇拜,嘗試解構瑪麗的個人掙扎,展示她如何在使命感與心癮之間交戰。

瑪麗為不少飽受戰火摧殘的無辜人民發聲
瑪麗為不少飽受戰火摧殘的無辜人民發聲

《第一眼戰線》來自真人真事,以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戰地記者瑪麗科爾文在生最後十年為重心。影片第一場是瑪麗科爾文在戰區的讀白,已表明她作為戰地記者的使命感及膽識,事實上該場景是她中彈逝世的地方。她是第一位進入泰米爾戰區採訪的外國記者,駐紮在斯里蘭卡長達六年。她在戰火最前線發佈完她的報道後,又再潛入政府控制的領土,途中陷入僧伽羅軍隊和泰米爾游擊隊的交戰,遭流彈擊中,因此失去左眼,成為獨眼戰地女記者。

受傷無阻瑪麗繼續踏上戰場,她在伊拉克報道美軍行動,在巴格達停留期間,她僱用由《格雷的五十道色戒》男星占美杜倫(Jamie Dornan)飾演的自由攝影師保羅,二人前往費盧杰途中,瑪麗盡顯機智,當他們被全副武裝的親薩達姆民兵在保安站攔截,瑪麗辯稱自己是去幫助志願醫生的人道工作者,成功化險為夷。令觀眾感到震撼悲慟的,是瑪麗與當地一名建築工程人員,在傳聞中的墓地挖掘出數百具科威特人屍體,向世界證實了薩達姆政權的殘暴。

瑪麗本來認識到史丹利杜基飾演的富商東尼,可過平穩甜蜜生活,但她卻放棄。
瑪麗本來認識到史丹利杜基飾演的富商東尼,可過平穩甜蜜生活,但她卻放棄。

影片中段交待瑪麗回到美國後,已不能平靜下來面對正常生活,她嘗過婚姻與懷孕失敗,多年來在戰爭前線的壓力,使她患上壓力創傷症侯羣。治療期間她看似在康復,但她在醫院經常坐立不安,因為還記掛着她的使命:在世界各地的戰區為難民發聲,她亦一直與心魔及困擾她的夢魘鬥爭,而且回到戰地已成了她的心癮。其後她回到倫敦後,邂逅史丹利杜基(Stanley Tucci)飾演的商人東尼,開始甜蜜的生活,但瑪麗還是回到利比亞戰區。

影片另一令人難忘的情節,是瑪麗在利比亞期間,與卡達菲進行面對面訪談,她以大無畏的精神即場挑戰獨裁者的權威,向卡達菲提出尖酸到肉的敏感問題,亦大膽批評指責,令人敬服,估不到卡達菲不止沒有動怒,更大讚跟瑪麗訪談,比起跟美國務卿賴斯對話過癮。

露莎蒙重演瑪麗與卡達菲的面對面訪談,展示她不怕極權暴君的大無畏精神。
露莎蒙重演瑪麗與卡達菲的面對面訪談,展示她不怕極權暴君的大無畏精神。

即使瑪麗可以選擇撤離戰線,但她與保羅繼續前往被圍困的敘利亞霍姆斯市,為了報道那裏有近三萬名無辜平民遭受戰火摧殘,瑪麗就在這個任務中命送黃泉,亦正是影片開場的場景。

紀錄片導演出身的馬修海尼曼首次執導劇情片,拍得豐富緊湊,在資料搜集上下了不少工夫,他表示《第一眼戰線》是給新聞界的一封情書,也是向勇敢、強悍、求真的瑪麗致意,他不想把這部電影視為傳記片,而是探索令瑪麗人生變得精采又悲慘的矛盾心癮。

露莎蒙飾演的女記者瑪麗與占美杜倫飾演的自由攝影師保羅
露莎蒙飾演的女記者瑪麗與占美杜倫飾演的自由攝影師保羅

露莎複製瑪麗美國口音

原為英國人的露莎蒙碧姬模仿瑪麗來自紐約長島區域的口音,但又夾雜着一些倫敦風韻的說話方式,於是找來美國發聲教練Francie Brown協助,仔細研究瑪麗的錄影和錄音片段,甚至研究所有把她攝入鏡頭的記錄片,她亦從瑪麗的親友中獲得寶貴意見,幫她變身瑪麗。為投入角色的步履和姿態,露莎在拍攝時身高竟縮低了一厘米半,曾跟瑪麗合作無間的《星期日泰晤士報》編輯亦讚露莎捕捉到瑪麗的神髓。

真實版瑪麗科爾文說話時帶有紐約長島區域的口音,但又夾雜着一些倫敦的風韻。(圖:法新社)
真實版瑪麗科爾文說話時帶有紐約長島區域的口音,但又夾雜着一些倫敦的風韻。(圖:法新社)

文/張一明

Karl Legarfeld Marvel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1/01-150x150.jpeg